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召开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萨满文化研究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萨满文化研究

[孟慧英]满族民间文学的萨满教传承
  作者:孟慧英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5-16 | 点击数:12244
 
    满族民间文学内容和形式不同历史层次方面的区别是极易发现的,甚至在同一形象、同一类型、同一体裁中也带着清楚的历史印迹。比如满族神话,最古老的要算三百多位女神的故事了,其中既有母体崇拜的图腾神话,也有雄伟气魄的巨人故事及管理自然与人类秩序的大神母故事。显然这是母系社会文化的残留。父系部落时代的神话代表是天神阿布卡恩都里的系列故事,他由阿布卡赫赫(天女神)演变而来,这是一位自然力量与社会力量集于一身的神祗,他能统辖日月星辰,风雪雷电,也能造人造物,佑护生灵,但也出现了专横、残暴、甚至乱施权威。显然神话观念的发展与萨满教信仰一脉相承。
    5.宗教包融的体裁广泛
  据满族各姓神本和有确实根据的萨满传承口碑来看,萨满教中作为精神核心的口碑文化涉及的民间文学体裁十分广泛,这是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因为流行的看法之一是将神话及一些体裁的古老形式和内容归于原始宗教,而民间流传的一般体裁和内容却被视为同宗教脱离了关系。满族的事实证明,原始宗教在它的发展演变中的很长时期内,是以各种形式的民间文学作为“传经布道”内容的。
    满族这类情况的主要方面包括:
    ①对自然宇宙的看法,这中间包含了大量的创世神话,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解说为两类:一是物质生成说,如水生说,柳生说,二是善恶两类神角斗解释,阿布卡赫赫是光明,生命、秩序的创造者,耶路里是黑暗、寒冷、混乱的象征,双方较量的结果便出现了我们今天见到的自然现象。
    ②族源族史,即各族姓的起源、发展及所有值得纪念的经历。这之中多有起源神话、传说。关于部落所经历事件的记述则比较详细,其中不乏类型化了的民间故事,如惠人惠事的动物故事,当然这类故事也是萨满之神故事的主要内容之一。长篇英雄传说亦属此列。
    ③萨满自身的故事。是谁创立了神坛,是谁最早将神引来的?是谁敲响第一声神鼓,第一个打响腰铃?再如萨满自身的故事,萨满为氏族立下了哪些功绩?创立了哪些神法族规?萨满同其他教派斗争有哪现值得骄傲的事迹?在反对异族入侵中萨满怎样保护族人与敌人斗智斗勇?这部分故事影响广泛,代表着氏族,甚至是一个地区的能力与光荣。一些著名萨满是某一地区的汗,象他拉伊罕妈妈是四十八个部落的噶珊达,乌布西奔妈妈慑服平定了东海七百噶珊,成为威名远扬的女汗王。这类口碑既有短小的神话、故事,也有宏篇巨制的史诗般杰作,如《乌布西奔妈妈》、《尼山萨满》等。
    总之,满族口碑文学的所有样式几乎都可以在萨满传承的作品中找到,可见萨满教不仅在原始阶段产生时期与口碑文学混为一体,而且在其后来的发展、演变中也大量地创造和运用了民间文学作为传播自身文化的工具,民问文学在这样的情况下,毫无疑问,代表蓿萨满教文化。萨满教对满族民间文学的繁荣、保存和发展起到过十分重要的积极作用。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民俗学博客-长白恒端的金楼子

上一条: ·[王宏刚]萨满教的英雄崇拜与北方民族的崛起
下一条: ·[麻健敏]试析清代福州满族萨满信仰与本土巫文化的结合
   相关链接
·中国民俗学会通过教科文组织“非遗与新冠”平台分享实践案例·[刘魁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时代机遇
·[詹娜]口述历史与正史:言说历史的两种路径·教科文组织启动“非遗与新冠”平台
·地中海饮食文化·文旅部非遗司:关于贯彻落实《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的通知
·[韩成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主体与保护主体之解析·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关于开展2020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非遗宣传展示活动的通知
·[杨利慧]社区驱动的非遗开发与乡村振兴:一个北京近郊城市化乡村的发展之路 ·[牛光夏]“非遗后时代”传统民俗的生存语境与整合传播
·[胥志强]关于非遗保护的理论思考·[谢中元]非遗传承主体存续的文化社会基础
·[张毅]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工艺项目的传承与创新·[马翀炜]知识谱系的构建与人类智慧的分享:聚焦中国边境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
·[徐磊 荣树云]非遗保护运动与民俗传统的互动同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正式实施
·[陈华泽]满族春祭的新形态 ——以沈阳市静安村祭神祭天典礼为例·非遗不应被过度“消费”
·讣闻 | 富育光同志逝世·毕传龙:连接好非遗数字化保护的“出入口”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