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间信仰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

[陈巴黎]北京东岳庙香会综述
  作者:陈巴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10-19 | 点击数:14506
 

  五、内部组织

  一般香会少则数十人,一般由一个正会首,几个副会首、数十至百余会众组成。而东岳庙香会不少都是大香会,多达二三百人以上,甚至上万人,其组织比较周密,管事齐备,井井有条。一般而言,信众大多按照居住区域、从事行业或从属的社会阶层组建善会。首先由具备一定财产和声望的人捐资成立。男性会员称“信士”,女性会员称“信女”;如果是官员,则称“信官”,统称为“会众”。香会的总负责人一般称作“会首”或“正会首”,下设副会首若干,这是最简单的组织形式。一些规模较大的善会组织比较周密,管理人员齐备。正、副会首之下有“都管”,下设各“把儿”,分司事务。负责祭祀仪礼,承办祭神用品的“神堂把”、“陈设把”;打鼓的“神耳把”;维持秩序的“中军把”;挑担仪仗和祭神物品的“钱粮把”、“水把”;做饭烧茶的“仲伙把”、“面把”等等。民国时期,“献茶老会”则将负责人称为“经理”了。同一香会里还会出现两组不同的会首、会众,通常是捐资出钱的内廷太监题名于碑阴的中央,而助缘、同缘的信官们则题名于碑阴的下角。

  香会的经济来源,一般是由会众捐资,四方募化,或得到太监的捐助。香灯供膳窗纸会,在光绪年间得到长春宫总管太监刘得印等助缘太监前后一万两纹银捐助,广置田产,购置房屋,收租以为香火之资。献花胜会会首傅腾龙为弥补经费不足,将累年余存香资,于西华门外南池子路东立铺面房4间,每年所取租银交于接会之人。并委派傅栓住、七十五、皂保韩、五十八等4人料理。

  六、香会的历史

  从已知资料看,东岳庙最早的香会碑是立于明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的《岱岳行祠善会之记》,但香会的历史追溯并非以此为界。在东岳庙创建之初,就应该有香会活动了。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立碑的掸尘老会就称“自有此庙即有此会……绵绵延数百余年,可谓善善相因,绳绳相继,一人作于数百年之前,累代述于数百年之后”。我们也可以从元朝人熊梦祥《析津志》对京师齐化门外东岳庙会盛况的描述中,窥见香会之雏形:

  每岁自三月起,烧香者不绝,至三月烧香酬福者,日盛一日,比及廿日以后,道途男人□□赛愿者填塞。廿八日,齐化门内外居民,咸以水流道以迎御香。香自东华门降,遣官函香迎入庙庭,道众乡老甚盛。是日,沿道有诸色妇人,服男子衣,酬步拜,多是年少艳妇。前有二妇人以手帕相牵阑道,以手捧窑炉或捧茶、酒、渴水之类,男子占煞。都城北,数日,诸般小买卖,花朵小儿戏剧之物,比次填道。妇人女子牵挽孩童,以为赛愿之荣。道傍盲瞽老弱列坐,诸般楫丐不一;沿街又有摊地凳盘卖香纸者,不以数计。显官与怯薛官人,行香甚众,车马填街,最为盛都。

  通常建会历史在百年以上的香会就可以称之为“老会”,否则只能叫“圣会”。上溯历史,明清时期的不少香会很可能成立于元代。至清康熙、雍正、乾隆三朝,东岳庙香会达到鼎盛时期。立于此间的香会碑刻最多,最频繁,平均每隔一年就有香会立碑,连续长达133年之久。民国以后,香会渐少。30年代,东岳庙的香会还有20多档。这期间,行业性质的香会——鲁班会活动频繁。最后一块香会碑刻是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在新鲁班殿前立的鲁班会碑。建国以后,东岳庙先后被学校、机关占用,从此东岳庙香会在历史上消失。

  七、结论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自创建以来的几个世纪,东岳大帝香火已经成为凝聚北京民众社会生活的核心力量。他们定期焚香顶礼,结社酬神,共襄善举,全然摒弃了儒家传统社会所强调的等级制度。正如碑文所载“都城人,严事之典,无内外、无贵贱、无小大,觞□宴胪,祝若不谋”,封建等级制度在这里竟被突破。从年代跨度超逾600年之久的碑刻中,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东岳庙香会的盛况和其悠久绵长的历史,更深刻地理解了为什么主司阴间的东岳庙能在京城上千座神庙中独具规模,经久不衰。而最为重要的是这些珍贵的文献资料从一个侧面折映出中国传统社会所秉行的一直不为学界所知晓的制度与原则。

  半个世纪过去了,东岳庙重新开放,但往日庙会上盛况空前的热闹场面和鼎盛的香火只残存在老人们的记忆里和默默承载着这些非凡年代的碑刻中。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供奉泰山女神碧霞元君香火的京西妙峰山香会的全面复兴。从20世纪80年代起,妙峰山庙会开始恢复,据当地管理处介绍,1999年到妙峰山朝山进香的香会就多达110多档,香客多达5.6万。

  东岳庙庙会已举办三年,在朝阳区文化文物局的组织下,团结湖万善同乐开路圣会、金盏乡高跷会、东城区舞狮舞龙圣会等相继到东岳庙进香表演。金盏乡高跷老会的会首刘大爷说,他们这个老会最早的时候就在东岳庙表演,现在回来了非常高兴。现在他们年年都去妙峰山进香。而历史上,东岳庙掸尘老会三月二十八日在东岳庙进香之后,便去妙峰山朝顶进香。关于东岳庙与妙峰山香会的历史渊源以及东岳庙香会的恢复等问题还有待于今后的进一步研究。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北京文博

上一条: ·[蔡华 张可佳]民族学视野下的义诺彝族“吉觉”仪式
下一条: ·[小田]“庙会界说”
   相关链接
·[姚小凡]基于高被引视角的近二十年中国民间传说研究综述·[胡琳遥]《白蛇传》传说研究综述
·[袁帅]孟姜女故事研究综述·[牛光夏]“非遗后时代”传统民俗的生存语境与整合传播
·[周大鸣]三十而立——中国都市人类学的发展与展望 ·[孙伟伟]神话图像研究综述与发展路径思考
·[郑东伟]国内图书馆参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现状综述·[袁瑾]民众的诗情:歌谣研究70年综述
·[孙伟伟]神话图像研究综述与发展路径思考·[史伟丽]近20年中国民间故事研究综述
·[包媛媛]电子游戏与神话转换研究综述·[李晓宁]礼俗互动视角下清代以来北京村落香会研究
·中日妖怪学研究专题研讨会综述·聆听百年前的“中国记忆”——“中国早期音声档案的数字化建档与共享”圆桌会议综述
·[毛巧晖]2018年民俗学研究动态一览·[李皓 孙正国]聚焦前沿 双向互动——学术期刊与民俗学学科发展研讨会综述
·第二届中华创世神话上海论坛暨中华创世神话现代传承与联盟构建学术研讨会综述·[钱梦琦]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与代表性传承人制度研究综述
·[陆慧玲]2010-2018英语国家广西民俗研究述论·[苗大雷]走进日常生活的妙峰山香会组织研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