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族志/民俗志

[岳永逸]传说、庙会与地方社会的互构
——对河北C 村娘娘庙会的民俗志研究
  作者:岳永逸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5-09 | 点击数:21212
 


[内容提要]改革开放以来,与河北C 村娘娘庙会相关的起源传说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在现今国家话语控制下的乡村社会,原本以解释敬拜实践为核心的乡村庙会起源传说被仪式实践强化、再造,二者再在主流话语对乡村庙会的“民间文化—迷信”两可表述的裂缝间,共同型塑着地方社会,进行着地方社会的结构过程。由对此个案的民俗志研究,可以从认识论和方法论两个层面初步指明“民俗作为一种过程”的本质。

[关键词]传说;乡村庙会;地方社会;民俗志;民俗


  今天,在传统农业社会已经发生巨大变迁的情况下,对于传说故事的讲述,相当一部分都带有特意为之的性质[1]。这种讲述特征也即理查德·鲍曼所谓的“表演性”[2] (P1—58)。民俗学必须直接“阅读”民众生活这个“文本”的独特研究风格,使民俗志远不仅仅是对民俗事象的描述和记录,它更是代表民俗学学科特点和占主体位置的“研究方式”,而且,严格意义上的民俗志都蕴含着鲜明的“问题意识”[3]。有鉴于此,对于乡村庙会传说的研究就必须放置在生发、传衍的场景中进行。我们能够发现,有着“灵迹”贯串的乡村庙会传说隐喻了民众对其生活空间的想像与建构,以及对生活空间所有资源分配的机制,是民众对相应村落历史群体记忆的结果[4]。但是,显而易见,乡村庙会传说不仅仅是乡村仪式、民众思维和集体记忆的结果。实际上,从民俗志这种研究方式出发,深入到民众内外相连的有机的生活世界中,我们将会发现:作为地方文化的一部分,乡村庙会传说还参与了庙会仪式的生产,并在外在世界,尤其是现代国家的框束下,与庙会仪式一道参与着地方社会的结构过程。

  同质与异质同在的地方社会(注:遵循惯有的学术规范,本文中的人名、地名都采用了化名,请勿按图索骥。按照民间过会的传统,本文所说的庙会时间都是阴历。田野调查材料均来自笔者1999年以来的实地调查。)

  在河北省石家庄市东部由原滹沱河故道形成的平原上,密布着50多个自然村,约有8万人口。历史上,这里频繁发生旱灾、蝗灾以及水灾,战乱不断,人们有着“过会”——赶庙会的传统。经过近100多年来人们艰辛的努力,这块泥沙淤积而成的平原发展成为以产梨为主的果林区——梨区。由于天灾人祸,梨区村落的集体记忆是断裂的,多数人都说自己祖先是明初从山西洪洞大槐树迁来的。如今,这些村庄多是杂姓村,人口常有数千。一般而言,年龄在50岁以上的祖父、祖母辈人约占了村落总人口数的30%。村落街道呈“井”字形,各有东西向和南北向的主街道,布局规整。民居亦规划统一,常庭院式,仍少楼房,设计布局均在“半亩地”范围内进行,北屋是主房。与20世纪前半叶的新河县各村和栾城县寺北柴村的村庙状况大致相同(注:分别参看傅振伦:《民国新河县志》“地方考·考之三”,民国19年铅印本;中国农村惯行调查刊行会:《中国农村惯行调查报告》第3卷,岩波书店1985年版(东京),第42~44页,第152页。),在20世纪初,梨区各村庄内外几乎都有形制简单的老母庙、关帝庙、三官庙、真武庙、玉皇庙、五道庙等村庙。

  从改革开放后到1990年代中晚期,梨区人的经济收入远高于附近非梨区的农民。但由于1990年代末期的干旱及其他原因,现在梨农的收入已经低于非梨区。尽管如此,与周围山区相比,梨区的经济状况仍然要好得多。梨区约有一半的人家安装了电话,而梨区人婚礼的嫁妆价值常在数万元。还算安稳的生活,“父母在,不远行”、“养儿防老”、“千好万好不如自己家好”等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村附近运作比较稳定的梨箱厂、梨袋场等工厂和梨树种植的劳动密集型生产性质,使梨区的青壮年人较少出远门打工。为了维持生存资源的平衡,每隔一定时间,各村会重新分配原集体的梨树,再加之需要较长时间才能学会梨的种植生产技术与知识,梨区人的婚姻出现了向村内收缩的趋势,甚至还有孩子尚未成人时就“换小贴”的现象[5] (P48—54)。

  现在,梨区绝大多数人家的房屋都是砖房,门楼也修建得高大气派,有着鲜明的现代气息,但是传统的民间信仰在这里仍然盛行。在家居的不同部位,人们供奉着门神、土地、灶王、井龙王、仓官等神灵,尤其是在北屋中供奉着家神,诸如关公,以及三皇姑、九莲圣母等有着浓郁地方色彩和传说的神灵。

  但是,梨区人的信仰是多样的,并非均一的本土民间信仰,梨区不少村庄都有天主教徒,其信仰历史最早的可追溯到100多年前。另外,还有传福音等多种信仰。当地信奉本土民间信仰的中老年人常将自己称为“行好的”,而将天主教徒称为“奉教的”。在教徒较为集中的个别村庄,清末和民国时期就修建有教堂。天主教是政府认可的合法的“制度性宗教”。因此,在改革开放后,与呈弥散状的本土民间信仰一样经历过被打击破坏的天主教堂均得到了不同程度的修复。但是,“行好的”信仰和敬拜活动始终都处于“是不是迷信”的阴影和困扰之中,艰难地展演、传承。为了给自己的信仰和仪式实践正名、寻求合法性,“行好的”、“香道的”纷纷到附近得到政府认可、佛名远播的佛寺中皈依,领取皈依证,或者尝试着加入道教协会,并在庙会期间的神棚内外供奉毛泽东像(注:“香道的”在梨区还有“仙家堂”等称谓,指能让神灵或仙家上身附体给求助者看“病”和“事”的人。病和事是生活世界中依靠科学、法律等合法手段以及加倍的勤苦所无法解决的,涉及到生活方方面面、实在或虚无的种种非正常状态,也包括对升学、发财、升官、工作、婚姻等个人很难把握的未来命运的期待。)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8 |


下载相关附件>>>>

  文章来源:民俗学论坛•北京师范大学版块

上一条: ·[杨利慧]民族志诗学的理论与实践
下一条: ·[王铭铭]民国民族志:重读20世纪前期的中国论著之按语
   相关链接
·[王尧]民间传说研究七十年·刘先福:《个人叙事与地方传统:努尔哈赤传说的文本研究》
·[张帅]“非遗运动”中乡村文化发展的民间策略·[张金金]“无份”与“有份”
·[杨晓红]附会与挟君自重:民间传说中的帝王形象存在·[韦柳相]广西百朋镇酒壶山传说价值论述
·[王焰安]韶关客家民间传说类型概说·[王婷婷]文化圈视域下的神话传说融合
·[孙英芳]作为生活实践的地方传说·[宋丹丹]日本石头传说中的妖怪
·[施爱东]北京“八臂哪吒城”传说演进考·[任芳]村落庙会传说、庙会与村际神亲关系建构
·[刘水]国家级非遗项目“牛郎织女传说”保护开发情况调研报告·[刘佩川]晋西北保德县后会村祈雨民俗探究
·[刘璐瑶]黑龙江地区秃尾巴老李传说的移民情结·[蒋帅]从地理环境看传说发生:以鲁中南盗泉传说为例
·[孙正国]多民族叙事语境下中国龙母传说的“双重谱系”·[华智亚]热闹与乡村庙会传统的生命力
·[陈冠豪]中国当代鬼传说之概念指涉·[张静]西方传说学发展轨辙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