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萨满文化研究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萨满文化研究

[夏桂霞 夏航]浅析《红楼梦》中的萨满文化
  作者:夏桂霞 夏航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7-22 | 点击数:16197
 
《红楼梦》带有鲜明的“三界”、“三魂”色彩。曹雪芹巧妙地运用了女娲补天神话,给我们绘画出了一个由仙草神山、灵河圣水、神仙飘逸的“大荒山”、“赤霞宫”、“太虚境”构成的萨满天堂。
“大荒山”、“太虚幻境”、“赤霞宫”是萨满臆念中的天堂神界。“大荒山”是《山海经·大荒西经》中记载的一座神山, 那里是太阳、月亮及三面一臂不死神居住的地方。曹雪芹说女娲在大荒山上炼五彩石补天。“单单剩下一块未用, 弃在青埂峰下”。[3](P2)可这无材补天的顽石经女神锻炼之后,幻化成“赤霞宫”里的“神瑛侍者”(贾宝玉的前身)。“神瑛侍者”闲来无事,经常用甘露灌溉“三生石”旁的“绛珠仙草”(林黛玉的前身)。这“绛珠仙草”得到甘露滋养后,脱了草木之胎,也幻化成女体。在神界天堂里,“神瑛侍者”和“绛珠仙草”的“命魂”因结下一段“木石前缘”,为还前世孽债,他俩从天界双双下凡到人界,一个衔玉而诞变为金陵贾府的贵公子———贾宝玉;一个投胎下凡到姑苏成为扬州巡盐御史林如海的掌上明珠———林黛玉。在人世间,林黛玉以泪还恩,泪尽魂归“离恨天”;贾宝玉“自色悟空”,情断“金玉良缘”。宝黛二人的“生命魂”在人界演绎出一曲令人可歌可泣的爱情悲剧《红楼梦》,最终他们的“真魂”又双双被“神灵”引渡回萨满天界———“太虚幻境”。
满族萨满崇尚梦幻。在《贾宝玉神游太虚境警幻仙曲演红楼梦》回目中,贾宝玉梦中的“浮魂”随警幻仙子来到“朱栏玉砌,绿树清溪,真是人迹不逢,飞尘罕到”的神仙境地,听瑶池“红楼梦十二支”,阅天书“金陵十二钗画册”,品“千红一窟”的茗茶,饮“麟髓凤乳”的琼浆。宝玉“游魂”脱离躯体,来到这歌舞翩跹、仙姬成群的太虚幻境,连贾府的“富贵闲人”也不想再做了,他暗羡道:“这个地方儿有趣,我若能在这里过一生,强如天天被父母师傅管束呢!”[3](P54)当警幻仙姑招呼众姊妹出来迎客时,她们抱怨道:“我们不知系何‘贵客’,忙的接出来!姐姐曾说今日今时必有绛珠妹子的生魂前来游玩,故我等久待。何故反引这浊物来污染清净女儿之境?”[3](P59)
《红楼梦》有很多地方写到了“地界”即“鬼魂”游荡的地方。秦可卿“尸魂”托梦王熙凤,叮嘱她早做贾府“盛筵必散”后的打算; 尤三姐死后,“转生魂”来与冷二郎柳湘莲道别:“妾今奉警幻仙姑之命, 前往太虚幻境⋯⋯从此再不能相见矣”;[3](P864)第75回贾珍开夜宴时闻鬼叹声、鬼开祠堂门声及鬼风呜呼声;王熙凤在大观园里月夜遇幽魂;晴雯死后转世为花神:“我不是死:如今天上少了一个花神,玉皇爷叫我去管花儿。”[3](P1024)这些“真魂”,有的死后,回天界成仙;有的死后,入地府变厉鬼。林黛玉死后虽“转世魂”回太虚仙境,但情痴情深、阴魂不散,世人常听到潇湘馆里缠绵鬼哭声。第5回中的“迷津”,深有万丈,遥亘千里,“内响如雷声,有许多夜叉海鬼”在冥界游荡。
陈景河曾撰文认为,警幻仙姑就是一位通晓天界、人界、地界的萨满女神。①在仙界她引领着贾宝玉“游魂”同可卿“云雨”;在人界她“司人间之风情月债,掌尘世之女怨男痴”;在地界遇宁荣二公之“亡魂”,并受二公之托,将宝玉之“浮魂”引入天界,又将贾府“千红一窟(哭)”、“万艳同杯(悲)”的悲惨结局演示给“痴儿”看,万望他能举业经济,重振家业。
在萨满天堂里,“石头”能“三生”;西方河水是“灵河”;“点石可成神(神瑛侍者)”、“化草可为仙(绛珠仙草)”。天界还设有掌管着天下女子之过去未来命运的许多机构,如:“痴情司”、“结怨司”、“朝啼司”、“薄命司”人间的世事,天界里的神灵无所不知。妙手回春的曹雪芹,巧妙地借用萨满的宇宙“三界”说,尽情地泼洒着萨满“灵魂不灭”之色彩,为我们绘画出了一幅幅“命魂”、“浮魂”及“真魂”飘荡于宇宙九重天的奇妙画卷。
(二) 萨满“万物有灵”、“灵魂不灭”论在文本中的反映
“万物有灵”、“灵魂不灭”是萨满教核心观念之一。满族呼什哈里大萨满毓昆曾说过:“万物皆有魂气,人有魂气,树有魂气,鸟有魂气,狐兽有魂气,石有魂气,江有魂气,山有魂气,星月等有魂气。魂气无不有,魂气无不在,魂气无不升,魂气无不降,魂气无不流,魂气无不游,魂气无不入,魂气无不隐,魂气无可见,魂气却可交,魂气长不灭,魂气永不消,言神不玄秘,魂气侵体谓有神,何魂何气为属神,魂气常存谓领神。”[4]大萨满这段话,高度概括了萨满教宇宙灵魂观。萨满教认为“魂”是以一种“气运”形式存在于宇宙间的,它变化无常,时升时降,或流移、或潜入,无所不在,无所不有;魂长存不灭、永不消散地浮荡于“三界”之间,有时这些游浮的“魂气”,还会幻化成某种有形之物,或禽或兽,或人或仙,即“何魂何气为属神”。
曹雪芹在第2回借贾雨村之口,大谈特谈贾宝玉性格乖僻之理论:“清明灵秀,天地之正气,仁者之所秉也;残忍乖僻,天地之邪气,恶者之所秉也。所余之秀气,漫无所归,遂为甘露,为和风,洽然溉及四海;彼残忍乖邪之气,不能荡溢于光天化日之下,遂凝结充塞于深沟大壑之中,偶因风荡,或被云摧,略有摇动感发之意,一丝半缕,误而逸出者,值灵秀之气适过,正不容邪,邪复妒正,两不相下,如风水雷电,地中既遇,既不能消,又不能让,必致搏击掀发;既然发泄,那邪气亦必赋之于人,假使或男或女,偶秉此气而生者,上则不能为仁人为君子,下亦不能为大凶大恶:置之千万人之中,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千万人之上;其乖僻邪谬不近人情之态,又在千万人之下;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则为情痴情种;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则为逸士高人”。[3](P20)
不难看出,“贾宝玉性格乖僻”成因论,其实质也就是作者认识世界的宇宙观。曹雪芹认为宇宙万物充满着“清明灵秀”之气,即自然万物存在着灵气、魂气。作者还认为,这种“灵秀”之气,有“正气”和“邪气”之区分,秉“正气”而生,就可能成为治理天下的贤明君主;秉“邪气”劫世而生,就可能成为扰乱天下的贼寇。至于“正气”与“邪气”相互“搏击掀发”,发泄于人时,就有可能降生出像贾宝玉那类“聪俊灵秀”、“乖僻邪谬”、“情痴情种”、“逸士高人”、“奇优名娼”的人。人的性格灵魂,由宇宙“灵秀”之气所定, 而这种“清明灵秀”之气,它无时不有、无时不在地弥漫于宇宙间,是一种永不消失的、能幻化成有形之物的精灵之气。
将曹雪芹的宇宙观同大萨满毓昆的宇宙论进行比较,我们不难发现,两者的精神实质是何等的一致! 曹雪芹认为宇宙万物充满“清明灵秀”之气,大萨满毓昆认为宇宙“万物皆有魂气”。两者对宇宙万物的认识是如此的相吻合,这难道只是一种偶然的巧合?不!笔者则认为,这是作者深受萨满文化影响的思想客观反映,是曹雪芹萨满情怀的尽情抒发。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民俗学博客-长白山上的金楼子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王平鲁]萨满教与满族早期医学的发展
下一条: ·[赵光远]鄂伦春人的萨满观
   相关链接
·[施爱东]民间文学的共时研究·[姜国洪]论黑龙江当代民间文学的饮食民俗
·[兰锦]《红楼梦》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楹联的分析比较·[卿清]后疫情时代民间文学遗产的保护与传承
·[张佳伟]再论民间文学的基本特性与田野作业方法·[王晓涛 朱吏]传统民间文学的现代意义
·[胡港]学科立场与搜集整理问题:《中国民间文学集成》的科学性价值·[和跃]泰国民间故事中女妖形象的审美意蕴
·[高艳芳]社会热点事件类网络民间文学:从“本事”到“舆论”的过程转变·[程梦稷]是谁作此预言签:民间文学视野中的古代谶语歌谣
·[刘守华]走向故事诗学·[毛巧晖]民间文学的通俗化实践
·[张柱林]民族民间文学的创造性转化及其限制·[陈瑞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下民间文学的变迁
·[王璟 李宗刚]20世纪二三十年代民间文学类课程设置探析·[萧放 贾琛]70年中国民俗学学科建设历程、经验与反思
·[刘建波]呈现民间文学百花争妍的图景——回望云南民族民间文学搜集整理工作·[林继富 周灵颖]西藏民间故事研究70年:理论建构与意义阐释
·国家出版基金项目《中国民间文学史》出版·[王均霞]眼光向下的性别回应:中国现代早期民俗学研究中的歌谣与妇女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