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入选名单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族志/民俗志

[江飞]场景研究:虚拟民族志的逻辑原点
  作者:江飞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9-06 | 点击数:2091
 

  移动场景对田野作业的影响

  移动设备和互联网技术的大众化应用,形塑了场景的移动化属性,这对虚拟民族志研究提出了整体性认知、共情化理解的要求。

  生活节奏的加快使人们越来越习惯于碎片化的时空之中,移动场景具有碎片化的特征。游戏、购物、聊天等曾经互不相干的生活行为,因为移动互联网消融了场所的地理边界,现在可以随时随地根据需要连接,甚至在个体的兴趣驱动下同时同地进行。人们在不同的场景中随意切换、穿梭,社会的交往模式和生活空间也呈现碎片化的趋势。虚拟民族志对场景的研究不能拘泥于固定的环境,需要跟随场景的变换,关注不同场景的串联,在整体的把握中去认知和理解对象。“民族志研究者以整体观看待自己的对象,或者说,民族志的使命是以整体的方式写出一个社会、一种文化。”(14)单一的场景只能反映研究对象在其时的社会行为和生活态度,只有对相关场景进行跟踪式的链接研究,田野作业才能客观、完整。

  移动互联网极大地消融了连接的物理障碍,场景之间很难按照地域来区隔,不同场景的相互交叉以及边界的模糊,导致行为的发生地与交流的空间可以分离,处在不同时空的人们能够共享同一场景,形成缘于某种旨趣、诉求的部落化社群。在这种“小世界”中,一方面是高度的封闭性,外部成员无法介入社群的场景,另一方面是高度的开放性,内部成员不受地域、阶层等限制,可以在情感认同下共享体验。所以,田野作业不能仅仅停留在对网络文本、图像内容之类资料的分析,需要生发共同的价值观,进入共享的文化圈,感受研究对象在部落中的心态和情怀,才能认知人们在场景中参与互动的社会连带,理解其实践活动的个体性意义。

  互联网的去中心化使得社会成员的主体意识增强,个体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和利益去选择、建构生活场景。可以说场景暗含人们对特定生活态度的向往,浸润着特定的情感,具有人格化的特征。虚拟民族志的研究,需要认识到人们的生活意义是由场景定格的,从而淡化场景的物理属性,重视研究对象的主观体验,通过沉浸式的参与和观察,获得共情式的研究效果,从而捕捉场景背后的自我认知和情感取向。“不能把他看成物品一样从外面去审核、观察,必须能与他同在他的世界里,并进入他的世界,从内部去体会他的生活方式,及他的目标与方向。”(15)

  场景虽有客观的物理属性,更偏重于主体的生活趣味和情感指向,但强调主观要素并不意味着虚拟民族志研究存在客观性的问题。互联网重塑了现代社会的结构,其中一个特征是“间接社会关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多的是‘想像’的,或泛社会的,而非‘真实’,因此现代社会更重要的不是建立一个社区,进行身份认同,而是‘感觉’归属某个团体。”(16)在这种新的社会结构之中,“想像”的“真实”,也并非虚拟的、不真实的,因为价值共享基础上的符码互动虽然不是经验的,但也是一种客观的存在,是一种真实的社会交往。何况,场景将线上、线下的生活融为一体,让经验和感觉都成为真实的表征。在这种背景下,虚拟民族志的研究需要观察、甚至参与到场景的建构之中,用“感觉”来诠释对真实性的认知。这种真实性的赋权奠定了虚拟民族志研究在新的社会语境中的基石。

  场景研究同样面临伦理的问题。经典民族志研究要求的非中伤原则、匿名保护、数据保密及取得知情同意等道德义务,在虚拟民族志的场景研究中需要继续遵守。当然,场景和传统的物理世界毕竟有所不同,在一些具体的操作环节上需要面对新的情况。首先是身份是否应该公开的问题。尽管互联网世界中隐匿身份更为便利,但随着社群化的场景趋势,社会交往重新回归熟人状态,更近似部落化的生活圈。场景中的熟人较多的是线上的交往,线下从未谋面都非常正常,但在网络世界中彼此的身份都是清晰的。所以,适时公开自己的研究身份,是取得信任并融入社群的正常选择。其次,私人领域和公共领域如何界定,这与传统的研究有一些不同。在场景中,有些信息是共享的,对社群所有成员是公开的,但对社群外的成员来说,就不算公共领域了。所以,场景的准入条件很重要,这成为界定领域性质的重要尺度。最后是信息保密的原则,场景中的个体有的可能在以虚拟身份出现的,有的可能在地球的另外一端,似乎信息公开未必会对其生活产生负面影响,但我们毕竟在一个“地球村”,信息传递的障碍越来越少。因而,对研究对象和相关信息进行技术处理,依然是研究者的道德职责。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7年08月17日
【本文责编:CFNEditor】

上一条: ·走向“文化志”的人类学:传统“民族志”概念反思
下一条: ·[胡鸿保 张丽梅]民族志:从马凌诺斯基到格尔茨
   相关链接
·[李牧]“人类学转向”下当代艺术的文化逻辑 ·[赵旭东]视频直播的民族志书写
·[张连海]感官民族志·[曹晋 孔宇 徐璐]互联网民族志
·[刘明菊]民间香社社头活动与承继之民族志研究·[庞晓梅]格列宾希科夫和他的满语、民族志与萨满教研究
·[张多]多点民族志·[杨利慧]《民间笑话的民族志研究:以万荣笑话为例》序
·王旭:《民间笑话的民族志研究:以万荣笑话为例》·[丁晓辉]“民族志式的描述”与“立体描写”
·[范长风]安多藏区曼巴扎仓的医学民族志·【讲座预告】庄孔韶:《金翼》《银翅》及其后续研究(2019年4月16日,中国社科院)
·[美]布莱迪:《人类学诗学》·[克利福德·格尔茨]通往一种关于现代思维的民族志
·[王杰文]“文本的民族志”·[朱靖江]归去来兮:人类学视野中的乡土中国与影像表达
·[张静]西方故事学转型与民族志故事学的兴起·[朱靖江]追寻中国民族志电影史的学术脉络
·[陆薇薇]日本民俗志的立与破·[张举文]成人仪式研究的一部经典民族志著作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