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族志/民俗志

[岳永逸]传说、庙会与地方社会的互构
——对河北C 村娘娘庙会的民俗志研究
  作者:岳永逸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5-09 | 点击数:21272
 

  传说中的庙会

  在冀中平原,有着系列“刘秀走国”的传说,并有相应的地方戏,传说有着“劫难→营救→报恩(建庙)”的基本故事模式[8] (P90—105,P142—146,P158—165)。C村也流传着这样的传说。在C村所属的Z县1980年代中期编辑的《民间文学集成》中就记录了一位C村村民1965年讲述的这个传说,其大意如下:

  刘秀在冀中平原被王莽追赶得东躲西藏。一日,来到C村,人困马乏,寸步难行,就在一棵柳树下的井台边喘息。正巧漂亮的C村姑娘给家人送饭后提着饭罐归来。等村姑走近,刘秀恳求姑娘借用罐子打井水喝。姑娘见此人面善,就把饭罐递与刘秀。但当刘秀将马缰和自己的腰带接在一起充当井绳时,发现绳不够长,仍打不到井水。姑娘解下了自己的绣花腰带递给刘秀。刘秀终于打上了井水。随后,姑娘将还剩下的两个窝窝头也给刘秀吃。解了饥渴的刘秀问清姑娘的姓名,蹬马上路,并说将来必定报答。这件事情被C村男女老幼知晓,污言秽语不断。清白善良的姑娘有口难辩,黑夜跳井身亡。登基后的刘秀想起了C村的这位姑娘,想加封她,就派人打探村姑的下落。知道村姑为他而死后,就加封村姑为皇后娘娘,并传旨在C村修庙纪念她。当地人称这座庙为娘娘庙,一年四季香火不断。

  这是2002年前C村不少村民都知道的传说。虽然细节有所不同,但基本情节一致,都是刘秀遭难—村姑营救—事后村姑含冤跳井而死—刘秀封赠村姑。正如这个传说讲述的那样,围绕这个救过刘秀的娘娘,C村二大队的人一直都在每年五月二十九过会。在村民的记忆中,百余年前的C村也有数个村庙。除娘娘庙之外,村东有真武庙,村东南有三官庙,村南有五道庙,村西有老母庙,村西北有周家庙、姜师父庙。而现在的C村仅有村西梨树地中貌如民房的娘娘庙。

  根据村中耆老的讲述,与上述传说相关的娘娘庙和神井原本在C村西南约3公里处。现在村西约一里地的梨树地中的娘娘庙是村民在1970年代重修的。该庙只有两间砖砌的坐北朝南的平房,靠西的是娘娘殿,泥胎塑像两侧还塑有金童玉女,前有一口盖有石板的已干枯的井。据说,前些年井中有水时,有缘和心诚的人能从井水中看见娘娘的面容。从庙前空地上石制供桌残块上隐约的字迹可知,此供桌是明嘉靖二十六年一位善人还愿的物品,也即,当地娘娘庙会至少有400多年的历史。

  围绕娘娘和神井,C村中还有不少传说。村中几位在20世纪初出生的老者都讲:这一带以往都是沙地,经常闹旱灾。方圆近百里村庄,不少都曾经在庙会期间来此取水求雨。从神井中取水时,要先给娘娘烧香、跪求,经常是罐瓶还没有到井底时就有水了。如果取得满罐瓶水就下大雨,如果取得半罐瓶水就下小雨,如没有取得水就不下雨。取到水后,人们把水罐瓶顶在头上往自己村子走,下雨之后,再用罐瓶子装满水顶在头上送回来。民国元年出生的张老人说,民国十七八年的时候,水祠娘娘特别灵验,有求必应,那两年的庙会,搭有12座醮棚,唱对台戏,“方圆百亩搭棚,黑压压的一片”,“百八十里地都有人来”。

  神圣与世俗交融的庙会

  今天,由于娘娘庙周围已经梨树环绕,近些年的庙会都是在村子东西大道和南北大道交叉的十字路口搭棚举行的。神棚北边约30米处就是村委会所在地。

  现今,二大队不同的人都参与到娘娘庙会中来。包括本村村干部在内,绝大多数村民都积极筹办并参与娘娘庙会,为庙会捐钱、捐物。现在的娘娘庙会由庙委会负责组织,庙委会的男女成员共计有100来人,其会员身份多是上辈人传下来的,女性会员约占1/3。庙会期间,村委会的房子成为庙委会的接待处、戏班的住地,房前的戏台成为唱庙戏的地方,C村的小学校成为给香客做饭、就餐的大伙房。2001、2002两年,娘娘庙会的香火钱收入超过了万元。

  娘娘庙会的正日子虽然是五月二十九,但它实际上要从五月二十四持续到六月初二。以2002年为例,庙会日程如下:(1)五月二十四,庙委会召开筹备会,会员明确庙会期间的职责。(2)五月二十五下午,以女会员为主体给当年新添神马开光。(3)五月二十五、二十六搭建神棚,村民捐献钱、物,女会员准备供品。(4)五月二十六下午,请神,一是将“娘娘”行身(布画像,后衬有木板)从庙中请到神棚,二是由女会员替“娘娘”请各方神灵前来赴会。(5)五月二十七,本村人陆续到神棚烧香上供。下午,所请的戏班进神棚参神后开戏,每天下午、晚上各一场,一直持续到六月初三。其中,五月二十八晚上是特意为年轻人请来的现代歌舞团的表演。从五月二十七开始,“香道的”从早到晚在神棚内给人看香。(6)五月二十八、二十九两天上午,他村庙会组织、香客前来上香,邻近村庄的鼓会、武术队、拉碌碡等花会纷纷来此表演。(7)五月二十九晚上21∶00~21∶40在神棚前燃放焰火。(8)六月初一,零星的香客仍前来上香,“香道的”仍在神棚为求助者看香。(9)六月初二上午,在神棚中的“娘娘”行身前,十多位女性会员一起折叠大小纸元宝,两位男性会员打开公德箱统计香火钱。(10)六月初二下午,拆掉神棚。在鼓乐声的伴奏下,人们在17∶00将“娘娘”的行身送回到村西的庙中,并烧掉纸元宝,庙会结束。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8 |


下载相关附件>>>>

  文章来源:民俗学论坛•北京师范大学版块

上一条: ·[杨利慧]民族志诗学的理论与实践
下一条: ·[王铭铭]民国民族志:重读20世纪前期的中国论著之按语
   相关链接
·[蒋帅]地名叙事的去污名化实践·[王尧]民间传说研究七十年
·刘先福:《个人叙事与地方传统:努尔哈赤传说的文本研究》·[张帅]“非遗运动”中乡村文化发展的民间策略
·[张金金]“无份”与“有份”·[杨晓红]附会与挟君自重:民间传说中的帝王形象存在
·[韦柳相]广西百朋镇酒壶山传说价值论述·[王焰安]韶关客家民间传说类型概说
·[王婷婷]文化圈视域下的神话传说融合·[孙英芳]作为生活实践的地方传说
·[宋丹丹]日本石头传说中的妖怪·[施爱东]北京“八臂哪吒城”传说演进考
·[任芳]村落庙会传说、庙会与村际神亲关系建构·[刘水]国家级非遗项目“牛郎织女传说”保护开发情况调研报告
·[刘佩川]晋西北保德县后会村祈雨民俗探究·[刘璐瑶]黑龙江地区秃尾巴老李传说的移民情结
·[蒋帅]从地理环境看传说发生:以鲁中南盗泉传说为例·[孙正国]多民族叙事语境下中国龙母传说的“双重谱系”
·[华智亚]热闹与乡村庙会传统的生命力·[陈冠豪]中国当代鬼传说之概念指涉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