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开幕在即   ·关于召开二十四节气国际学术研讨会(网络视频会议)的通知   · 第十五届民间文化青年论坛奖征文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刘魁立]论中国螺女型故事的历史发展进程
  作者:刘魁立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3-09-27 | 点击数:9682
 


  如果没有现、当代的大量文本作为历史传统的现实佐证,那么我们上面的种种立论,便会带有某种主观猜测的性质,那就是把文人的创作附会在口头传统上了。然而历史却是非常严正的法官,它会分辨事物、乃至思想的真伪曲直。
  自二、三十年代始,特别在是五、六十年代,民间文学工作者为我们积累了大量的螺女型故事资料,《艾伯华索引》、《丁乃通索引》著录的文本总共有五十多种以上。八十年代后期至九十年代,在《民间故事集成》编纂期间积累的材料,要远远超过此数。本文开头已经说过,仅浙江、福建两省诸县的当代记录文本就相当于上述两部索引著录的文本总数。
  对自二十年代至今的现、当代文本进行分析,是一件工程浩大、饶有兴趣、而且是深有教益的课题。当前,由于诸多原因,或许还不能毕其功于一役,做得深入而全面。这里仅就我的视野所见,作些初步的探索。
螺女型故事历史上存在的两个系统,以及B系统的两种文本模式,就其本质而言,是实实在在地存在于当今的口碑当中。而且从根本上说,这些系统和模式保存得相当完好。这也正是我对民间叙事文学强大而持久的稳定性深表惊异的原因。
  在现、当代记录文本中,类似A系统以及《夷坚志》型文本的单线故事形态,就数量来说远远超过类似《原化记》型的复式故事形态的文本。《艾伯华索引》著录的11种记录,全是单式文本。在浙江省各县卷本收录的21篇螺女型故事记录( )中,有16篇属于这一形式。福建省记录的情况,也大体如此。
  这些当代记录并不像晋至明清时代古典文本那样严整划一,而是在统一的母题系列下面,在若干细节中偶有差异。例如:《民间月刊》第四集所载、流传于浙江绍兴的《田螺精》故事( ),就没有主人公拾得田螺的情节。勤劳、善良的主人公,劳作归来。看见有人已为他做好饭菜,几天之后,经过寻找,他才发现是田螺化女所为。
  又如,主人公之得螺,既不是拾到田螺,也不是救田螺脱难,而是田螺自己请求跟随主人公。林兰编《鬼哥哥》故事集所载《田螺娘》( )说:一个农夫犁田,总看见有一个大田螺跟在他的后面,他拾起带回,养在缸里。
  田螺化女烧饭的细节,也并非千篇一律,例如《独腿孩子》故事集中《田螺精》( )故事说:主人公拾螺后,有一天他在田里想,冬瓜烧肉不错,回家一看,果然锅里有冬瓜烧肉。以后每有所想,必然就有人做好,最后才发现是田螺化少女所为。
  现代记录文本与古代典籍中的文本,具有重要差异的几个关键性细节是:(一)在现、当代文本中,螺女必同主人公结为夫妻。在我所见的各种文本中,几无例外。(二)为了不让螺女变回田螺,主人公往往要给螺女吃米饭或焦饭团。(三)一般情况下,螺女婚后都生有小孩,往往是一个孩子,或男、或女,以男孩居多。但也有生了几个孩子的,例如《绍兴故事与歌谣》中所载录的《扑扑扑侬娘田螺壳,金金金侬娘田螺精》( )。(四)螺女出走,往往是因为自己的丈夫教孩子歌谣,或邻家的孩子唱歌谣,奚落螺女:"搏搏搏!侬娘田螺壳!叮叮叮!侬娘田螺精!"
  以上这些与古籍文本相异之点,在绝大数现当代文本中又几乎都是彼此雷同,成为一种最常见的模式,这一点应该引起我们的特别重视。这些与古文本相异的现、当代模式,会引发出关于现当代文本特点的许多概括性的思考来。
  当然也不是所有文本都尽然是一个模式。如,螺女出走也不全是由于受到奚落,德清县卷《田螺姑娘》( )说:成亲后,夫妻恩爱,生了儿子,长到三岁,主人公起了外心,时常同螺女吵架,教儿子边敲螺壳边唱:"笃、笃、笃,侬姆妈是田螺壳,叮、叮、叮,侬姆妈是田螺精!"在这里,玩笑和讥讽变成了忌恨和漫骂,螺女被迫携儿离去,跳进水中,重变田螺。

  再如,出走母题也并非是在所有文本里都存在。鄞县卷本《田螺姑娘》( )说:"两人成了亲,从此男耕女织,一家人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故事以此作为结尾,螺女不再离去了。

  自唐代就有所记录的螺女型故事复式形态,在现、当代文本中同样有较多的体现。这说明,这一传统历经岁月的淘洗,承继至今,在人民的口碑中长盛不衰,它仍然具有顽强的生命力。
  浙江省民间故事集成桐庐县卷《螺蛳精的故事》( ),几乎完全是《原化记》文本的翻版。当然,除了语言更加现代化以外,在细节上也有一些小的变化。县官所出的难题,是要主人公送十二条完完全全一样的雌鲤鱼。复命的这十二条鲤鱼是螺女用纸剪成的。有几条鲤鱼飞到县官脸上粘住,撕不下来。县官的儿子点火烧,竟烧光了县官的胡子。县官带人去抓螺女,全部人马钻进螺蛳壳,再也出不来了。
  浙江省民间故事集成龙游县卷《田螺姑娘》( ),情节依然沿着唐宋以来就存在的模式展开,并不翻出什么新的花样,但主人公的对立面却由县官变成了财主。在我所见的其他现、当代文本中,对立面变成地主、财主的,确也不少。在这篇故事里,还有一些小的变化,这大概不能不说是时代留下的痕迹。当主人公教儿子唱歌谣时,歌词虽然仍是那几句旧话:"咯、咯、咯,妈妈田螺壳;叮、叮、叮,妈妈螺蛳丁。"螺女听后并无懊恼,反而感到十分高兴,她觉得这个田螺壳不知禁闭了她多少年,现在终于得到解放,这壳也早该破了。
  正像当今时代变得越来越多彩一样,同一类型的民间故事,在现时代的流传过程中变得更加形态繁复、出现更多异文,好像是不完全按固定的套路施展拳脚一样。《民间月刊》第四集刊载一篇流传在浙江省萧山县的故事《蟹精》( )。这篇故事就其情节说,当属《原化记》文本形式的螺女型故事,但是它的表现形式却有所不同。两只蟹化作两个少女,帮助主人公操持家务,原来两个蟹的父亲是龙王,曾被主人公搭救过,她们来是代父报恩的。她们被主人公发现,于是双双做了他的妻子。主人公的哥哥发现后,心生妒忌。哥哥与县官合谋加害主人公,主人公在妻子和岳父的帮助下,战胜了对手。在这篇作品里,两兄弟故事类型的某些因素,龙王公主类型的某些因素,都融合进来,使故事变得枝繁叶茂,头绪颇多。然而归结起来,仍不外是螺女型故事和难题型故事类型起着主干的作用,其他因素都带有修饰和次要的性质。
  这一故事十分典型,不少文本也都采取类似的手段,在基干之上多生出些枝桠而已。

  以上,我们围绕着螺女型故事,作了一次走向历史的旅行。如果这一次旅行方向对头、路径对头,所得的观感也符合所观察事物的真面目,那我就感到十分荣幸了。
  末了,我还要多说一句:这一故事类型在编入AT系统的类型索型时,是列在第400号下的。这总使人感有到些不妥,仿佛是让一个身材魁悟的中年汉子,穿上一件七岁女孩儿的彩衣,一只袖子套在胳膊上,其余的就随任它去。对中国民间故事分类和著录多所贡献的已故丁乃通教授,在编制索引时,也不得不单立一个亚类型400C。但这样仍然使人感到未尽如意。由于处理螺女型故事及其它故事类型过程中常常会遇到一些困难,所以,我关于AT分类法是否完全符合我国各民族民间故事实际情况的疑虑,就变得越来越浓重了。当然,这些都是属于另外一个题目的话了。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上一条: ·[陈岗龙]鄂尔多斯史诗和喀尔喀、巴尔虎史诗的共性
下一条: ·[刘魁立]民间叙事的生命树(提纲):与稻田浩二先生的通信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