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词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王青]敦煌本《搜神记》与天鹅处女型故事
  作者:王青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9-17 | 点击数:16432
 

  二、“田昆仑”故事的原型

  对于句本《搜神记》中记载的故事,中日学者已经有过相当多的研究。其中的“田昆仑”故事在民间故事类型学上有着不同寻常的价值,它是民间故事中一个重要类型“天鹅处女型”故事的中国版本,它的出现,标志着此一故事在中国已发展成熟。

  所谓“天鹅处女”故事(Swan Maiden Tale ),其大致情节如下:几只飞鸟,一般是天鹅、白鹤、孔雀,飞落湖畔,脱去羽毛变成美女在湖中洗澡,一男子见而爱之,取其一人的羽毛衣并与之成婚。美女生子女若干年後,发现羽毛衣,披而飞去。这是一个分布于世界范围内的民间故事,在AT分类法中,编号为D361.1。作为书面文学来说,它出现于《百道梵书》、《六度集经》、《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药事》、《一千零一夜》和《故事海》这些东方宗教、文学集子中;《一千零一夜》中至少有三个故事属于此一类型。而作为口头故事,其分布就更广了,正如汤普桑(Stith Thompson)所说:“它是全球性的,均匀而又深入地遍布欧亚两洲,几乎在非洲每一地区都能找到许多文本,在大洋洲每一角落以及在北美印第安族各文化区都实际存在。还有许多文本散见于牙买加、尤卡坦和圭亚那的印第安人中。”而且令人惊奇的是,在离北极只有几百英里的铁匠湾爱斯基摩人中,居然也有这个常见的天鹅沐浴的故事。[10]很多中外学者都对此一类型的故事进行过研究,如哈特兰德、西村真次、赫尔姆斯特、君岛久子等。但在早期研究中,人们很少注意到中国在这方面的材料。西村博士收集了近五十篇天鹅处女型故事的文本,只有一篇是中国的。钟敬文先生在1932年“担负起叙述这有世界性的天鹅处女型故事在本国传播情况的责任。”[11]他指出,中国最早的天鹅处女型故事出现在干宝《搜神记》和郭氏《玄中记》中,两书对于此故事的记载,“不但在文献的‘时代观’上,占着极早的位置,从故事的情节看来,也是‘最原形的’,至少是‘较近原形’的。”据《太平广记》卷463引《搜神记》(今本卷14)载:

  豫章新喻县男子,见田中有六七女,皆衣毛衣,不知是鸟。匍匐往,得其一女所解毛衣,取藏之。即往就诸鸟。诸鸟各飞去,一鸟独不得去,男子取以为妇,生三女。其母後使女问夫,知衣在积稻下,得之,衣而飞去。後复以迎三女,女亦得飞去。[12]

  晋·郭氏《玄中记》则云:

  姑获鸟夜飞昼藏,盖鬼神类。衣毛为飞鸟,脱毛为女人。一名天帝少女,一名夜行游女,一名钩星,一名隐飞。鸟无子,喜取人子养之,以为子。今时小儿之衣不欲夜露者,为此物爱以血点其衣为志。故世人名为鬼鸟。荆州为多。昔豫章男子,见田中有六七女人,不知是鸟,匍匐往,先得其毛衣,取藏之,即往就诸鸟。诸鸟各去就毛衣,衣之飞去。一鸟独不得去,男子取以为妇,生三女。其母後使女问父,知衣在积稻下,得之,衣而飞去。後以衣迎三女,三女儿得衣亦飞去。今谓之鬼车。[13]

  这两条记载一直被认为是“田昆仑”故事的中国渊源。“田昆仑”故事,句道兴《搜神记》未注明出自何书,其中多用口语,且屡次称皇帝为“官家”。最早把皇帝称为“官家”的,应该是出现于《晋书》卷一0六《石季龙载记》上,石邃对无穷等人说:“官家难称,吾欲行冒顿之事,卿从我乎?”[14]《资治通鉴》卷95“晋成帝咸康三年”胡三省注:“称天子为官家,始见於此。”[15]但是其通行则是在北宋年间,这似乎可以作为句本《搜神记》抄录于北宋的一个旁证。田昆仑故事是中国式“天鹅处女型”故事中最弥足珍贵的材料。与干宝和郭氏的记录比较起来,不仅是描写上繁简不同而已,内容的演变,情节的增益,处处表现着这个故事在民间传播形态的进展。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此一类型的故事在现代仍有广泛的流传。就目前的调查情况来看,天鹅处女型故事流传于中国各民族中,在纳西族、傣族、彝族、苗族、壮族、蒙古族、藏族、朝鲜族、达斡尔族、赫哲族、哈萨克族、汉族等二十几个民族中,都有各种不同的异式。就初步掌握的材料,大体可分为创世始祖形、孔雀公主型、百鸟衣型、牛郎织女型、千羽锦型等五种类型,[16]也有人将它们分为原型、鸟子寻母型、难题求婚型、妻美遭害型、族源传说型与动物报恩型等。[17]

  就目前研究来看,对于此一故事的渊源有本土产生和外来流播两种观点。持前一种观点的学者坚持钟敬文先生的意见,将《搜神记》和《玄中记》的记载视之为此一故事的原始形态。如刘守华先生曾经有两篇很重要的文章,将天鹅处女型故事放在南亚地区纵横交错的文化交流网络内加以研究,[18]但他的一个基本结论是“孔雀公主故事原型出自中国”。[19]而持後一种观点的学者,则在佛经中找到此一故事的原型。东方既晓、蒋述卓指出《六度集经·明度无极章第六》就有此故事的初略记载,[20]而此本佛经大约是在公元247年前後由吴国沙门康僧会所译;傅光宇认为此一故事的源头是阿里藏族的《普兰飞天的故事》,将此一故事的源头提前到公元前3世纪。[21]而在唐人义静所译的《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药事》,则对此一故事有极详细的记载,傣族的“天鹅处女”故事《召树屯》与此一故事几乎完全一致。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欧亚学研究网 2004-11-30 21:39:09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岸本美绪]风俗与历史观
下一条: ·[刘魁立]欧洲民间文学研究中的流传学派
   相关链接
·[田雨璇]《搜神记》与《阅微草堂笔记》中的谶纬故事比较·[田永甜]论《搜神记》“李寄斩蛇”故事的复杂性
·[崔红燕]《搜神记》中灾异说之变形类故事解读·[王青]天鹅处女型故事渊源再探
·[李剑国]干宝考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