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书评文萃

首页民俗学文库书评文萃

[徐海屏]致安徒生
  作者:徐海屏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4-04-02 | 点击数:7052
 


  名分之争

  2005年,在所有新版“安徒生”中,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安徒生童话全集》可谓最为“得天独厚”。他们将这套由国内著名儿童文学翻译家任溶溶老先生在年届八十之际重译的《安徒生童话全集》分为超级典藏版、完全普及版以及注音版三个版本推出,先期的策划定位便锁定“安徒生”各个年龄段和收入层次的读者群,甚至在功能上也呈现“封杀”格局。此外,最引人注目的是,早在一年前,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便在人民大会堂宣布这套《安徒生童话全集》将是国内第一套由丹麦官方正式授权出版的权威版本。从此,浙少社出版的各类“安徒生”都在封面挂上“安徒生诞辰200周年特别纪念专用标识”,以明正身。

  当提到受到丹麦官方正式授权一事,浙少社编辑部主任孙建江打了个比方,“就好像许多厂家都出矿泉水,但你要打上‘奥运会指定饮料’,非得得到奥组委通过才成。”据他介绍,浙少社为取得这一授权着实花了不少精力。早在一年多前就与丹麦安徒生基金会积极联系。而丹麦安徒生基金会则在查考过出版社实力、翻译者水平乃至整个制作装帧过程后,才“严格且慎重”地通过其要求。“并且,”孙建江补充说,“安徒生基金会对出版社的严格要求不仅在授权之前,在授权之后,他们仍关注每一本书的校样制作,乃至Logo如何放置、大小比率如何都有极其规范的格式。”

  于是,以“正室”身份登场的浙少版“安徒生”不仅身份尊隆,而且制作考究。书中安徒生手迹、手稿影印本、剪纸、线描作品均是其本人亲自创作,由丹麦皇家图书馆提供;书中作者油画肖像则是丹麦欧登赛市博物馆镇馆之宝。因此,在评论这套书时,孙建江援引安徒生基金会中国区主席艾瑞克·密施斯密特的话说:“如果安徒生在世时能够看到他的书被出版得如此精美,他一定会激动不已的。”

  然而,面对浙少社的“顾影自喜”,其他出版社显得多有微词。因为按照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安徒生童话早已过了版权保护期,成为活版权,任何一家出版社都可以拿来出版。他们认为“名分”一说,有炒作之嫌。2005年1月,几乎同时,上海辞书出版社推出《安徒生童话绘本典藏系列》,这套书特邀全世界16位顶级插画家联合创作插图,与荷兰、日本等国同步出版。包装豪华,定价高达300元,在市场上被公认为“最豪华版安徒生”。

  此外,译林出版社也推出了《安徒生童话与故事全集(插图本)》。社长章祖德表示,安徒生基金会中国区主席曾告诉他,这套书的新书发布会是2005年安徒生基金会在中国大陆举行的第一项活动。

  有安徒生基金会人员露面的新书活动就证明该书得到丹麦官方授权?这样的说法反过来激怒了浙少社。孙建江说,得到授权需要签署一系列合同,而授权之后出版社的相关图书,都会被丹麦图书馆收藏,在国际上各大活动上展出。这些,是其他“无名无分”的“安徒生”无法得到的待遇。

  制作之争

  实际上,出版社们不仅争“名分”——如何使自己的图书超越同行,超越前一百年各种版本——脱颖之心使制作“安徒生”成了一场译本之争、装帧之争、插图之争、选题之争……

  浙少社在国内耳熟能详的安徒生翻译者叶君健、林桦等人中,选择任溶溶担任全集的翻译工作。他们认为本身也是儿童文学写作大师的任溶溶讲究意译,最为神似。而以翻译为国内出版社权威的译林出版社则挑选最新、最权威的丹麦译本,援请北欧文学专家石琴娥研究员翻译。保证不以其它文字转译的“安徒生”原汁原味……

  在插图方面,辞书社版“安徒生”囊括国际多位儿童画大师:如日本的黑井健、太田大八,丹麦的艾瑞克·布雷格瓦、皮亚·克罗亚.·拉卡,具有极高艺术收藏价值,但编辑章怡也承认“市面上也出现其它不少不错的绘画版本,有时候,它们更适合儿童观看。”

  当然,除了老调重弹地出版安徒生童话全集、选集,还有多家出版社独辟道路,出版别样“安徒生”:文联出版社的《安徒生精品读本》,就包括安徒生一部自传、一部游记和两部小说;清华大学出版社推出《安徒生童话全集(英汉对照本)》;三联书店更别出心裁,计划出版安徒生的剪影作品集……

  安徒生作品2005年的繁荣昌盛,是否带动了其它儿童文学作品的发展?在出版人口中,答案是否定的。孙建江谨慎地将安徒生书籍销售称作今年图书市场的“一抹亮色”。而章怡则说,辞书出版社将这套“安徒生”视为长销书,近来的儿童图书市场也“不太好”。

  那么,安徒生作品2005年的繁荣昌盛,是否让中国更走近这位大师?这个疑问似乎恰恰关乎许多文学研究者的隐忧。他们普遍悲观地认为,所谓2005年是“安徒生年”的说法,仅仅是出版界的自娱自乐。行动上的热切有时恰恰说明精神层面的远离,在电脑游戏、电视节目甚嚣尘上的今天,已经很难有这样一个安静的夜晚,让搂抱在一起的大人和孩子在临睡前那一刹那,一齐被安徒生打动。

  文/徐海屏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大公网-时代人物周报 2014-04-02
【本文责编:CFNEditor】

上一条: ·[高丙中]用民族志书写“中国文化”
下一条: ·[张多]口头传统的生活方式:读《故事的歌手》
   相关链接
·施爱东:《故事机变》·[漆凌云]组织化与脱域化:《中国民间故事集成》县卷本的知识生产研究
·施爱东:《故事法则》·[朱月]融媒体视域下民间故事可持续发展研究
·[朱家钰]《玩具总动员》系列电影的稳定性与变异性·[严曼华]民间故事复合母题的复合特点及其限度
·[温小璇]“老鼠嫁女”图画书的传承与创新·[王玉冰]中国妖怪学在欧洲:高延对民间故事的研究及其影响
·[田小旭]耳治与目治:民间故事研究范式的建立与发展·[漆凌云]组织化与脱域化:《中国民间故事集成》县卷本的知识生产研究
·[陆慧玲 李扬]菲尔德对女性民间口头叙事的搜集与创编·[刘经俏]“新故事”背后民间故事的生成机制
·[江帆]地方性知识在民间叙事中的嵌入策略及其功能·[段淑洁]云南少数民族孤儿娶妻故事的类型研究
·[陈昭玉]民间故事母题链与故事变异模式关系研究·[陈岗龙]灰姑娘的两次婚姻
·[万建中]构建以“讲述”为中心的故事学范式·[施爱东]大团圆何以成为元结局
·很久很久以前,《格林童话》想说的是什么?·[江帆]意义生产与文化表达:历史“棱镜”下的东蒙民间故事审视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