【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4)预备通知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学术史反思

首页民俗学专题学术史反思

[施爱东]龙与图腾的耦合:学术救亡的知识生产
  作者:施爱东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01-14 | 点击数:44462
 

  关于民族的出路,夹杂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如汉奸文人王朝佑就在《中国灭亡论》中呼吁:“吾知中国必不能打倒日本,必为日本所制。吾知欧美必不能主持正义,与中国表同情。而今日何如乎?四省丧失矣!列国有仗义执言,为我吐不平之气者乎?国联调查矣,各国有秣马厉兵,与日本决一雌雄者乎?盖今日之世界,民族自决之时期也。”所以,“中国兄事日本,必能进步向上,反对日本,必至灭种亡国”[35]。

  辛亥革命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中华民族独立自强的曙光似乎仍未显现,中国从何处来,中国向何处去,中国的民族历史问题逐渐成为热门话题。图腾问题突然大热,其原因正如《近东古代史》所说:“氏族实即一种群体,其职务兼宗教与家庭二者,其性质则为神秘的。其团结之原因,实缘群体之各分子互视为拥有一种共同之图腾,因而拥有一种共同之名,由一种共同之神秘物质造成,而此共同之神秘物质非他,即图腾之物质是也。氏族中人皆有之,无人独占之,一切之人皆从此共同之源而出。”[36]

  日本侵华之野心,早已路人皆知。团结全民族力量抵抗日本侵略,对于1930年代的中国知识分子来说,是压倒一切的工作。中国的民族学和人类学正是在这样一种大背景下兴盛起来的。出于和姜亮夫相似的目的,林惠祥《中国民族史》所得出的结论却与姜亮夫“龙凤图腾说”大相径庭。

  林惠祥认为,华夏即为“花族”之自称。“原始民族之族名最常者或由图腾信仰,以为其族系出自某种自然物,因拜其物为祖,并取其物之名以名其族。中国之四裔据《说文》谓‘羌西戎羊种也,从羊儿。南方蛮闽从虫,北方狄从犬,东方貉从豸,西方羌从羊,此异种也’,又云‘蛮,南蛮蛇种’,‘闽,东南越,蛇种’,此诸族之名皆图腾也。同时诸族之名既多为图腾,则我族之称华似亦为图腾,盖华既花之古字,华族即‘花族’也。”至于“夏”字,林惠祥据《说文》,训夏为人,因为许多原始部族都将自己叫做“人”,这是自尊其族的表现,所以说,“我族虽已有‘花族’之称,然彼为图腾族名与夏字之自称可并用而不相冲突也。”最后,作者得出结论:

  1.“华”为图腾名称,意即“花族”。

  2.“夏”为自称之语,意即“人”。[37]

  “中国诸民族系以一系为主干而其他诸系以加入之,加入后其名称即销灭而只用主干系之名。”[38]正是这个主干加诸系的观点,点亮了后来闻一多“化合式图腾”的航灯。

  当时的学术界正处在动荡不安的社会环境下,大家各说各话,姜亮夫的龙凤图腾说与林惠祥的花人图腾说,相互之间并没有形成学术对话,也未见有何学术回应。

  图腾主义在上古史学中的泛滥

  中国的图腾学者普遍以为图腾主义是人类社会的必经阶段,讨论初民社会而不讨论图腾是有偏颇的。杨堃曾批评莫尔甘“对于初民氏族之研究,仅注意于分类亲属制,而未曾注意到图腾信仰的事件,故结果不免有些错误”,甚至将莫氏“错误”的原因归结为“图腾主义之发现者是麦克来纳,莫氏与麦氏是学敌,故不愿述其说”[39]。

  吕振羽是较早利用图腾理论分析中国古代社会的历史学者,而且几十年如一日地执着于这套理论。他认为“原始时代的人类,在中期野蛮时代的部落组织中,每个部落都有一个动物或无生物作为其部落的名称”,许多风俗甚至延续至今:“在中国今日的姓氏中,也保留着不少的原始图腾名称的遗迹。如马,牛,羊,猪,邬,乌,凤,梅,李,桃,花,叶,林,河,山,水,云,沙,石,毛,皮,龙,冯,蛇,风……等便是。”[40]

  吕振羽所罗列的中国史前图腾多达数十种,涉及龙图腾只有两句话:“神农氏即神龙氏(帝王世纪:神农母有神龙首感而生神农)。”“属于庖羲氏之各族有:飞龙氏,潜龙氏,居龙氏,降龙氏,土龙氏,水龙氏,青龙氏,赤龙氏,白龙氏,黑龙氏,黄龙氏(竹书纪年及竹书笺注)。”这两句话的总篇幅不足《图腾制度存在的形迹》一节的1/40。吕振羽认为:“图腾的名称,在最初大概是因为某一部落以某种动物为其食物的主要来源,而被其他部落给她加上的一种标志,如食蛇部落便被呼为蛇图腾,食三青鸟的部落,便被呼为三青鸟图腾,食龟的部落,便被呼为龟图腾等是。”[41]按这种猜想,龙图腾似乎是食龙部落的标志。

  以姓氏中的动物名称作为中国古代曾经图腾社会的证据,是1930年代最流行的图腾研究法。所有的图腾学者都没有将龙这种神话动物与现实动物作任何区分,一律归入图腾侯选生物。1934年,钟道铭就曾以狗、蛇、羊、龙、熊、驴、卢、狐、鱼、盘、禹、鹿、马、牛为例,说明“这些古代遗传下的用动物名称的姓,我们除去解作图腾底遗迹以外,实在没有其他解释的方法”[42]。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CFNEditor】

上一条: ·[毛巧晖]章太炎的民间文学理念
下一条: ·[陈怀宇]赫尔德与周作人——民俗学与民族性
   相关链接
·[闫德亮]早期民族融合与古代神话定型·学术研究是自戴脚镣的体力活
·[施爱东]龙图腾的终结·[王纪潮]图腾的幻象
·[曲风]图腾:古代神话还是现代神话?·[王霄冰]图腾主义的终结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