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4)预备通知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间信仰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

[刘宝吉]城隍庙的钟声:昌邑民元“五·一八”惨案深描
  作者:刘宝吉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4-02 | 点击数:17872
 

  据报载,“此次办法标准,杀人者死,此外毫不牵连云”。事情没这么简单。此后不久,一位革命党人县长的到来又引发了另一次暴动,又增添了须多“剪发之新鬼”:

  东省昌邑一县地属偏瘠,人尚强悍,新政虽开办多年,而风气锢滞,仍如往昔。自提倡共和,各省纷纷剪发,而该处商民皆认旧习,即在衙署役吏亦莫不以腐败自守,总不肯稍异形式,以为改革进步。昨经王民政长宰斯邑,渠本革命中人,到任即提倡办理新政,首以剪发为急务,先用强迫手段将本署内之役吏概行剪发。斯言一出,无如役吏大肆暴动,以白刃相对待,将署中各执事人以及本城内议员绅士人等杀死三十余名,复将王令提而缚之,缚将惨命,该王令叩首请求,使得脱逃。该役吏作此不法之行为,势将大起变动,经周都督派队弹压并将该吏等尽法惩治矣。

  另一则报道则详述了相关的另一场残杀:

  山东昌邑县前次因剪发酿出风潮,迭见本报。从前主张剪发最力者为自治会绅士庞君,庞当时已为县差杀毙。现因省委到县,将反对剪发劣绅之夏、梁各绅一并逮捕,并将县署书差四十七人正法。不意省委回济南之后,复有县署书差以此次祸首系庞绅,该绅虽死尚不足以蔽其辜,遂聚众至庞绅家中,不分老幼男女三十余人一律杀毙,以抵书差四十余人之命,真可谓惨无人道。据该邑旅京商人云,此次省委到县,并未调查,亦未认供,借点名为由,凡应点书差四十七人,不分皂白,全行正法,办理实属残暴,其中冤抑甚多。然该书差等不作正当之申诉,竟杀庞姓全家以报复,亦太野蛮。以此杀机大启,该县将永无宁日云。

  不难发现,起因还是剪发,主角还是吏役。实际上,利益是此出地方剧里最大的主角,只是它涂着太厚的油彩,需要仔细的审视和辨别。

  次年,一座烈士祠在参事会故址(也就是地藏庵旧址)上出现了,这是将夏家全部家产没收官卖而创建起来的。与忠孝祠相比,这在县城图中倒是一个新的景观。此外,新任县长还曾来到王家楼,召集卜庄社各村负责人,将庙田划为学田,以国家的名义结束了“庙田之争”。

  在这个民国元年发生的悲剧性事件里,有太多的生命为“新国”做出了“献祭”,无论他们是后来被称为“烈士”的,还是被称为“暴徒”的。而开启这一系列的连环杀机的,似乎仅仅是几缕微不足道的头发。

  (二)发辫与公权:“国犯”问题的消解

  当年,山东省出现了一场关于发辫与公权的论争。此事可以看作这一系列惨案的结束。

  事情起因于山东都督通令各州县,凡人民不剪发者,一律停止其选举权、被选举权及讼诉权等。对此,山东旅外同乡会联合会向大总统表达了异议,“因查发辫一物,只有卫生上之关系,活动上之关系,并无政治上之关系。若选举权、被选举权为人民参政之必要,民主立宪之精神,讼诉权又为生命财产之保障,利害关系尤为密切,下之君主专制国,无不有之。矧民国肇造,百度维新,一般官吏宜如何尊重民权,以巩固共和国家之基础。讵料都督竟以至微末之发辫,停止最重要之民权。按之国会议员选举法、省议会选举法、现行民刑讼诉法,均无此条法律,为命令所变更,殊于国家统一大有妨碍。即就事实一方面言之,消极者放弃公权,国家政治无由监督,积极者激成事变,社会秩序碍难维持。本会纵观鲁省,兼顾大局,言念及此,忧心如焚,为此呈恳大总统速饬该都督取消此令,以保国法而重民权”。山东都督府于当年10月13日奉到国务院来咨,对上述意见作了肯定的回复:“因查选举权、被选举权及讼诉权,均系人民最重公权,凡人民具有此项公权者,非有法律规定,不得擅为停止。东省有无因发辫停止公权命令,本院无从深悉,相应咨行查核办理可也。”共和促进会之所以来到昌邑,正与这位山东都督有关。尽管没有言明,此次命令很可能与昌邑事件有莫大的关联,而它确实是一个积极者激成的事变。显然,“发辫一物只有卫生上之关系,活动上之关系,并无政治上之关系”,这种说法恰恰暴露了剪发令本身的困境:卫生与政治的双重意义交错编制于发辫之上。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在一定程度上,国务院的来咨消解了剪发令里的“国犯”问题。

  二十多年后,在由这一惨案的一位幸免于难者总撰的县志残稿里,这一事件被定性为“革命与反革命之争”。这种叙事标明了一套新的国家话语,却无法梳理出它具有的复杂而深广的脉络。“杀秃子”并非只是个案,它折射了辛亥革命前后地方社会发生的复杂影像。与昌邑事件差不多同时,“烟台保发会首领吴敬之谭虚谷等被剪发团将辫割去,吴谭等迁怒军界,以商会名义要挟军政府□办,否则令各商家全体罢市。军政府恐市面纷扰,已宣布自由剪发。该首领等尤抵死争持,强迫各商罢市更力。剪发团观此益愤,誓非一律翦尽不已克。”而“商人不愿剪发,要求日美领事干涉,剪发团军学界均愤其丧权辱国”。而保发会一类的组织在当时并不鲜见。还是在当年,“光复”后的文登革命党人“把强迫剪发看作天字第一号的工作”,为“地主豪绅”提供了“反抗的口实和机会”,他们“杀进城去,凡剪发者,无一漏网”。另一个复辟事件更是可供比较。1912年2月11日,荣成的前清知县、千总、班房吏役(为首之一为刑房书吏)以及绅士等联合起来勾结亡命之徒“复辟”,“秃子尾巴长不了”、“不杀秃子天下会大乱”就是他们的口号。一位同样带着假辫子逃脱的亲历者说:“荣成城陷后,四乡的秀才、童生、土财主(地主),以及地痞、流氓等,都蠢蠢暗动,诡谋蜂起,响应袁匪。(其中十之九是带着乘机公报私仇的因素,并非其效忠于皇帝)村村喊着‘捉秃子’(顽民叫革命党是秃子);我们真是陷于四面楚歌之中,当时不但参加革命的,凡是入过学堂念过新书,顽民叱为‘洋学生’的,都有危险。”此事件发生在剪发令颁布之前,发辫在此已然成为了“国犯”,当然这是在与剪发令相反的意义上,此国乃帝国也。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孙亮】

上一条: ·[高丙中]妙峰山庙会的社会建构与文化表征
下一条: ·[张小燕]纸扎在中国宗教文化中的演变脉络探析
   相关链接
·[贺少雅]明代民间冠礼的传承演变与时代特征·[朱晓阳]从乡绅到中农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