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词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施爱东]娶只老虎做老婆
  作者:施爱东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2-08 | 点击数:7721
 

 

  以下故事中的女主人公们,并非我们俗语中指代悍妻的“母老虎”,而是啸傲山林的真正的母老虎。早在唐以前,她们就进入了中国人的故事宝库。虎妻故事充满了性幻想,多是男人对神秘女性的YY之作。可是,一旦柔顺的虎妻找到代表了其自我的虎皮衣,故事的走向和内涵就将发生逆转……

  说起人和异类的婚恋故事,人们很自然会想起美丽多情的白娘子。可从文献上看,人虎婚甚至还发生在人蛇婚之前,白素贞也只不过是个升级版的老虎妻子而已。

  人虎婚不外虎夫和虎妻两种。虎夫故事主要流行于唐代,不过,异类强取民女,素来为口头传统所不容,因而此类故事往往发育不良。即便是像五通神这样尸位祭坛的淫神,偶尔幻化为英俊少年,也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潜入良家闺房,如果不慎为人察觉,还有拆庙毁像的危险,很难演绎出什么美妙动人的情爱故事。有鉴于此,本文单说几则“母老虎”的故事。

  读书郎偏娶母老虎

  在人与异类的婚姻史上,虎妻故事是较早产生的类型。在唐以前的虎妻故事中,虎妻的兽性还很重,无论平时如何姿容端正,一到关键时刻就会露出吃人的本性。隋代《五行记》记载,晋代有个叫袁双的穷汉,路遇一个小美女,娶回家后很快就发家致富,还生了两个孩子。可是,后来有人发现小美女是只老虎。每遇有人下葬,她就脱掉衣服变做老虎,把死人挖出来吃掉,吃饱后又穿衣变回人样。

  吃死尸的虎妻几无美感可言,必然要被更美丽、更健康的虎妻形象所代替。唐代薛用弱《集异记》记录的崔韬故事,虎妻虽然兽性不改,但形象可爱多了。

  山西蒲州人崔韬到安徽和州赴任,夜宿仁义馆,正准备睡觉时,突然看见一只老虎自门而入。崔韬潜伏起来,见老虎脱去虎皮,化做一个奇丽女子,然后走进崔韬房间,钻进崔韬被窝。崔韬这才走出来,问她:“你干嘛睡我床上?我看见你进门的时候是只老虎,这是为何?”女子起身说:“我家贫,想嫁个好人家,苦于没有门路,今晚知道你来了,只好穿着虎衣潜入馆内,希望你能接受我。”崔韬很高兴,两人欢好一夜。第二天,崔韬把虎皮扔进一眼枯井里,带着美女上任去了。后来崔韬官运亨通,夫妻恩爱,还生了个儿子。崔韬改任时,一家人再次投宿原地。崔韬和妻子开玩笑,把妻子带到井边,看井中虎皮依然光鲜靓丽。妻子笑着说:“我试试还能不能穿。”没想到女人一穿上虎皮,马上化做一只老虎,跳踯哮吼,把崔韬和儿子吃了,扬长而去。

  崔韬妻比起袁双妻,形象生动多了,但还是不脱兽性,一旦穿上虎皮,就连丈夫子女都辨识不了。在口头传统中,婚恋故事是很难以惨剧形式经久流传的。到了晚唐皇甫氏《原化记》中,老虎吃人的情节终于从故事中退出了。

  天宝年间,有个候选官员入京,到一个村子的僧院求宿。天要亮的时候,在院后的破屋中看见一位女子,年可十七八,容色非常美丽,身上盖着一张虎皮,正在熟睡。这人悄悄地过去把她的虎皮藏了起来。女子醒后不见虎皮,非常惊惧,自述父母离散,逃难至此,离家已经很远。这人就让她做了自己的妻子,一起进京候选,然后又一起赴任为官。任期届满时,女人已经给他生了好几个儿子。有一天,他们又来到以前借宿的僧院,住了一宿。第二天出发前,那人跟妻子开玩笑说:“还记得你穿虎皮睡觉的地方吗?”妻子生气地说:“我本来不是人类,偶尔被你收去,有了几个儿子,你不嫌弃我,我才能和你共处。现在你要是耻笑我,就把虎衣还给我,让我走吧。”男人知道说了过头的话,赶紧道歉。可是女人怒气不消。男人索性告诉她说:“你的衣服就在北屋,自己去取吧!”女人大怒,目如电光,疯狂地跑进北屋,翻出虎皮披到在身上,跳跃数步,变成一只巨虎,哮吼四顾,望林而奔。男人非常惊惧,赶紧带着孩子走了。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2010-02-08 00:00

上一条: ·[李建宗]多民族文学史观中人口较少民族的口头文本
下一条: ·[田欢]生成过程中的民间英雄
   相关链接
·组织化与脱域化:《中国民间故事集成》县卷本的知识生产研究·施爱东:《故事法则》
·[朱月]融媒体视域下民间故事可持续发展研究·[朱家钰]《玩具总动员》系列电影的稳定性与变异性
·[严曼华]民间故事复合母题的复合特点及其限度·[温小璇]“老鼠嫁女”图画书的传承与创新
·[王玉冰]中国妖怪学在欧洲:高延对民间故事的研究及其影响·[田小旭]耳治与目治:民间故事研究范式的建立与发展
·[漆凌云]组织化与脱域化:《中国民间故事集成》县卷本的知识生产研究·[刘经俏]“新故事”背后民间故事的生成机制
·[江帆]地方性知识在民间叙事中的嵌入策略及其功能·[段淑洁]云南少数民族孤儿娶妻故事的类型研究
·[陈昭玉]民间故事母题链与故事变异模式关系研究·[陈岗龙]灰姑娘的两次婚姻
·[万建中]构建以“讲述”为中心的故事学范式·[施爱东]大团圆何以成为元结局
·[江帆]意义生产与文化表达:历史“棱镜”下的东蒙民间故事审视·[王尧]核心序列:故事的计量单位
·[文芳]秦始皇修长城主题故事群研究·[隋丽]符号的隐喻与复调的“土地”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