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词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间信仰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

[胡大雷]巫祝“立言”论
  作者:胡大雷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9-03 | 点击数:3761
 

        摘     要:巫,以动作沟通人与鬼神,“能事无形,以舞降神者也”;祝,以言语沟通人与鬼神,“祝,祭主赞词者”,或为主人飨神,或为神致福主人。祝官之辞常兼具“事鬼神”,通人间“上下亲疏”的功用,以“利民之语”为特征。因此,巫祝沟通人与鬼神,以人为主。巫祝之辞,或询问,或祈福,或赐福,或诅咒。巫祝“立言”以“六辞”为代表文体,《逸周书》有《殷祝》《周祝》以“祝”命名之篇,又是“祝文”总汇。祝官之辞又与颂、诗等文体相关,且与祭文、赞文、哀文、诔文等有所关联,任昉《文章缘起》以汉董仲舒《祝日蚀文》为最早的“祝文”。巫祝“立言”的本质特点即以人为主的人神交流,对人神交流、天地交流文学境界的开创有所影响,屈原所作之《九歌》《招魂》《橘颂》《离骚》等,都具有以人为主沟通人与鬼神的意味。巫祝“立言”的人神交流传统,对古代文学创作的影响,在于创造出人神交流的世界而非单纯的鬼神世界。巫祝“立言”的人神交流传统,促进着抒情意味的强化、文字撰作的诚敬等古代文学观念的生成。

        关键词:巫祝;人神交流;楚辞;抒情;诚敬


        巫祝沟通人与鬼神,人依托他们向鬼神表达愿望,鬼神的意见也是通过他们传达下来的。巫祝作为中介展开的人与鬼神交流,对古代文学作品中有关鬼神的叙写影响深远。巫祝主要是以“立言”沟通人与鬼神,即《文心雕龙·祝盟》所谓“祝史陈信,资乎文辞”①。巫祝“立言”的内容、文体等,对古代文学观念的影响,在于改变了单纯的鬼神世界,创造出人神交流的世界。

        一、巫祝与人神沟通

        《史记·历书》载,远古黄帝时,就有“天地神祇物类之官,是谓五官。各司其序,不相乱也”,于是“民神异业”。但以后多有“民神杂扰”的情况,《尚书·吕刑》载,帝尧“乃命重、黎,绝地天通,罔有降格”,孔颖达《疏》解释这一情况说:

        三苗乱德,民神杂扰,帝尧既诛苗民,乃命重、黎二氏,使绝天地相通,令民神不杂,于是天神无有下至地,地民无有上至天,言天神、地民不相杂也。

        “民神不杂”,则由专门的巫祝沟通人与鬼神的关系。《山海经·大荒西经》:“有灵山,巫咸、巫即、巫朌、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十巫,从此升降,百药爰在。”据说早先的巫祝是可以从灵山升天降地沟通人神的,后来就只能“资乎文辞”了。

        巫,能以舞降神的人,能调动鬼神之力为人消灾致富,如降神、预言、祈雨、医病等等;或能实行巫蛊厌睐,或能诅咒。祝,祭祀时司礼仪的人,能够以语言与鬼神沟通者。《礼记·曾子问》有“祫祭于祖,则祝迎四庙之主”,郑玄注:“祝,接神者也。”祝,又指与鬼神沟通者的语言行为,《战国策·齐策二》载:“为仪千秋之祝。”《战国策·赵策四》载:“祭祀必祝之。”[5]770祝即祷告,向鬼神求福。类似的说法还有:祝白,祷告;祝告,祷告于神灵;祝神,祝祷于神灵;祝庇,祝告神灵保佑;祝祓,求告神灵降福除灾。祝,又指祝颂,《左传·哀公二十五年》有“公宴于五梧,武伯为祝”,杜预注:“祝,上寿酒。”巫、祝或合称,《礼记·檀弓下》有:“君临臣丧,以巫祝桃茢执戈,恶之也。”

        巫以动作交流鬼神,祝则以“立言”为主,《说文解字》曰:“巫,祝也。女能事无形,以舞降神者也。”“祝,祭主赞词者。”与一般人间的行重言轻不同,巫、祝的与神沟通、交流,主要是“文辞”。史载“祝”的职责:

        且夫祝,社稷之常隶也。社稷不动,祝不出竟,官之制也。君以军行,祓社衅鼓,祝奉以从,于是乎出竟。若嘉好之事,君行师从,卿行旅从,臣无事焉。

       “祝”伴随“社稷”牌位而动。

        《国语·楚语下》对巫、祝及其管理部门的职能都有阐述,其称“巫”:

        民之精爽不携贰者,而又能齐肃衷正,其智能上下比义,其圣能光远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聪能月彻之,如是则明神降之,在男曰觋,在女曰巫。

        其能力表现在身体条件上,所谓“其智”“其圣”“其明”“其聪”等。其称“祝”:

        是使制神之处位次主,而为之牲器时服,而后使先圣之后之有光烈,而能知山川之号、高祖之主、宗庙之事、昭穆之世、齐敬之勤、礼节之宜、威仪之则、容貌之崇、忠信之质、禋洁之服,而敬恭明神者,以为之祝。

        其能力表现在知识上,所谓“能知”云云。就地位而言,祝是“先圣之后之有光烈”者,巫是“民之精爽不携贰者”,“祝”自然比“巫”要高。巫、祝之上又有管理部门,即分司天、地、神、民、类物的“五官”,其能力表现在具体的管理上,如“心率旧典者为之宗”和“各司其序”等。如此,民、神既分离,又交流,所谓“民是以能有忠信,神是以能有明德,民神异业,敬而不渎,故神降之嘉生,民以物享,祸灾不至,求用不匮”。

        巫祝之类职官责任重大,“故先王秉蓍龟,列祭祀,瘗缯,宣祝嘏辞说,设制度。故国有礼,官有御,事有职,礼有序”,“王前巫而后史,卜筮瞽侑皆在左右”。排列座位也在王的前后左右。巫祝执掌沟通人神,但又处于先秦王官职官系统中,究竟是听命、取悦于君王,还是听命、取悦于鬼神,有时使其两难。《左传·昭公二十年》载:齐景公生病,一年不愈,就归罪于祝固、史嚣。晏子劝阻说:遇上有德之君,祝、史向上天诚信报告实情,“无愧心矣”。遇上淫暴之君,祝、史向上天诚信报告实情,是报告了国君的罪过;如掩饰而述说美德,则是虚诈欺骗。于是祝史“进退无辞,则虚以求媚”,“是以鬼神不飨其国以祸之,祝、史与焉”,祝史也有一份。《晏子春秋·内篇谏上》载晏子论祝的作用及其在遇上淫暴之君时的情况:“祝直言情,则谤吾君也;隐匿过,则欺上帝也。上帝神,则不可欺;上帝不神,祝亦无益。”这些都有以祝、史的两难而强调人事重于鬼神之事的意思。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孟令法】

上一条: ·[林亦修]始迁祖崇拜是温州移民文化的标志性产物
下一条: ·[王逍]隐藏的文本:集体化时代惠明寺畲族村民俗信仰的历史连续性
   相关链接
·林河:《古傩寻踪》·[王晖]夏禹为巫祝宗主之谜与名字巫术论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