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十届代表大会暨2022年年会开幕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平行学科

首页民俗学文库平行学科

[陈怀宇]赫尔德与中国近代美学
  作者:陈怀宇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01-22 | 点击数:16364
 

  作为在德国学习美学的中国留德学者,他首先注意到赫尔德是移情说的首倡者,他把移情说称作是同感论。早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他就在讲稿《审美方法:同感论》中专门讨论了同感,他说:

  “Einfühlung=Empathy同感或感人。如看失火,感自身内部生命之情绪,亦如火,然将火视为同情之物,视为生命之象征,生命之表现(凡将个人内部之情绪感入此物,而视此物为生命之表现,即为同感)”;“同感论发源甚久,德人Johann Gottfried von Herder常倡之,此时,外表形式美说颇盛,彼故倡此说以辟之。彼谓美非仅由外间形式,实表现内部之精神,如建筑物,非仅代表堆积之石物,实为一时代精神之表现,由无机合成为有机。艺术既为有机,吾人身体乃亦凑合若干有机而达为一贯者,与艺术品无大异,故对艺术品常赋予一种同感也。西洋各时代之建筑,俱足以表现各时代之思想、宗教、政治科学等等,人生态度之变迁,其建筑物必大不同,有平正者,有矗立者,有缥缈欲离世者,皆可代表时代之精神也。后Lipps即本此说而加以发挥。”(28)这个论述揭示了同感论(移情说)的实质是内部审美说,并且美是时代精神的体现。同时注意提供这一学说的历史渊源。即宗白华一方面追溯了同感论(移情说)的本源来自赫尔德,一方面也指出立普斯不过是发展了赫尔德的思想而已(29)。接着宗白华还指出赫尔德之后,黑格尔亦可以称作大家,而黑格尔的著作又引出了费肖尔(Friedrich Theodor Vischer,1807-1887)所著六大本《美学》(30)。宗白华还介绍了当时学术界对于同感能力由来的一些解释,比如所谓先天论,即人先天即有同感能力;其次是经验论,这一理论出自洛采,指审美时对审美对象设身处地表示同感;而伏尔盖特(T. Volkelt)主张同感乃是精神上的普遍作用,包含三种形式,如生理式、联想式以及直接式。而立普斯则是同感论中最重要的论者,他认为只有美术可以让人有客观的、静观的同感。在《美学》讲稿最后,宗白华列出了关于艺术论的一些参考书,在这一书目的西文部分,最后一本是立普斯的《美学》(Aesthetics)。西方学界普遍认为Einfühlung一词的同感意义来自心理学家费肖尔在1872年Das optische Formgefühl一书中的阐释,而首次在立普斯的著作中进入美学(31)。从宗白华的引用书目来看,他的主要信息显然来源于立普斯。但是这本书的原文书名是1903-1906年完成的两卷本德文Aesthetik:Psychologie des Schnen und der Kunst,这部书并未完全译成英文(32)。不知宗白华所列书目出自何处,或许只是一般性列举。

  三、李长之笔下的赫尔德与艺术史

      美学上的移情思想之外,赫尔德还有一些对当时德国学者的评论,则由李长之(1910-1978)加以介绍。李长之早年在北大读预科,先后入清华大学生物系、哲学系学习,但未留学德国。在学生时代他受贺麟和杨丙辰两位老师影响,培养了对德国文化的浓厚兴趣,尤其对康德情有独钟。后来在1943年东方书社出版了他编译的《德国的古典精神》一书,收入1933-1942年他编译的六篇作品,介绍一系列德国古典学者,包括温克尔曼(Johann Joachim Winckelmann)(33)、席勒、歌德、洪堡、薛德林(即荷尔德林)等学者,但没有专门文章介绍赫尔德。李长之在1941年9月9日写的《迎中国的文艺复兴》自序中说他藏有狄尔泰的《生活体验与文艺创作》(Das Erlebnis und die Dichtung)一书(34)。其实该书的题目是:Das Erlebnis und die Dichtung: Lessing,Goethe,Novalis,Hlderlin,最早于1906年在莱比锡出版。他的《德国的古典精神》一书借鉴了这本书,同时掺杂一些其它的文著作,比如汉斯吕耳的《德国文艺中之启蒙精神》、《德国文学词典》等书。据他自己解释:“也许有人说为什么没写海尔德?我的答复是:也算写了,这就是散见在温克尔曼的一文里,和席勒的一文里的。再说他们的精神是一个,所以也不必沾沾于某甲某乙了。”(35)在参考书目里面,李长之仅仅列了一种赫尔德的文章:Herder,Denkmal Johann Winckelmann,正如李长之自己提示的,这实际上是海尔德在一七七七年完成而在一七八一年发表于《德国水星》杂志的《温克尔曼纪念》(36)。这样一篇文章用于介绍赫尔德对温克尔曼的评价显然太过于简陋。

  李长之对赫尔德的介绍以介绍温克尔曼时引用赫尔德的评论为主。比如他在《温克尔曼(1717-1768)──德国古典理想的先驱》一文中就大段引述了赫尔德的美学观点。温克尔曼在1763到罗马之后年印行了《论艺术中之审美能力及其教育性》(Alhandlung von der fahigkeit der Empfingdung des Schnen in der Kunst und Unterricht in derselben)一书,引发了赫尔德的兴趣。李长之这样写道:

  在海尔德认为,《论艺术中之审美能力及其教育性》是仅次于《关于希腊绘画雕刻艺术之模仿的思考》的重要著作。许多人骂温克尔曼,因为温克尔曼自己认为是伯拉图以后第一个美学教育家。但是海尔德却为温克尔曼辩护,他说,‘从伯拉图以后,确乎没有人知道什末是美,或者感到美的,所以即便说伯拉图以后,没有一个正常味觉的人,也不为过,就不说感到美吧,即说温克尔曼说过以后,也学着说说,或者模仿以下的,也找不出什末人。

  关于论喻意之研究,海尔德也有批评,即以为它不如《古代艺术史》、《论审美能力》、《关于模仿》等。他以为缺点有三:一是原书的计划太大,喻意(Allegorie)一词指的也太泛;二是该书的见地不能为一种艺术所限,因为各种艺术实在各有一种不同的喻意;三是把绘画之各种自然的成分,作家的意欲,理解上的精微的传统,以及流行的思潮除去,就不免陷入一种狭窄的束缚。”(37)在上述所引一段评论中,我们可以看到赫尔德十分欣赏温克尔曼,把他视作当时德国的伯拉图,赞同温克尔曼是希腊哲人伯拉图以来第一位美学教育家,甚至在研究美之本质及其普遍性方面可能超越了伯拉图。但是在接下来的一节中,赫尔德对温克尔曼的喻意之研究也有所批评。赫尔德说“把绘画之各种自然的成分,作家的意欲,理解上的精微的传统,以及流行的思潮除去,就不免陷入一种狭窄的束缚”,这反映了赫尔德强调绘画之自然成分,可以看作是他的历史主义思想在艺术批评中的延伸。温克尔曼被后世视作是现代考古学与艺术史学科的开创者,他的艺术美学思想也影响了赫尔德,所以赫尔德对他极为推崇。他还指出赫尔德对温克尔曼的《关于希腊绘画雕刻艺术之模仿的思考》一书大为推崇。赫尔德认为,一个人的最初著作往往是一人的最好著作。因为温克尔曼所有后来的思想,都可以在这本书里找出其萌芽。赫尔德认为“以希腊为唯一艺术之美的典范,而希腊之长是因其完美的自然环境,故作品皆有优美的形式,淳朴的思想,以及温柔或庄严的单纯性的一点,是本书的出发点,也是此后温克尔曼一生所服膺的一点。”李长之在介绍《古代艺术史》时提到了狄尔泰开美学上的历史的方法一派,把历史派的源头追溯到温克尔曼。他说《古代艺术史》的影响在思想上绘就了古典主义思想的轮廓,以调和为依归,以希腊为向往。同时这本书在艺术科学上了,据狄尔泰(Wilhelm Dilthey)的意见,开创了美学上历史方法一派;因为狄尔泰认为艺术科学有所谓三派包括理性派、分析派、历史派。在这里李长之没有提到赫尔德的历史主义,这是很让人惊讶的。其实狄尔泰非常熟悉赫尔德的移情思想(38)。

  在介绍席勒和洪堡时,偶尔李长之也提到赫尔德。他编译的洪堡关于席勒(1759-1805)的文章《宏保尔特:论席勒及其精神进展之过程》,改名为《席勒精神之崇高性与超越性》,指出赫尔德说话十分漂亮,辞令漂亮的人可以在说话的时候,加倍表现他们的能力:“他(席勒)的谈话,是异于海尔德(Herder)的。再没有比海尔德话说得更漂亮的了,只要一个人在交际上是不太窘的,总可以听到那好好的辞令,被称赞的人往往是有这种长处的,很利于在说话的时候,加倍表现他们的能力。”(39)李长之还在1935年写于清华园的《宏保尔特(1767-1835)之人本主义》一文中还提到了赫尔德主张译书要保留原书真意。这篇文章还特意讲到十七十八世纪德国的情况是“有四种东西在作用着:一是国外的文学翻译,二是古代的希腊艺术,三是民间文学之被重视,四是一般的德意志语言之改良。抽象地说,就是因而形成的三种精神,这是:人的地位的提高,个性的被尊重,和情感的发展。”(40)他还在1941年11月1日写的《精神建设:论国家民族意识之再强化及其方案》一文中提到洪堡所谓一种语言代表一种世界观(41)。但没有提及赫尔德论语言,其实洪堡的语言学观点受赫尔德影响。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巫达]论费孝通先生的族群认同建构思想
下一条: ·[黄修己]谈我国少数民族现代文学史的编纂
   相关链接
·[季中扬]亲在性与主体性:非遗的身体美学·[季中扬]《庄子》中的技艺美学与工匠精神
·[李西建]以文化创意激活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的旅游美学效用·[薛凡玥]旅游演艺的创新探索
·中美学者对话“中国多民族口头传统的文化意义”·[范秀娟]少数民族艺术起源神话的美学意义
·[冯庆]赫尔德:启示与启蒙之间·[季中扬]“生生”美学与民间艺术
·[季中扬]论民间艺术美学的三个核心范畴·[季中扬 高小康]民间艺术的审美经验与价值重估
·发现民间艺术独立于经典艺术的美学价值·专家研讨中华美学精神与民间文艺传承
·[向云驹]中国传统村落十年保护历程的观察与思考·国家的与超越国家的民俗学:对象与视野
·[王霄冰]浪漫主义与德国民俗学·[朱刚]赫尔德与现代人文学术的语言转向
·[刘恒]戏曲地域文化研究离不开传播学、接受美学视角·[王霄冰]浪漫主义传统与中国民俗学者的责任
·中美学者在京“跨文化对话”·中美学者研讨民国时期文献保护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