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董乃斌]《诗经》史诗的叙事特征和类型
——《诗经》研读笔记之一
  作者:董乃斌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2-10 | 点击数:2510
 

  五、《诗经》史诗对政治邪恶的批判

  《诗经》史诗对统治者的恶行丑行,如生活奢侈淫糜,役使百姓残酷无度,特别是拒斥贤能而宠信佞臣嬖妾,拒斥忠言而听任流言蜚语横行等现象,多所揭露批判。这似乎也该算是中国式史诗的重要特点之一。忽略此点,将使《诗经》史诗失去完整性。

  代表性作品便是《大雅》中的《板》《荡》两篇。如果这两篇还比较抽象温和,那么产生年代更晚的《瞻卬》《召旻》其批判力度就更大了。还有《小雅》中的《正月》《十月之交》《雨无正》《何人斯》《巷伯》诸篇,这些批判幽王的诗篇足以构成一个史诗之网。综合起来看,是表现了西周灭亡前夕的历史,反映了当时政治局面和社会状况的某些侧面:

  《瞻卬》,朱熹曰:“此刺幽王嬖褒姒、任奄人以致乱之诗。”

  《召旻》,朱熹曰:“此刺幽王任用小人,以至饥馑侵削之诗也。”

  《巧言》,朱熹曰:“大夫伤于谗,无所控告,而诉之于天。”

  《十月之交》:“(第三章)烨烨震电,不宁不令。百川沸腾,山冢崒崩。高岸为谷,深谷为陵。哀今之人,胡憯莫惩。(第四章)皇父卿士,番维司徒。家伯维宰,仲允膳夫。棸子内史,蹶维趣马。楀维师氏,艳妻煽方处。”朱熹评第三章曰:“言非但日食而已,十月而雷电,山崩水溢,亦灾异之甚者。是宜恐惧修省,改纪其政,而幽王曾莫之惩也。”评第四章曰:“言所以致变异者,由小人用事于外,而嬖妾蛊惑王心于内,以为之主故也。”

  生活腐化与小人当道,是西周政权败坏的根本原因,而内政窳乱、民困人怨、边境不宁乃至国土被侵削,则是周政败坏的必然结果。周的历史走过繁荣兴盛阶段,来到了腐败衰亡时期,虽然周厉王、幽王之后,还有漫长的东周,即春秋阶段,但作为史诗,《板》《荡》《瞻卬》《召旻》已经纪录了周的历史巨变,并一定程度地揭示了周衰的内在原因。加上《小雅》中《正月》《十月之交》《何人斯》《巷伯》等内容相关的篇章,就综合构成了“大史诗”的一个重要侧面。所谓“大史诗”,也就是综合《诗经》“二雅”许多作品而从“美刺”两个方面见出西周及春秋前期的历史面貌、历史动态、历史趋向的“史诗网络”。我心目中的《诗经》史诗,不仅是指那些堪称史诗的单篇作品(如《生民》《公刘》之类),而且还指以这些单篇作品为基础、又伸出了许多枝干,附丽了许多叶片的诗之大树。前人观点启发了我,使我对《诗经》史诗的构成与规模有了这样一点新的想法。

  《诗经》史诗对西周政治阴暗面的揭示,离不开必要的叙事,而这种叙事同样也具有简洁概括、要言不烦的特点。虽然说得简单,但却又一针见血,痛切淋漓,令人怵目惊心。试看《瞻卬》的一至三章:

  瞻卬昊天,则不我惠。孔填不宁,降此大厉。拜靡有定,士民其瘵。蟊贼蟊疾,靡有夷届。罪罟不收,靡有夷瘳。

  人有土田,女反有之。人有民人,女覆夺之。此宜无罪,女反收之。彼宜有罪,女覆说之。

  哲夫成城,哲妇倾城。懿厥哲妇,为枭为鸱。妇有长舌,维厉之阶。乱匪降自天,生自妇人。匪教匪诲,时维妇寺。

  这里是把叙事和抒情浑融地结合起来,把“赋、比、兴”自由地错杂运用了。朱熹的注释在每章下都注曰“赋也”,那是因为他从每章的整体着眼,未深入到诗句的分析。这几章确实都是“直言之”的赋,是诗人的正面叙述,但所叙内容,有的是自己的感受和情绪,有的是客观事实,在我看来,就有抒情议论与叙事之别。如第一章,开头六句是诗人心灵的呼喊,是感情的直抒。接下去“蟊贼蟊疾,靡有夷届”则是比喻,用蟊贼比喻作恶为害的奸佞,比喻该收捕的“罪罟”。第二章的赋,讲得具体些了,说的是统治者的倒行逆施,夺人田地,夺人人口,迫害无辜,纵容坏人。但具体的程度不过如此,还是笼统概括得很。第三章把矛头对准周王的嬖宠褒姒,有比喻,如“为鸱为枭”;有直赋,如“妇有长舌,为厉之阶”;还有直接的议论和抨击:“乱匪降自天,生自妇人。匪教匪诲,时维妇寺。”诗人困而呼天,但并非一切归因于天,而是认为人事更为重要,人事会影响天意,影响天命,人自作孽,便不可活了!是谁在自作孽呢?不就是诗中所言宠信妇寺而排斥贤能的昏暴之君吗?国政如此,其后果便必然如《召旻》所描写的:“昔先王受命,有如召公,日辟国百里。今也日蹙国百里!”疆土被侵蚀,人民在流散,这就是幽王时代周国的大势。《诗经》史诗真实地录载了这个大势,形象地反映了时代氛围,虽诗中具体史实有限,但客观的反映加上诗人主观情绪的表达,那沉重而压抑的时代氛围却让后世的人们仍能通过读诗而体会得到。

  《诗经》史诗内容丰富全面。它们并非只有赞美歌颂(而且赞美歌颂中实含对愿景的期待,对统治者的劝勉激励),也有按历史发展变化的线索表现其兴衰起伏的曲线,与史同识同用。《诗经》史诗既是文艺的,也是历史的,其风格严肃庄重,有鲜明突出的思想性,但其思想的表达多数情况下又并不直截了当,而是曲折含蓄,掌握分寸,点到为止,用古人的话说,就是“温柔敦厚”。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丽丽】

上一条: ·[戚剑玲]文化涵化与地域认同的庙堂表征
下一条: ·[张翠霞]现代技术、日常生活及民俗学研究思考
   相关链接
·[沈玉婵]从《长生宴》到《神话与史诗》·[斯钦巴图]史诗歌手记忆和演唱的提示系统
·[李世武]视觉文本与史诗口头文本的互文性·[袁正洪 陈如军]浅论诗经之乡房县民俗与《诗经》“二南”的千古传承遗风
·[彭栓红]云冈石窟造像的故事化叙事特征·[冯文开]史诗研究七十年的回顾与反思(1949-2019)
·千年史诗见证民族团结·“中国史诗传统”展在阿拉木图开幕,涉及中国20多个民族
·[刘亚虎]彝族史诗在南方民族文学史上的地位与价值·《格萨尔》史诗藏译汉名词术语进入规范化阶段
·[乌·纳钦]史诗演述的常态与非常态:作为语境的前事件及其阐析·[林岗]二十世纪汉语“史诗问题”探论
·2019年《中国史诗百部工程》子课题招标通知·[卡尔·赖希尔]最后的歌者:口头史诗的未来
·陈永香 等:《彝族史诗的诗学研究——以<梅葛><查姆>为中心》·[丹珍草]《格萨尔》文本的多样性流变
·[孟令法]文化空间的概念与边界——以浙南畲族史诗《高皇歌》的演述场域为例·[杨杰宏]多元化的南方史诗类型思考
·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2018中国青海《格萨尔》史诗系列活动在青海成功举办·一个美国人与三语版《苗族史诗》的故事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