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田野研究

首页民俗学专题田野研究

[刁统菊/李然]庙会、传说与历史
——对费县龙王堂庙会的调查与思考
  作者:刁统菊/李然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10-16 | 点击数:21516
 

 

二、记忆中的庙会与传说

 

一直以来,龙王堂香火旺盛,主要是由于它供奉着费县的地方保护神朱龙王。朱龙王的传说是费县著名的四大传说之一,他的故事应是山东广泛流传的“秃尾巴老李”传说的一个分支。当地百姓讲,朱龙王出生在费县西蒋村的一户姓朱的人家,名字叫朱福。朱福小的时候,经常和村里人一起到龙王堂山来拾柴禾。别人都忙忙碌碌的,只有他在那儿睡大觉。下晚的时候,人家都拾了一挑子柴禾回家了。他这才起来,变成龙,三爪子两爪子就抓一大挑子,然后打个滚变成人就去赶,到马山那一块就赶上同伙了。同伙们都很奇怪,后来就偷偷留下看,结果发现朱福其实是条龙。几年以后,朱福娶了媳妇,爹娘也都不在了。有一天,他的小姨子来家里玩,听人说他会变龙,非要他变一个看看。朱福先变了个小蜥蜴,小姨子就笑话他:“你这哪是条龙,可别寒碜人了。”朱福于是就变成了一条大龙,身子有一丈多长,两个眼睛象大铃铛,浑身是鳞,张着血盆大口,在他小姨子和媳妇面前摇头摆尾。把他媳妇给吓死了。朱福自己也叫媳妇的死气给“扑”了,再也变不成人了,打这就成了朱龙王了。朱龙王又后悔又害怕,顺着河就跑到托龙山了。他走的这条河后来就叫朱龙河。朱龙王的小姨子穿上姐姐的衣服一边追一边喊 “姐夫,你回来吧,俺姐活了”,想把他引回来。她喊一句,朱龙王就回一次头,他一回头,河就拐一道湾。小姨子喊了72声,朱龙王就回了72次头,朱龙河就有了72道回头湾。小姨子见引不回朱龙王,就冲着他的背影说:“姐夫,你可真难引呀!”朱龙王说:“还南引呢,就是北引也不回去了。”后来他俩说话的地方就叫做了“南尹”和“北尹”,至今犹存。

朱龙王来到龙王堂山时正赶上天大旱,河里水都快干了,他趴在水汪里奄奄一息,身上招了很多苍蝇,老百姓就拿扇子给他扇,朝他身上泼水,并开始在辉泉东边给他建庙。建庙期间一直没下雨,庙建成以后,下了一场透雨,龙就不见了,打那起就有了龙王堂。有一年西蒋大旱,眼看庄稼就要干死了,庄里就去龙王堂求朱龙王下雨。朱龙王可怜自己的乡亲,偷偷趁着黑夜下了场小雨。但事情让老天爷知道了,把朱龙王罚进了烂泥汪,一连沤了七七四十九天,沤掉了尾巴,身子也给沤黑了。

后来朱龙王就去了东北。那时东北有条白龙江,江里住着一条白龙,每年都要吃几个打鱼的。朱龙王来了后想在这里住下,可白龙不让,朱龙王就和白龙打了一架,但他少了尾巴,打不过白龙。于是到了晚上,朱龙王托梦给白龙江边的山东人,说他明天还要和白龙打仗。人要是见到水里冒黑水花,就往里面扔馍馍;要是看见水里冒白花,就往里面扔石灰。在山东老乡的帮助下,朱龙王打败了白龙,占领了这条江。从此,这江就改叫黑龙江了。因此,黑龙江上行船时,总要问一句有没有山东人,没有山东人不开船。

当地人说,朱龙王虽然身在东北,心还是向着家乡,每年六七月份,经常回家偷偷的给家乡下几场雨,往往傍晚时分下,一早就停。所以每当费县东南部旱情严重之时,百姓就会结队到龙王堂求雨。求雨者头戴柳条编的帽子,带着香纸,来龙王堂磕头烧香求雨。女人们还要到辉泉那里去掏掏泉子,叫掏龙眼。把泉子里的脏东西都掏出来,如果掏出鱼来要放回去。求雨结束,往往是不等队伍到家就能下来雨。楼斗湾的老人们自豪的说:“咱这个地方多少年来没有说多旱多涝、没有收成的时候,从来没有。” 朱龙王当然成了当地人心目中庇佑一方的保护神。其职能从分配雨水扩展到祛病避难,保人平安。每年六月初六,朱龙王生日的那天,方圆几十里的百姓都来给龙王老爷送香火,形成了声势浩大的六月六龙王堂庙会。

楼斗湾村84岁的颜振江老人,从年轻时就一直负责楼斗湾村每年的送驾活动。在他的记忆中,从前六月六朱龙王生日的这一天,周围的几十个村子都要带着自己的锣鼓家什,打着大旗给龙王老爷送香火,最远的村庄是临沂的大岭,距龙王堂20里公里,都是常年来“送驾”。有时日照、河北等地的队伍也来,有些送驾的队伍还抬着纸扎的龙王,将其在龙王堂前烧掉,叫“升”龙王。文革开始后,庙宇被拆,神像被砸,造反派不许老百姓送驾烧香,并在通往龙王堂旧址的大路两头堵着,但送驾的队伍都是由各村壮年男子组成,气势强悍,造反派也无可奈何。没有庙宇,就由王家祥写好各位神灵的牌位,摆在辉泉旁边,在那里敬奉龙王,表演锣鼓。至于老百姓,则偷偷从小路跑到辉泉边祭拜龙王。当时买不到线香和黄表纸,有些人干脆直接烧钱。但是庙戏是不能唱了。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8 |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施爱东]早期民俗学者的田野考察及其方法探索
下一条: ·[王铭铭]现代的自省——田野工作与理论对话
   相关链接
·[徐永安]新时期武当山朝山进香民俗·[吴南]乡村振兴背景下阐释庙会信仰实践的社会功能
·[文鸿]基于“四层一体”的庙会文化传承机制分析·[石林兰]庙会文化与当代乡村社会建设
·[李琦]城市化进程中庙会文化空间的重构·[赵旭东]庙会民俗的认知范式研究
·[郑至豪]从地方志看湖北新洲许逊信仰的历史变迁·[李琳 杨眉佳 邵齐齐]多民族文化交融视域下的靖州飞山信仰调查与研究
·[黄景春]增福财神的信仰历史与当下现状 ·[牛光夏]“非遗后时代”传统民俗的生存语境与整合传播
·[施立学]中国庙会与庙会文化·[任芳]村落庙会传说、庙会与村际神亲关系建构
·[吕树明]增福财神信仰的当代建构与反思·[刘贺娟]妙峰山庙会中民俗体育文化展演的视觉表达研究
·[方钥]北丁山庙土地公公庙会中的供品·[林海聪]妙峰山庙会的视觉表达
·[李向振]冀南涉县娲皇宫庙会香社组织的田野考察·[华智亚]热闹与乡村庙会传统的生命力
·[郁喆隽]江南庙会的现代化转型:以上海金泽香汛和三林圣堂出巡为例·[杨德睿]影像的神力:高淳的庙会与禳解法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