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词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学术史反思

首页民俗学专题学术史反思

[李婉薇]追寻民俗印记:论戴望舒的广东俗语及小说戏曲研究
  作者:李婉薇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7-11 | 点击数:8395
 

  “图解”在语言方面的复调趣味,不单从使用的方言来看是如此;从语体的角度来看也是如此。虽然“图解”以白话文为主,但同时揉合大量粤语俗谚,有时也兼用文言文。戴望舒在行文中运用广东俗语或成语时,通常用引号加以标示,表示他的规范意识,但大量俗语的出现,仍然给文章添上强烈的幽默感和地域色彩,形成“跳脱通俗的文风”。如《偷鸡奉神》一文中,作者加入很多和这句歇后语相关的俗语,读来轻松有趣,语带机锋:

  但,偷鸡,也不要小觑了他,俗语说:“细时偷鸡,大来偷牛”,可见偷鸡只是偷的初步,等到他的经验丰富,便不难大规模地去干一下,虽然有时会“偷鸡唔到蚀揸米”,但如果他运气好,便不难“杀人放火金腰带”的扶摇直上,不只由偷鸡进而偷牛,就是一个国家的权柄给他偷到也并非奇事!你瞧,几多“绿林豪杰”变成伟人?

  在文言文的使用上,除了插入词汇和短句如“腻友”、“古已有之,于今为烈”等,有时逕自在文言句子中插入广东俗语,如“呜呼,此非又是‘冇掩鸡笼’‘自出自入’也耶!”戴氏还时常在文章的结尾表达感叹,白话文、粤语、文言文在他的笔下自由转换,形成冲突的语言趣味,例如:

  人为什麼会快活呢?普通来说,不出“有钱”,“有女人”两者,俗语所谓:“钱银女人,边个唔吼?”──“吼”是觊觎的意思──其所以“吼”之者,是因为“钱可通神”,而女人得而玩之则可“疏肝”也,若果既得金钱,又获女人,相信“南面王不易也”矣,安得不“豆腐渣落水”哉!

  又如:

  这种情形,到了今日,或者因为“风气开通”,人人都获得“拍拖”的机会而逐渐消减;但是,一个“女仔”既然到了“摽梅”之候,所谓“有女怀春,吉士诱之”,这样“有诗为证”,乌有不“十月芥菜”者乎?故不论在楼头也好,在街上也好,“女仔”瞧见人家鶼鶼鰈鰈,相携而过,莫不怦然心动;其在碰到了“靚仔”的时候,有不作“在天愿作孖公仔,在地愿为油炸鬼”之想者几希!

  戴望舒并非有意识把“图解”写成“三及第”,但上述的段落的确具备三及第活泼多姿的语言风格。在“图解”的写作语境中,代表学者戴望舒和《周报》通俗路线的碰撞和交汇,造成戴氏笔下绝无仅有的文体。

  全以文言文写成的“补解”,虽然只有五篇,却是“图解”中的另一种文体。“补解”的篇幅比较参差,由150字至450字不等。相对于“图解”的散漫和个性化,“补解”直接而客观,有笔记文的餘韵,两者从语言风格到写作方式都极为不同。“补解”通常在文章开首即指出词义,集中关注歇后语的意义和来源,更鲜明地表现保存俗语的贡献。例如“四月八茘枝唔包得过笃”今天很少使用,也不见于目前主要的广东俗语词典《广州话俗语词典》。在俗语溯源方面,“补解”提供了更多相关说法,例如在解释“风吹鸡蛋壳,财散人安乐”时,戴望舒记录了两个和尼姑、和尚有关的传说,都有鸡蛋壳被风捲走的情节,吴昊则认为这个歇后语的形成只是押韵的缘故,也许吴昊的说法比较合理,戴望舒记录的传说更接近俗语出现后编造的附会故事,但从戴氏的记录看来,这些传说不但生动有趣,更可见民间的创造力和思想感情,在民俗学、俗文学都很有价值,由此也可知戴望舒研究俗语的目的,不只为了追究俗语的词义。又如《亚兰嫁阿瑞》,戴望舒提出两种说法:一是“兰”和“瑞”分别指兰花和瑞香花,二是兰姑和阿瑞明知不合却因为父母之命而结婚的故事。现在解释俗语的小书一般支持第一种说法,宋郁文的《俗语拾趣》和吴昊的《港式广府话研究II》都引《广东新语•木语》中指瑞香花夺香的记载。宋郁文的思考尤为详细,而吴昊还提供阿兰也可能指花木兰,阿瑞指张君瑞。并读三者,不但发现这个俗语来源有很丰富的资料,更重要的是,戴望舒记录的故事始终显得“别有怀抱”,和民间思想感情关系最密切,能够表现民间对婚姻不自由的控诉,因此戴氏为文章作结时满有感情地说:“此语实为自由婚姻,及配偶取同等智识者,而为此言者,实提倡婚姻自由之首创者也。”作为一种短文,“补解”的结构完整凝练,同样时常在文言文中融入粤语,使文言文产生一种新颖的幽默感,如《亚兰嫁阿瑞》的开首:“其意谓‘大家累到两皆失败’而已,即所谓‘大家揽住死’也。”如《湿水榄核》的结尾:“人以其滑脱,遂称之湿水榄核,亦有以榄核既实且又湿水,揸唔实,咬唔入,喻鄙吝者,等于青砖沙梨云。”

  四、民族与地方:“图解”的意义和影响

  卢玮銮教授介绍戴望舒在沦陷时期的报刊编撰工作时,形容“图解”为“最特别的”,并评论说:“一个外省人来解释广东俗语,好像很‘外行’,其实看过这些文字,就明白他把广东俗语当成俗文学来研究。文中广引古书笔记,加上广东民间传说及风俗资料,给广东俗语来源合理的解释,并不是信口雌黄的游戏之作。”事实上,戴望舒写作“图解”时颇为重视考据各种名物风俗的源流,尤其在前期还能写得比较学术化的时候。例如《冬前腊鸭》一文中,戴望舒指“冬前”并非指冬天之前,而是冬节之前,又详细解释冬节是太阳经过冬至点的一天,还不厌其烦地说明冬至点的位置,也不忘指出最先把冬至称为冬节的记载,见于《齐书•武陆昭王曄传》,民国成立后则规定冬至日为冬节。之后,从“腊”考究腊鸭:“攷‘腊’字,有在十二月醃渍东西的意思。因为‘腊’是古时一个祭名,每年在十二月冬至后举行,后世因此叫十二月为‘腊月’。”在这里,文献上的考据把日常风俗深层的文化意义和民族色彩表露无遗。同时,戴氏也颇注重介绍广东风俗和总结粤语词汇的特点。除了提过“放路”和“打斋”等殯葬仪式之外,在《猪笼落水》一文不但提到把不守妇道的女性“浸猪笼”的风俗,又提到中秋节时广东人把“猪仔饼”连同月饼一同出售,那猪仔饼就放在小猪笼里。在解释“盐仓土地”时则说:“广东人形容一切骯脏的东西,都可以广泛地用一个‘咸’字,而对于一切性的行为,又都看作十分骯脏的……”,解释“长塘街较剪”时指出,把剪刀叫作“较剪”的,大概只有广东人。在《猪乸食芋荚》一文说“雌雄,或公母,广东人都不管,都叫做公乸,不仅叫一切动物是这样,就是叫人,也是一样……”。

  由此可知,考据风俗是“图解”很重要的目的;为要解释俗语,必然关注当地风俗和方言。歌谣运动以来,中国知识分子对俗语、风俗的研究不曾间断,“图解”的意义应放在这一学术脉络中考察,他们集体地关注风俗和俗语,是与歌谣运动同时发生的。《歌谣》创刊号的《本刊启事》第二条就说明:“本刊欢迎关于歌谣,谚语和民间风俗的论文”,俗语具有了解风俗、方言等多方面的价值。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8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陈艳】

上一条: ·[陈泳超]陌生的田野
下一条: ·[王霄冰]中国民俗学:从民俗主义出发去往何方?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