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关于征集乌丙安先生题字、照片、讲学等活动资料的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萨满文化研究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萨满文化研究

[夏桂霞 夏航]浅析《红楼梦》中的萨满文化
  作者:夏桂霞 夏航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7-22 | 点击数:15701
 

 [摘 要]《红楼梦》成书于满汉文化大融会的乾隆时代。曹雪芹深受满族文化的影响,巨著《红楼梦》带有浓郁的萨满色彩。萨满“三界”、“三魂”说,“万物有灵”、“灵魂不灭”等观念在《红楼梦》文本中得到了艺术渗透和升华。

[关键词]满族;文学;《红楼梦》;萨满文化


 
 巨著《红楼梦》带有浓厚的儒、释、道色彩,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渗入其肌体中的萨满文化,至今还未引起学者们的注意。考察《红楼梦》作者的家庭及社会文化背景,笔者认为,曹雪芹不可能不受北方少数民族信奉的原始宗教———萨满文化的影响,《红楼梦》带有浓郁的萨满色彩是既成事实。
 
一、《红楼梦》作者深受萨满文化影响的历史背景
 
《红楼梦》成书于清朝乾隆年间,那是一个满、汉文化大融会时期,是一个萨满文化还十分浓郁的时代。在通古斯语中,主持宗教活动的巫师被称做萨满,萨满教因此而得名。自古以来,我国北方少数民族包括满族在内一直笃信萨满教。据有关资料记载,努尔哈赤每逢出征时,必先率领诸贝勒去堂子(神庙) 进行祭祀,以求神灵予以保佑。到了皇太极时期,各部族因萨满祭祀活动耗费大量的财物,有时还因萨满跳神治病,误人性命,因此皇太极对落后于时代的萨满教进行了一定的限制。满族入主中原后,为了进一步巩固其统治地位,对其他民族的宗教文化采取兼容并蓄的态度,但清朝统治者并没有放弃萨满教信仰, 只是为了适应新的政治形势,进一步规范了萨满祭祀活动。公元1747年,即乾隆十二年七月,弘历命大臣编定《钦定满洲祭神祭天典礼》,对萨满祭祀活动进行定制,并以记载典籍的方式,将萨满祭祀文化永久地保存下来。傅佳在《记清宫的庆典、祭祀和敬神》一文中载:“我在内宫伴读期间,曾叫太监领我去坤宁宫看了两次跳神。到了坤宁宫,先看到殿外东南角立着一根楠木神杆,上面有一个碗形的东西,内置五谷杂粮,说是专供‘神鸟’吃的。在坤宁宫的西暖阁里据说供着萨满神⋯⋯不一会,进来两个‘萨满太太’(萨满教的巫祝),身穿绣花长袍,头戴钿子,足登绣花厚底鞋,一个弹起三弦,另一个腰间系上成串的铜铃铛,一手拿着摇鼓,另一只手拿着檀板,就跳了起来。她先在中央跳,后又向四方跳,口中不断地用满文喃喃歌唱。太监们告诉我,她唱的无非是向天地神和四海神灵求福求禄、驱魔祛病的意思。”[1]
清朝统治者为了维护其统治地位,神化其统治的权威,对满族人信奉的原始宗教———萨满教,并不是否定、放弃,而是在改造的基础上,予以程序化、制度化,并且在祭祀仪式上继续借助萨满跳神的方式,进一步神化其“真龙天子”的统治地位。总之,清朝宫廷内处处弥漫着萨满文化气息,直到辛亥革命后,末代皇帝溥仪被迫退位时,这种宫廷萨满祭祀活动才不得不寿终正寝。
众所周知,曹雪芹一家的荣华兴衰与清王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家庭的文化修养必定深受满族文化的影响。红学家冯其庸、李广柏在《红楼梦概论》中指出:曹雪芹的先世曹世选本是汉人,“明天启元年(后金天命六年,1621)努尔哈赤统率后金军队攻占沈阳、辽阳及辽河以东七十余城,曹雪芹祖上大约是在这一年被后金军队俘获而沦为满洲包衣(满语包衣阿哈的简称,意思是家奴)。”[2]属汉军正白旗,即皇宫内务府世仆。后因其祖辈受康熙帝的宠爱,终于发家成金陵一带“功名奕世,富贵流传”的百年望族。康熙六次南巡,就有四次是以江宁织造署(曹雪芹家)作为行宫。曹家到曹雪芹一代,“入旗”已有一百多年历史。这样一个荣耀显赫的家庭,多次迎接圣驾,其家族的宗教文化信仰、礼仪习俗一定是早已“满化”而符合皇家规范的,而文学家曹雪芹出生于这样一个贵族大家庭,必将会深受满族文化的影响和熏陶。
诚然,文学作品的诞生离不开孕育她的土壤,任何文艺作品都是现实生活的客观反映,巨著《红楼梦》也不可能例外。清朝前期浓郁的萨满文化必将会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作者,也一定会有意无意地渗透于文本创作之中。今天我们认真品味《红楼梦》原著,不难捕捉到其中的萨满文化踪影。
 
二、《红楼梦》文本中萨满观念的艺术渲染
 
(一) 萨满“三界”、“三魂”说在文本中的体现
萨满教认为宇宙分“三界”,即天界、地界和人界;每界分别又有多层。萨满们认为天界是神仙所在的天堂;人界是人类乃至自然万物生长繁衍的世间,人类处在天界和地界之中,深受天堂和地狱的影响;地界指阴曹地府,那是各种鬼魂妖怪出没的地方。
萨满教还认为人体中有“三魂”,这三种灵魂主宰着人不同时期的生命状态。关于“三魂”的称谓,北方各少数民族有所不同:满族分别称之为命魂、浮魂和真魂;赫哲族则称之为生命魂、思想魂和转生魂;蒙古族称它为主魂、游魂和尸魂。尽管各民族关于三魂的称谓在表述方式上有所不同,但精神实质大体一致。
第一种魂被称为命魂、生命魂或主魂。萨满教认为它是人与生俱有的,是一切生物维系生命的基础。人和动物之所以能够生存、繁殖后代,具有知觉、本能和情感,皆依赖于此魂。该魂孕育于母体之中与人的生命同始同终,生命终结时它随即变为人的亡魂。
第二种魂被称为浮魂、思想魂或游魂。它可以随时游离于人的身体之外,人在睡眠时它可以离体而去,甚至可以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与其他灵魂进行交流活动。
第三种魂被称为真魂、转生魂或尸魂。赫哲族认为转生魂有创造来生的能力;满族则认为真魂的作用最为显著,它是三魂的核心,最具生命力,是不灭并能转生的魂;蒙古族认为尸魂是人死后守护尸体之魂,具有转世再生的功能。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民俗学博客-长白山上的金楼子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王平鲁]萨满教与满族早期医学的发展
下一条: ·[赵光远]鄂伦春人的萨满观
   相关链接
·[毛巧晖]民间文学的通俗化实践·[张柱林]民族民间文学的创造性转化及其限制
·[陈瑞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下民间文学的变迁·[王璟 李宗刚]20世纪二三十年代民间文学类课程设置探析
·[萧放 贾琛]70年中国民俗学学科建设历程、经验与反思·[刘建波]呈现民间文学百花争妍的图景——回望云南民族民间文学搜集整理工作
·[林继富 周灵颖]西藏民间故事研究70年:理论建构与意义阐释·国家出版基金项目《中国民间文学史》出版
·[王均霞]眼光向下的性别回应:中国现代早期民俗学研究中的歌谣与妇女 ·[林继富 杨之海]科学化、整体性民间文学记录的探索
·[施爱东]北京“八臂哪吒城”传说演进考·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2020年民俗学(民间文学)暑期学校招生启事
·[詹娜]口述历史与正史:言说历史的两种路径·《民族文学研究》2020年第3期目录及摘要
·[王杰文]本土语文学与民间文学 ·[毕艳君]青海多民族民间文学中的历史记忆
·[陈泳超]作为文体和话语的民间传说 ·[罗兵 苗怀明]从民间信仰与通俗文学的互动看五通神形象的演变
·[高忠严]中国民间谜语的源流特征与文化价值·[陈华泽]满族春祭的新形态 ——以沈阳市静安村祭神祭天典礼为例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