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王青]敦煌本《搜神记》与天鹅处女型故事
  作者:王青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9-17 | 点击数:17320
 

  三、田章故事的原型与演变

  “田昆仑田章”故事很明显是一个复合故事。後半部分主角由田昆仑变为他与仙女所生之子田章。田章随他母亲到天上之後,天公知是自己外甥,心生怜悯,教其各种方术技能,过了四五日,便已学到了人间十五年才能学会的学问。田章旋即下凡,天下之事皆得知之,三才俱晓:

  天子知闻,即召为宰相。於後殿内犯事,遂以配流西荒之地。於後,官众游猎,在野田之中,射得一鹤,分付厨家烹之。厨家破割其鹤嗉中,乃得一小儿,身长三寸二分,带甲头牟,辱骂不休。厨家以事奏上官家,当时即召集诸群臣百寮、及左右问之,并言不识。王又游猎野田之中,复得一板齿,长三寸二分,赍将归回,捣之不碎。又问诸群臣百官,皆言不识。遂即官家出敕,颁宣天下,谁能识此二事,赐金千金,封邑万户,官职任选……惟有田章一人识之,余者并皆不辩。官家遂发驿马走使,急追田章到来。问曰:“比来闻君聪明广识,其(甚)事皆知。今问卿天下有大人不?”田章答曰:“有。”“有者谁也?”“昔有秦故彦是皇帝之子,当为昔鲁家斗战,被损落一板齿,不知所在。有人得者,验之官家,自知身得。”更款问曰:“天下有小人不?”田章答曰:“有。”“有者是谁也?”“昔有李子敖身长三寸二分,带甲头牟,在於野田之中,被鸣鹤吞之,犹在鹤嗉中游戏,非有一人猎得者,验之即知。”……又问“天下之中,有大鸟不?”田章答曰:“有。”“有者何也?”“大鹏一翼起西王母,举翅一万九千里,然始食,此是也。”又问:“天下有小鸟不?”曰:“有。”“有,有(者)何是也?”“小鸟者无过鹪鹩之鸟,此鸟常在蚊子角上养七子,犹嫌土广人稀,其蚊子亦不知头上有鸟,此是小鸟也。”帝王遂拜田章为仆射。[27]

  田章此人,原是一个历史人物。最早出现于《韩非子·外储说·右下》中,是田鲔的儿子,此章云:

  田鲔教其子田章曰:“欲利而身,先利而君;欲富而家,先富而国。”一曰:田鲔教其子田章曰:“主卖官爵,臣卖智力,故自恃无恃人。”[28]

  从田鲔说教的观念来看,似应属于法家学派。在这之後张华注《神异经》时提到过田(陈)章。《艺文类聚》卷90“鸟部上”引《神异经》曰:

  西海之外有鹤国,男女皆长寸,为人自然有礼,好经论跪拜,寿三百岁。人行如飞,日千里,百物不敢犯之,惟畏海鹄。鹄过吞之,亦寿三百岁。人鹄腹中不死,而鹄一举千里。张茂先曰:“此陈章对桓公也。”[29]

  《太平广记》卷480引《神异录》略同。《神异录》即是《神异经》,陈章即田章。张华此注是非常可信的,因为《博物志》确实有陈(田)章与齐桓公对话的记载,只不过今本没有保存下来。《太平御览》卷378引《博物志》云:

  齐桓公猎得一鸣鹄,宰之,嗉中得一人,长三寸三分,着白圭之袍,带剑持车骂詈瞋目。後又得一折齿,方圆三尺,问群臣曰:“天下有此及小儿否?”陈章答曰:“昔秦胡充一举渡海,与齐、鲁交战,伤折版齿。昔李子敖於鸣嗉中游,长三寸三分。”[30]

  《太平广记》卷479“蚊翼”条引《神异经》载:

  南方蚊翼下有小蜚虫焉,目明者见之。每生九卵,……蜚而俱去,蚊遂不知。亦食人及百兽。食者知,言虫小食人不去也。此虫既细且小,因曰细蠛。陈章对齐桓公小虫是也。[31]

  《神异经》此书常常有注文阑入正文的情况发生,所以,这里的“陈章对齐桓公小虫是也”同样应是张华注文。综合以上材料,我们可以得知,张华在《博物志》中曾对田章对话之事曾作过较为详细的记载,至少包含了“田章答小儿之问”及“田章答小虫之问”两段。由于今本《博物志》错讹、删略极多,已非原本,很多书中所引条目均不见于今本,[32]比较《太平御览》所引《博物志》与句道兴《搜神记》中的“田章答天子问”,可以看出,句本《搜神记》此段基本上本之于张华《博物志》。此书“段孝真”条云出自《博物传》,据此,《博物传》似即是《博物志》。

  在汉晋西陲木简中也已经记载了田章与君主的对话,其云:“臣闻之,天之高万万九千里,地之广亦与之等。山丘溪谷,南起江海。”这与句道兴《搜神记》中“田章释大鸟云:‘大鹏鸟一翼起西王母,一举翅万千里。’”有相似之处。[33]田章此人何时“配流西方”,并成为西部地区的一位著名智慧人物,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很显然,田昆仑故事与田章故事不是同一个故事,前半部分是一个成熟的天鹅处女型故事;後一部分的田章事迹,乃是一个民间智慧故事。田章与韩昭侯、曹冲这些高层智慧人物不同,他基本上不见于官方史料,也不被上层文人所重视,除了一些蛛丝马迹之外,他在精英文化阶层基本上是默默无闻的。相反,他往往出现在民间气息浓重的文献之中。因此,我觉得,田章是第一个出现在文献记载中的汉族智慧人物。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欧亚学研究网 2004-11-30 21:39:09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岸本美绪]风俗与历史观
下一条: ·[刘魁立]欧洲民间文学研究中的流传学派
   相关链接
·[田雨璇]《搜神记》与《阅微草堂笔记》中的谶纬故事比较·[田永甜]论《搜神记》“李寄斩蛇”故事的复杂性
·[崔红燕]《搜神记》中灾异说之变形类故事解读·[王青]天鹅处女型故事渊源再探
·[李剑国]干宝考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