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王青]敦煌本《搜神记》与天鹅处女型故事
  作者:王青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9-17 | 点击数:17048
 

  我最近发现,目前所知道的天鹅处女型故事的最早文献出处应该是印度的《百道梵书》(Satapatha Brāhmana,,又译《百段梵书》)第十一篇第五章第一节中“洪呼王(补卢罗婆,Purūravas)与广延天女(优喱婆湿,Urvasī)故事”。关于这一类型故事的产生、发展、演变与流播,我准备专门写一篇论文,在此只简单勾勒一下这个故事的发展与流播线索。

  《百道梵书》属《白夜柔吠陀》,其撰著年代大约在公元前10-7世纪左右,远比《搜神记》和《玄中记》来得早。此一记载具备了“天鹅处女故事”的核心情节——少女化为天鹅并与丈夫生子,经过磨难後再次结合。实际上,洪呼王和广延天女这两个人物在《梨俱吠陀》就已经出现,在与此有关的一首诗中曾经用天鹅来比喻天女。但是到了後来,经过了长期的发展与演变,仙女真的就变成了天鹅。[22]《梨俱吠陀》的编定年代大约是在公元前1500年左右,这无疑比中国织女星的得名要早得多,所以,此一故事是从中国流播过去的说法是不可信的。在后世的梵文文学中,史诗《摩诃婆罗多》(Mahābhārata)和许多《往世书》里面都有这个故事,尤其以《毗湿奴往世书》(Visnu-purāna)为最详细。後来,诗人迦梨陀娑还把这故事写成一个著名的剧本,即《优喱婆湿》(Urvasī,季羡林先生有汉译本)。关于迦梨陀娑的生活年代虽然还没有明确的结论,但较多的人认为他是公元後三世纪至五世纪的人,有可能比《搜神记》作者干宝的年代早。公元後十一世纪,苏摩提婆(Somadeva)也把它收入他的名著《故事海》(Kathāsaritsāgara)中。[23]

  天鹅处女型故事较早被吸收进佛经中,应该是在大众部一个後出的分支说出世部(Lokottaravādin)的律藏经典《大事记》(Mahāvastu)当中。《大事记》是韵散错杂的,其韵文部分根据韵格历史分析可以鉴定为是公元前二世纪末的作品,但散文部分应该有後世增饰的成分。天鹅处女故事出现在此书的“紧那罗”一节中。在此书中,故事的主角已经变成了树屯(Sudhana)和曼诺拉(Manoharā)。至此我们已经可以看出印度故事与泰国、云南的天鹅处女故事之间的紧密联系。谢远章先生告诉我们:召树屯在泰国被称为拍素吞,老挝称为陶西吞,召、拍、陶都是对君王、首领、贵人的称谓。而树屯、素吞、西吞实际上是不同语言对Sudhana的音译。[24]在我看来,曼诺拉正是泰国的玛诺拉、西双版纳的喃穆诺娜,“喃”是对女子的爱称,其名实为穆诺娜。同样是对Manoharā的音译。汉译佛经《六度集经·明度无极章第六》中的故事应该是《大事记》紧那罗故事的节译或意译。

  天鹅处女故事的最终完成,也就是云南叙事长诗《召树屯》最直接的印度渊源是在佛教的说一切有部(Sarvāstivādin)经典中,这是一个从上座部分化而出的小乘教派。说一切有部中有关天鹅处女的故事在梵文原典、汉译佛经和泰国文献中都有保存。梵文原典名为《毗奈耶事分》,发表在吉尔吉手稿的第三册第1-4部中。笔者并未见到此书,但据柯尔涅夫说,没有“祭祀的准备工作”、和“佛教教义的宣传”这样的情节,但出现了那伽龙、猎师取得神奇套马索、国王做噩梦、狡诈的谋士、对未婚夫的考验等种种情节。[25]这些情节与汉译《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药事》卷十三、十四中的记载完全相同。在泰国则是出现在《五十个故事》(音译作《班雅萨阇陀迦》)的第二篇《素吞本生经》中。对照一下汉译佛经和《素吞本生经》的基本情节,如出一辙,而且一些基本的人名、地名也完全一样。在泰国文献中,将主角音译为树屯(Sudhana),义静将其意译为善财,善财是佛教文献中经常出现的一个人物,义静显然是利用现成译法,Su有“善、好”的意思。“曼诺拉”(Manoharā),义静意译为“悦意”。《素吞本生经》中的故事发生在潘查拉,汉译作般遮罗,即Pañcāla,位于印度西北部,是公元前六世纪时印度十六个主要国家之一。在《素吞本生经》中,北般庶罗属于那伽族即龙族,而在《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药事》中,此国城名为龙阁。泰国文献中那个神奇的套马索,在汉译中作“不空了?amp;rdquo;,等等。也就是说,尽管两国的译者在译法上有所区别,但他们具有同一个祖本是无疑的。

  英国剑桥大学的著名学者贝利(H.W.Bailey)在于阗塞种语文献中同样发现了善财与悦意的故事,并将它翻译发表,并收录在《于阗佛教文籍》(Khotanese Buddhist Texts)一书中。据贝利的复述,情节与《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药事》的记载基本一致,但在细节上有些差异。贝利说这篇于阗文献可能是佛教传说集《上妙演说解悟经》(Divyāvadāna)的改写,此经无汉译本,却有藏文本。这一故事同样在南亚盛传,贝利说这个故事在爪哇波洛卜都尔(Borobudur)废墟上还有雕刻,P.S.杰尼(Padmanabh S.Jaini)为此曾专门写了一篇论文,论述这个故事历来增扩发展的情形。[26]总之,中原、云南、新疆、西藏、蒙古、老挝、缅甸、柬浦寨的一些天鹅处女型故事,共同来源都是印度,通过南传佛教、北传佛教与藏传佛教而流播到各地。

  与上述地区的天鹅处女故事的传播方式不同,田昆仑故事不像是通过汉译佛教这一途径传播的。与早在东吴即译出的《六度集经·明度无极章》相比,田昆仑故事没有宗教宣传的内容;和初唐所译的《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药事》相比,田昆仑故事的情节显得相当简略。考虑到《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药事》是一部律藏文献,而在中土一向有“白衣不得闻律”的戒规,所以此部佛经流传并不广泛。田昆仑故事的直接来源应该不是这两部汉译佛经。但从男主角之名我们可以分析此一故事的来源。古代波斯与大食商人往往从非洲转贩黑奴到南海,所以他们的船上往往载有黑奴。中国文本中主角的名字——田昆仑,似乎暗示了此一故事是来自于“昆仑舶” 上的水手、或者肤色黝黑的异域人的讲述。他可能是被波斯或大食商人所贩卖的黑奴,也可能作为他们的侍从而来到中国,所以有机会从波斯或阿拉伯商人那里听来这个故事,再转述给中国人。我甚至怀疑,田昆仑的“田”原文很有可能作“由”。《唐书》中的“延田跌”,《册府元龟》卷970作延繇(原作由,避明熹宗、光宗之讳而改)拔,“田”字便讹作“由”。敦煌卷子中“由”讹作“田”的例子甚多,即如斯·2072所载条目中,引自《神仙传》的“葛由”就作“葛田”。原文本云此故事“由昆仑”而来,结果,在抄录过程中,“由”讹成了“田”,“田昆仑”就成了男主角之名。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欧亚学研究网 2004-11-30 21:39:09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岸本美绪]风俗与历史观
下一条: ·[刘魁立]欧洲民间文学研究中的流传学派
   相关链接
·[田雨璇]《搜神记》与《阅微草堂笔记》中的谶纬故事比较·[田永甜]论《搜神记》“李寄斩蛇”故事的复杂性
·[崔红燕]《搜神记》中灾异说之变形类故事解读·[王青]天鹅处女型故事渊源再探
·[李剑国]干宝考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