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首页民俗学专题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陈熙远]中国夜未眠——明清时期的元宵、夜禁与狂欢
  作者:陈熙远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2-06 | 点击数:37389
 

 

摘要:虽然只是常年岁时调节生活节奏的一个节令,元宵节和其它单日节令有着关键性的差异:从三至十余日不等的连续节庆,既为迎春活动带来高潮,也为从旧历到新年的过渡仪式划下句点。更重要的是,它具有强烈社会的性格:城里的灯市与乡间的庙会,成为元宵节里群众自由交际互动的主要场景,人人倘佯在元宵节的锦绣排场上,既是观众,也是演员。从统治阶层的立场而言,普天同庆元宵,正是“与臣民共乐太平”的写照。朝廷借着非常节庆中的灯饰与烟火,正可向天下邦国展示日常生活里物阜民丰的承平岁华。但是随着夜禁的开放,统治阶层所必须担虑的不仅是治安上的风险,更重要的是,百姓在“不夜城”里以“点灯”为名或在“观灯”之余,逾越各种“礼典”与“法度”,并颠覆日常生活所预设规律的、惯性的时空秩序──从日夜之差、城乡之隔、男女之防到贵贱之别。事实上对礼教规范与法律秩序的挑衅与嘲弄,正是元宵民俗各类活动游戏规则的主轴,流行各地的民间“偷青”习俗,尽管只是仪式性的窃取,但取得吉兆的唯一法门却是悖礼的行为与违法的手段。而在明清时期发展成型的“走百病”论述,妇女因而得以进城入乡,上庙逛街,甚至过访文庙、入官署,从而突破时间的、空间的、以及性别的界域,成为元宵狂欢庆典中最耀眼的主角。 
    关键词:元宵、夜禁、狂欢、礼典、法度、偷青、男扮女妆、走百病
 
 
一、州官放火•百姓点灯
 
南宋著名诗人陆游(1125-1210)在《老学庵笔记》里提到一个脍炙人口的故事:有位郡守田登“自讳其名”,多位属下因言词不慎冒犯其名讳,甚至遭到笞杖之刑。由于“灯”、“登”两字谐音,因此举州之人只好隐讳地指“灯”为“火”。到上元灯节时,田登依例庆祝,准允百姓进入州治游观,小心翼翼的书吏便写了榜文公告于市:“本州岛依例放火三日。”[1]榜文里“放火”一词当然是藉指“点灯”,不过仅就字面上言,“放火”也可意指违法的行为。这个“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的典故流传至今,便常被藉以批评上位者以双重标准宽容本身越轨违制之举,却不许别人循规蹈矩,依法行事。
这个州官放火典故的背景,正是在“一年明月打头圆”元宵佳节。[2]元宵节是中国农历新年第一个月圆之夜,它既是迎春活动的高潮,也可说是“新年之结局。”[3]一般以为元宵节的起源乃汉武帝于正月祠祀“太一”之神,然而充其量这不过是汉代皇室在正月时举行的一项祭祀活动。[4]晋代傅玄(217-278)〈庭燎诗〉有云:“元正始朝享,万国执珪璋。枝灯若火树,庭燎继天光。”[5]可见当时国都在元旦的朝贡庆典里,已有以灯火彻夜照明的安排。[6] 最晚到隋文帝时代(581-605在位),京城与各州已普遍有于正月望日“燎炬照地”的作法,并在夜里进行各种庆祝活动。尽管当时以勤俭治国著称的隋文帝曾接受柳彧的建议,一度下达禁令,[7]不过其子炀帝继位后,却反其地道大肆庆赏元宵。《隋书•音乐志》载,自大业二年(606)以后,“每岁正月,万国来朝,留至十五日。于端门外,建国门内,绵亘八里,列为戏场。百官起棚夹路,从昏达旦,以纵观之,至晦而罢。伎人皆衣锦绣缯彩,其歌舞者,多为妇人服,鸣环佩,饰以花毦者,殆三万人。”[8]奢华阔绰之至。一旦官方“放火”在上,百姓自然会随之“点灯”在下,原初隋文帝的禁令恐怕已成具文。据传隋炀帝本人曾亲赋〈正月十五日于通衢建灯夜升南楼诗〉一诗:
 
法轮天上转,梵声天上来。灯树千光照,花焰七枝开。
月影凝流水,春风夜含梅。旛动黄金地,钟发琉璃台。[9]
 
炀帝点明其张灯之举,乃出自礼佛崇法的需要,并非嬉游可拟。至少可以确定的是,此后放灯成为上元庆典中不可或缺的应景节物。[10]
元宵节与其它岁时节令的一项重要的差异,便在于它并非单日的节庆,而是日以继夜的连续假期。根据明代刘侗与于奕正《帝京景物略》的梳理,唐玄宗时灯节乃从十四日起至十六日,连续三天。宋太祖时追加十七、十八两日,成“五夜灯”。南宋理宗时又添上十三日为“预放元宵”,张灯之期连达六夜。逮至明代,更延长为前所未有的“十夜灯”。[11]原来明太祖初建都南京,“盛为彩楼,招徕天下富商,放灯十日。”从初八上灯到十七日才罢灯。永乐七年(1409)明太祖更明令从正月十一日开始,赐百官元宵节假十天。并且谕令礼部“百官朝参不奏事,有急务具本封进处分,听军民张灯饮酒为乐,五城兵马弛夜禁”。[12]不过,虽然成祖已着为定例,以后每年年终,礼部仍得援例请旨,让皇帝亲自定夺是否“赐文武诸臣上元节假十日。”[13]逮至清代,元宵庆典则基本上又回到以五日为度。[14]
相应这连续几天的假期,乃是夜禁的开放,使百姓得以相对自由地出游观灯。唐代曾在武后时担任宰相的苏味道(648705)曾有〈正月十五夜〉诗作,已成后代状拟元宵盛况的经典: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
游使皆秾李,行歌尽落梅。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15]
 
“执金吾”,原为汉代徼循京城之官,负有昼巡夜察之责。在《周礼》一书所型构的理想职官体系里,即有“掌夜时”的“司寤”一官,职司“御晨行者、禁宵行者、夜游者”。[16]《大明律》以及内容相沿的《大清律》对京城及外郡城镇的“夜禁”皆有具体的规定:
 
凡京城夜禁,一更三点,钟声已静之后,五更三点,钟声未动之前,犯者笞三十。二更、三更、四更,犯者笞五十。外郡城镇各减一等,其公务急速、疾病、生产、死丧不在禁限。其暮钟未静,晓钟已动,巡夜人等故将行人拘留,诬执犯夜者,抵罪。若犯夜拒捕及打夺者,杖一百;因而殴人至折伤以上者绞,死者斩。[17]
 
顺治初年更针对京城的夜间巡逻,详细规定如下:京城内,起更后闭栅栏,王以下官民人等不许任意行走。步军尉负责分定街道界址,轮班直宿,而步军协尉则往来廵逻。至于夜行之人,除非有奉旨差遣及各部院差遣,或是“丧事、生产、问疾、请医、祭祀、嫁娶、燕会”等特别状况,直宿的官兵须详细询问事故,记录其旗分、佐领、姓名、住址,才可以开栅放行。[18]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文章来源:民俗学论坛 2008-12-29 20:33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韩晓东]断裂、整合中的中国传统节日文化
下一条: ·民俗学家支持中国增设传统节日调整方案
   相关链接
·[罗宇博]湖南临武(油湾)傩戏“元宵祈福”音乐文化功能研究·[施旭升]仪式·节日·狂欢——戏剧艺术的精神原型
·[王奕祯]论万圣节及其戏演的形态与狂欢化特质·[刘玉颖]从印尼西加省山口洋市的元宵节巡游看印尼华人的族群文化构建
·[陈鹏程]明清小说中元宵节描写的民俗史价值及其文学功能·[尹晓龙]西汉太一神祭祀与元宵节起源
·比利时狂欢节发生反犹事件 教科文组织考虑取消其“非遗”称号·青浦闹元宵记忆
·元宵节将至,听习近平讲传统美德·[萧放]正月十五闹元宵——元宵节俗的文化精神
·[陈熙远]中国夜未眠——明清时期的元宵、夜禁与狂欢·北京春节元宵节文化活动突出非遗特色和冬奥主题
·[赵德利]人神欢愉 家社同庆·[刘彩珍]节日狂欢氛围与歌谣的共时性呈现
·多彩民俗闹元宵·骂社火:中国春节狂欢节
·[张丽]传统《元宵歌》本的复现、消失与走向·[王伟]互联网背景下的吐槽文化研究
·[落笔升蝶]《红楼梦》与元宵节·[萧放]元宵节极简史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