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入选名单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田野研究

首页民俗学专题田野研究

[王尧]山西洪洞地区的二郎传说与信仰调查报告
  作者:王尧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5-10 | 点击数:5608
 

  [摘要]二郎神是中国民间信仰中的重要神祇,其身份复杂而多变。山西洪洞地区同时信仰多位不同身份的二郎神,俗传有“七十二个二郎”。他们构成一个庞大的神灵群体,传说、职能各有不同,却又彼此关联甚至混淆,并与当地其他神灵结为多元的组合关系。这一群体内部并非均质,而是有差序的,诸二郎在传说、信仰、庙宇分布等方面有较为明显的势力对比。不仅如此,信众还从中挑选出若干影响力强的核心成员排列组合,遂成各种次序不一的“结义神团”。有时这一“结义神团”还会超越二郎之名,揽入少数神职相似的青壮年男神,如火龙将军、石帅黑虎等。

  [关键词]洪洞;二郎;将军;黑虎;结义神团

       [作者]王尧[①]


  二郎神是中国民间信仰中的重要神祇,亦是文学作品中的经典形象,在文献中时隐时现,其身份复杂而多变。古代典籍中以李二郎(有李冰、李冰次子、父子合称诸说)、赵二郎(道士赵昱)、杨二郎(杨戬)记载较多,此外可能被称为二郎神的还有蜀汉王孟昶、晋时名将邓遐、宋将李显忠、南唐徐知证、知诰,以及印度毗沙门天王之次子独健等[②]。

  以上还只是文献有征的部分历史传闻,而二郎神在各地也实有持续信仰。翻检各省通志,西北、西南、华北以及东南地区都有二郎庙的记录,实际数量当更多于此。时至今日,民间社会对二郎的崇祀依然很活跃,二郎信仰在上述诸地乃至东南亚[③]都有广泛分布,并有在某一区域内同时存在多位不同身份的二郎神之现象[④]。

  其中,笔者长期调查的山西洪洞地区就流传有“七十二个二郎”的说法,比文献中的二郎还要丰富:通天二郎、青(沁)州二郎、杨戬二郎、徐州二郎、协(薛)天二郎、揽(蓝)天二郎、荆(锦)州二郎、南天二郎、东方二郎、西方二郎、北方二郎、过山二郎、飞海二郎、红煞(纱)二郎、黄煞二郎、杨安二郎、披天二郎、治水二郎、记账二郎……他们构成一个庞大的神灵群体,分布在多个村镇[⑤],传说丰富生动,形象亦正亦邪,在庙宇中的位置和职能各有不同,并与当地其他神灵结为多元的组合关系。

  需说明的是,在洪洞地区,二郎、将军、黑虎是一团模糊共存的神灵群体,他们时而分处不同集合,时而又牵牵连连、难以拆解,彼此在名称、传说、功能、造型等方面发生关联乃至混淆,浑融、重叠、粘连就是这些神灵在信仰世界中共存的常态,故本文也将所知的将军与黑虎系列神灵一并纳入。至于当地所谓“七十二个二郎”,乃极言其多;实际能数出名号的,目前共发现二十多位。

  笔者从2007年4月至2014年6月开展此项田野调查,涉足洪洞、蒲县和临汾市尧都区3个区县,共约13个乡镇、二十余个村落,重点在洪洞西部山区和中部平原。为避免给当事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本文所涉人名和部分地名为化名。

  一、二郎

  1、通天二郎

  通天二郎是当地所有二郎中最活跃的一位,其信仰在洪洞中西部诸乡镇多有分布[⑥]。当地传说中较为一致的情节是[⑦]:他原为左木乡卫家坡村一个普通的杨姓小孩,光绪三年时到右石村亲戚家(有说姥姥家、舅舅家或姑姑家),因采食、玩耍等故攀爬柳树,不慎坠亡,年仅十二岁;殁后被当地的大神娥皇女英收为徒弟或义子,得以荣升神界,受封“通天二郎”,并附在巫觋(当地称“马子”、“弟子”[⑧])身上使之进入通神状态,将成神之事“借口传言”,公之于众,从此领牲受祀,香火绵延,被尊为该信仰圈内的核心神灵(区别于信仰体系中等级最高的神灵)。

  而洪洞地区最迟从宋元以来就流行着尧、舜、娥皇女英的系列传说,并有相关遗迹和信仰[⑨],娥皇女英在当地也可称是地位显赫的大神了。因她们收留通天二郎的说法普遍流行,故这一带的娥皇女英庙宇和居民家中神堂上常可见到通天二郎神像,塑为少年模样,多居于二妃的陪侍侧位。

  以通天二郎为主神的庙宇集中在左木乡一带,目前发现6处[⑩];由通天二郎配祀在侧的娥皇女英庙已发现11处[11]。通天二郎信仰以卫家坡和右石两村为中心,这两处庙宇皆以祖庭闻名,均于农历十月十二神诞日举行庙会[12];而南沟、神西等村则在九月九日集会献祭。

  通天二郎信仰还有一现象值得注意:右石村现仍有不少村民称自己是通天二郎姥姥家或姑姑家的后代;卫家坡村90%的居民姓杨,不仅某几户人家被公认为通天二郎的直系裔孙,而且其他杨姓人家也都认为自己与之有亲缘关系,全村的杨姓都是他的后人,只不过是较远的旁系罢了。按,通天二郎既于十二岁离世,应该是未及婚育的,然而当地传说,家乡父老经其显灵授意,为之迎娶了一位也是年幼夭亡的马氏小姐(又有“出马小姐”等异说),配成冥婚,其妻也连带成神。又传,通天二郎殁后,其兄弟将儿子过继在他名下,或是由兄弟的后裔将他视为直系祖先敬奉。无论哪种说法,当地人都刻意忽略实际存在的无后现象,愿意坚信这些家族传说,并可循例推导至于自身。

  2、青州二郎/清州二郎/沁州二郎

  青(又写作“清”)州二郎是二郎同名团体中最古老的神灵之一,同时也是核心成员,许多信众认为他的地位仅次于本地神通天二郎,甚至有“二哥”之称。他在当地有鲜明突出的职能——管晴雨。此神原名“广德真君”,至少三通当地碑文都显示他是“青州镇海之神”,其中最早者为西龙马村的元代至正九年(1349)碑,信仰肇始时间当更在此前。他后来渐被当地的二郎信仰所同化,现在信众多称他“青州二郎”。其形象并无显著特征,普遍塑成中年男神模样,神情严肃。因具理水职能,在庙宇设计和神像造型等方面又时与龙王混淆。

  供奉青州二郎(及其异文)的庙宇目前已发现8处[13]。已采集的身世传说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水利官员型”主要来自下纪落村[14],传说此神生前是山东青州人,在本地做官,主管水利;或曰是本地人,到山东青州做官。总之都要强调青州和主水两点信息。

  第二类“降雨被罚型”[15]在郭家庄及其周边村落流行:此神姓游名广德,故乡是山东青州县东海岸蓬莱村,于六月初六成神,因私自降雨受玉皇惩罚,在斗牛宫中拘禁三年。没有了神的约束,人们就做坏事。三年期满,青州二郎借一位七岁小孩之口传言,对其间犯下恶行的人进行训诫,重新显灵。

  第三类“外地带回型”传播较广:洪洞某人到外地(信仰输出地)做生意,因遇到困难向当地的青州二郎祈祷,或是把当地青州二郎的神像偷走;在逃跑途中,青州二郎以降雨方式阻断敌人追赶,此人获救,回到家乡(信仰输入地)后即为之建庙,开始崇祀,求雨极验。此类型在郭家庄、西龙马、樊村等地均有流布,只是神灵称谓、信仰输出地和输入地出现了异文,如“沁州二郎”等[16]。

  至于庙会时间则诸村不一,有如下几说:六月初六,郭家庄;六月十八,西龙马;三月十一,下纪落村;三月初六,霍家庄;六月二十六,樊村。在西龙马村元至正九年(1349)碑和上桥村元至正十一年(1351)碑中还有“祀以孟夏望日”(四月十五)的记载,今已失期,村人亦不知。民间祭祀原本随意性很强,各地祀神时间不同也是常见现象。

  3、杨戬二郎

  “七十二个二郎”自然少不了在民间大名鼎鼎的杨戬。由于《封神演义》、《西游记》等通俗小说戏曲及影视剧的传播,他的传说家喻户晓,形象深入人心,受到广泛信奉。各处庙宇中的塑像一致表现为面生三目、手执三尖两刃刀、携哮天犬的经典形象。

  关于他的口头传说也以通俗小说戏曲中的玉帝外甥、劈山救母、镇压三圣母、战沉香、斗孙悟空等情节为主流叙事,人物特征和情节基干已高度固化。当然也不乏地方化的异文或个人的发明,但主要都体现在细节上,极少发生在深层的传说背景和主干情节方面。

  目前已在11处庙宇中发现他的神像[17],以大胡麻村最为壮观。是庙建于一座小山丘上,山名“广德”;原庙建筑已毁,由村民常根禄个人筹款自2004年主持重修。主殿规模甚大,配殿等虽未建起,亦在规划之中;每年两会,三月十五为二郎寿诞,六月廿六是其成道之日。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敏之】

上一条: ·[丁元竹]“立下社区研究的基石”的瑶山调查
下一条: ·[袁同凯]在异域做田野:老挝的经历
   相关链接
·[黄景春]增福财神的信仰历史与当下现状 ·[陈泳超]互文形塑:刘猛将传说形象的历史辨析
·[陈冠豪]中国当代鬼传说之核心母题及分类方法·[任雅萱]民间的“正统”:明清时期姜太公风物传说的时空结构
·[蒋明智]香港黄大仙信仰的认同价值 ·[陈泳超]作为文体和话语的民间传说
·[罗兵 苗怀明]从民间信仰与通俗文学的互动看五通神形象的演变 ·[陈冠豪]论中国当代鬼传说之情节结构
·[胡媛]跳岭头与吃岭头:社会变迁中的民俗演绎 ·[张晨霞]帝尧传说:颇具特色的地方叙事
·[何杰峰]传统节日视野下的泰山信仰重构与变迁 ·[德格洛珀] 鹿港的宗教和仪式
·[李生柱]口头叙事与村落信仰的互构——基于冀南两村白猫黑狗传说的田野考察·[罗兆均]家神的较量:湘黔桂界邻地域社会的家族互动与信仰建构
·[陈建宪]“大黑天神”简论·[段友文]论山陕豫黄河金三角区域神话传说与民族精神
·[张举文]文学类型还是生活信仰:童话在中国的蜕变及其思考 ·[周永健]论黔中汉族民间信仰文化的特质
·[陈泳超]太湖流域民间信仰类文艺资源的概貌及研究述评·彭牧:《Religion and Religious Practices in Rural China》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