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召开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萨满文化研究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萨满文化研究

[孟慧英]满族民间文学的萨满教传承
  作者:孟慧英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5-16 | 点击数:12251
 
     萨满是使族人最为信赖的口碑创造者。满族神谕是包括大量口碑文学的萨满教文化精髓,它是萨满教世界观的概括和集中体现。从神谕产生的规则中就可以领悟口碑文化传承的初级形式和口碑发展史上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满族神谕的产生一般展示了这样的规律:
     神谕必须是最有权威的老萨满在生产生活实践中悟出的关于宇宙、生活的哲理;
     神谕常常是萨满在巫术行使过程和梦中经历、体验或得到启示的东西;
     对某种偶然使人受益事件的萨满解释。
     由于人们确信萨满能通神,能够在多层的宇宙世界中上下旅行,见多识广又得神启神佑,所以必然了解并谙熟人们渴望知道的那些知识,相信这种知识是自己平安与幸福生活的指南和规范。无疑,萨满是原始口碑的主妾创造者。
     萨满创造的东西能够流传,那么他们本身自然就是传播者。诚然萨满所传并非一个萨满和一代萨满领悟的东西,否则萨满教那些千载不衰的文化就无法理解。萨满教的口碑传承依赖萨满世代形成的传播制度,当然这种制度并非一成不变。
     萨满传讲的口碑当环境限定成为一定条件时,祭祀、丧葬、嫁娶、节日等等场合就成为萨满讲古传经的好时机,这种传讲对象包括所有穆昆成员,这些时候民族成员接受宗教熏陶、族法教育,历史传统,各种知识和经验,从而协调现实关系,增强感情联系,加强族体向心力。
     萨满历代积累的知识、经验和本领,需要在自己阶层本身继承、传播开来,因此萨满的自身传袭也是萨满教文化的传承之一。我们看到满族萨满的选择主要有两个途径,一是“神抓”,二是人选。无论哪一种都是传统的延续表现,它强调对祭法祭规的保持,对侍神本领的掌握及对原来侍神者个人的侍神特点的遗留。满族萨满中已形成培训制度,如学乌云即为萨满教神学培训,它包括传讲祭祀礼序、本族历史、宗谱、族法家规,有野祭之家,老萨满还要详细讲述自己所请神的特点和与神答对的配合技术。还有传唱神辞,传教使用祭祀乐器的技艺和各种神技。培训对象自然是那些准备将来作萨满的人,如果培训后达不到“毕业”水平,就会被淘汰。在满族萨满申也存在秘传制度。老萨满的传授对象限制在很小的范围内,他们多是老萨满喜欢、器重的年轻萨满弟子,传讲时须行严格的宗教礼节,恪守戒规。在满文创制并推行之后,神本大量出现,在满族各姓搜集神本的情况表明,神本主要为老萨满掌握,它是老萨满传授宗教文化的依据,同时在口碑方面神本记载要比萨满口传简约得多,它只起到提纲挚领作用,是个备忘录。从口碑文学方面看,口传仍占重要地位。我们现所搜集的神谕多数原是萨满亲口传的,它们是被视为萨满教经典,满语称渥本库乌勒本,意为神龛上的传说。
     由上可见萨满教文化传承既有内在规则又有外部方式。内在规则展示了宗教观念中一些重要的思维模式,从而在基础上实现了萨满教文化古貌的长久不衰,也推动了它的丰富和发展,甚至在外部条件发生突变的情况下,它还能保持传统的接续,当然其中的变化也是不言而喻的。萨满教文化的外部传承方式在宗教文化传播方面具有典型性,它同样保证了萨满文化的持续。这种以原始宗教观念为基础,以萨满传承为骨干的文化延续方式,是在原始社会自然形成,并在后来社会条件下必然发展和演变而成的约法定规,无疑早期萨满教传承是后来从中分离出去的民间文学传承的基础。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民俗学博客-长白恒端的金楼子

上一条: ·[王宏刚]萨满教的英雄崇拜与北方民族的崛起
下一条: ·[麻健敏]试析清代福州满族萨满信仰与本土巫文化的结合
   相关链接
·中国民俗学会通过教科文组织“非遗与新冠”平台分享实践案例·[刘魁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时代机遇
·[詹娜]口述历史与正史:言说历史的两种路径·教科文组织启动“非遗与新冠”平台
·地中海饮食文化·文旅部非遗司:关于贯彻落实《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的通知
·[韩成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主体与保护主体之解析·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关于开展2020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非遗宣传展示活动的通知
·[杨利慧]社区驱动的非遗开发与乡村振兴:一个北京近郊城市化乡村的发展之路 ·[牛光夏]“非遗后时代”传统民俗的生存语境与整合传播
·[胥志强]关于非遗保护的理论思考·[谢中元]非遗传承主体存续的文化社会基础
·[张毅]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工艺项目的传承与创新·[马翀炜]知识谱系的构建与人类智慧的分享:聚焦中国边境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
·[徐磊 荣树云]非遗保护运动与民俗传统的互动同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正式实施
·[陈华泽]满族春祭的新形态 ——以沈阳市静安村祭神祭天典礼为例·非遗不应被过度“消费”
·讣闻 | 富育光同志逝世·毕传龙:连接好非遗数字化保护的“出入口”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