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学术史反思

首页民俗学专题学术史反思

[杰克·齐普斯]沃尔特·迪士尼的文明化使命:从革新到复兴
  作者:[美]杰克·齐普斯   译者:方云 译,张举文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0-08-16 | 点击数:1638
 

二、谁害怕大坏狼?

  迪士尼于1924年离开堪萨斯城前往好莱坞,他放弃了将童话作为他电影资料的来源,但这并未持续多久。1928年,当他开始制作著名的卡通片《糊涂交响曲》时,他重返童话世界并继续革新创作“革命性”的动画片,如《快乐的小矮人》(1928)、《丑小鸭》(1931)、《树林中的宝贝》(1932)、《三只小猪》(1933)、《大坏狼》(1934)、《小飞鼠》(1934)、《点金术》(1935)、《三只小狼》(1936)、《勇敢的小裁缝》(1938)。罗伯特·史克拉(Robert Sklar)评论说:“早期的动画《米老鼠》和《糊涂交响曲》是神奇的。它们从时间和责任压力之下解脱,事件是开放的、可逆的、偶然的,没有明显的观点。奇异的事件发生,并不用担心后果。事件没有固定的发生顺序:世界完全可随想象力和意愿塑造。”但史克拉持续关注20世纪30年代迪士尼作品的重大转变,那些作品已完全改变了迪士尼童话故事中的意识形态,指向了他理想中的社会,并最终在他的主题公园和城市典范——“明日世界”(Epcot Center)中实现。

  大约在1932年,迪士尼卡通开始发生变化。到了1933年,一个全新的世界观开始呈现,此后的卡通片多为道德故事。他们将狭窄而笔直的时间路径重组,有起点和终点,其间发生的一切均有结果。世界有许多规则,你最好学习并警惕这些规则。不要过于富有想象力,不要过于好奇,不要过于任性,否则你会遇到麻烦,尽管你总有得到教训的时候,然后才能做得正确。构思往往要比故事片提早一两年,也许是因为这些情节需要更长的时间来规划、制作和营销,它们在20世纪30年代后期的文化中表达了社会目标的精神,强化了旧的价值观念。

  当然,必须记住的是,迪士尼并没有导演这些动画片,他参与了大多数故事情节的设计构想,并且总是在他片厂要制作的作品内容方面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因此,他在所有这些与20世纪20年代早期电影相似的动画上留下了他的印记。所不同的是,现在他通过使用彩色和声音来强化效果,通过使用最新的电影技术来改善角色动作的流畅性。虽然色彩与人物更为丰富,但“欢笑动画”时期童话故事的原始、充满活力以及未作更多加工的品质仍能从伯特·吉勒特(Burt Gillett)所执导的电影《森林宝贝》中找寻到痕迹。这部简短的动画以美国民歌和格林兄弟版本的《汉赛尔与格雷特尔》为基础,是对传统故事的不寻常诠释。

  影片以描绘森林中雕刻的女巫岩石开始,然后讲述了邪恶的女巫如何被击败并被石化。紧接着第一个场景,我们看到两个穿着木屐的孩子在森林里游荡,他们显然是荷兰人或德国人。他们迷路了,非常害怕,我们尚不知晓他们为何处于此种困境,因为他们并不像《汉赛尔与格雷特尔》故事里那样被父母所抛弃。幸运的是,他们发现了一个快乐精灵部落,精灵们邀请他们参加庆祝活动,一起欢快地舞蹈。然而,一个衣衫褴褛的巫婆飞过他们的头顶,搅散了聚会。精灵们被吓跑了,但兄妹俩却对巫婆的提议相当好奇,巫婆让他们乘坐扫帚飞到她的糖果小屋。当他们降落后,孩子们立即吃起了糖果房子。随后,巫婆将他们引诱到屋内,在那里他们发现笼子里有各种奇怪的小动物。女巫突然拿出魔法药水将小男孩变成了蜘蛛关进笼子里,正当她要抓住那个女孩时,精灵出现了,在她们空中打斗之前,女巫把女孩塞进了地窖里。当精灵们骑着白鸭向扫帚上的女巫射箭时,那个变成蜘蛛的男孩正设法打开通往地窖的活板门。小女孩得以逃脱,将她的兄弟变回了人,他们又用这种特殊药水将所有笼子里的可怜的动物变回了男孩和女孩。最后,他们将女巫煮沸的啤酒和药剂搬到屋外,而女巫从扫帚上掉进药水里,最终被变成了石头。

  当孩子们围着岩石跳舞时,我们并不清楚两个宝贝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但我们知道他们仍可以自由地继续他们的旅程。每个画面中充满生气的色彩和孩子们永不沮丧的活泼动作,反映出了电影的乐观情绪:尽管女巫很危险,孩子们仍是活跃剂,他们积极主动,在森林中茁壮成长。没有任何迹象要批评他们是不负责任的,或不应该存有好奇心,他们并不会因为过错而受罚,更没有要求他们检点自己行为或反省的任何迹象,他们只需学习如何在充满危险和刺激的世界中生存。

  然而,一部拍摄于1932年的电影表明,所有迪士尼电影中显露的信息即将改变。预示这一转变的,正是迪士尼此时期最伟大、最受欢迎的漫画——制作于1933年的《三只小猪》,随后是两部续集——《大坏狼》(1934)和《三只小狼》(1936),所有的影片都传递出了同样的道德观,并为弗兰克·丘吉尔(Frank Churchill)写的“谁害怕大坏狼”的流行曲调而欢呼雀跃。当时及后来众多评论家评述道,这部特别的动画片捕捉到了美国人民的想象,因为狼象征着大萧条,而猪则是勇敢抵抗狼并获得胜利的小人物。然而,无论这种解释在当时是多么有根据,它都是存在缺陷的,因为这并不是普通民众对狼的胜利,起初在《三只小猪》中,只是偶然地将狼与犹太小贩(资本主义)联系在一起,后来在《三只小狼》中,又将狼与希特勒(法西斯主义)联系在了一起;相反的是,这是那位主要营造者——最年长的猪的胜利,他对于每个人和每件事均处理得十分得当。这只猪兄长过着勤劳且严谨的生活,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那些成日跳舞且经常害怕被贪婪的狼吞噬的兄弟。即使当他们的兄长哼唱着小曲“谁害怕大坏狼”时,他们也从未树立起对付这既可怕又可笑的动物的信心。只有他们的兄长可以应付,这位兄长与迪士尼本人并无不同,迪士尼本人在他的制片厂监督工人,勤勉工作,树立了工作狂的榜样。一只严肃且坚定的猪——企业家,知道如何维护他的利益,他是唯一能在“狗咬狗”或“狼吃猪”的世界生存的人。在《大坏狼》中,这只砌砖的猪甚至拯救了小红帽和她的祖母,他已经具备了可靠且迷人的王子的各种品质,并且与迪士尼早期电影《穿靴子的猫》中的猫和年轻英雄联系在了一起。那个时期,迪士尼在他的童话故事中传达的信息是:不要冒险,不要好奇,知晓事物顺序中自己的位置,不要远离家乡。例如,在《小飞鼠》(The Flying Mouse,1934)中,一只渴望像鸟一样飞翔的小老鼠,从蜘蛛那儿救出了一只蝴蝶从而实现了自己的愿望,蝴蝶变成了一位仙女,并赋予了他飞翔的能力。然而,这只老鼠并未受到朋友和家人的钦佩,而是被视为一只蝙蝠或带翅的吸血鬼,处处躲藏。在洞穴中,讨厌的蝙蝠也嘲笑他“一无是处”。仙女告诉他,一只老鼠从不需要会飞翔,他吸取了教训,并恳求仙女让他恢复生活中的原样。后来,他确实成为了一位大人物,但那只是一只逃回他的房子里,听命于他的母亲被驯服了的老鼠。这部电影是对一个想要长出翅膀、想要独立或者想要做一些不同寻常事情的孩子的警告。

  但是,这种保守的迪士尼意识形态的发展,更多的是与这些童话电影中的一致性和传统性有关。迪士尼渴望让世界变得更纯净、更安全,这与人们对洁净的迷恋有着强烈的联系。在他的脑海中,正确文明举止的处方变得越来越清晰,而《糊涂交响曲》短片只是他的纪念性童话电影《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1937)的试验场,他将此种观点贯穿于整个20世纪30年代早期的电影之中。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施爱东]“四大传说”的经典生成
下一条: ·[刘先福]民俗过程:概念、实践与反思
   相关链接
·[王晓涛 朱吏]传统民间文学的现代意义·[孙正国 雷娜]杰克·齐普斯的创造性讲述实践观
·[王丽清]论安徒生童话中景物描写的意义·[张举文]文学类型还是生活信仰:童话在中国的蜕变及其思考
·[王文超]传统工艺的文化复兴与“非遗”实践·黎亮:《中国人的幻想与心灵:林兰童话的结构与意义》
·[岳永逸]故事流:历史、文学及教育 ——燕大的民间故事研究·[日]西村真志叶:《中国民间幻想故事的文体特征》
·【讲座预告】张举文:文学类型还是生活信仰(北大,5月23日周三15:10)·[户晓辉]麦克斯·吕蒂
·[毛巧晖]1949-1966年童话的多向度重构·[施雅慧]传统文化复兴背景下当代汉服运动的发展研究
·传统村落的文化复兴——浙江松阳采访记·[刘守华]千年故事百年追踪
·对话刘守华:为什么中国没有《格林童话》?·第十一届民间文化青年论坛在浙江师范大学召开
·民间文化青年论坛第二季2016年会通知(第2号)·民间文化青年论坛第二季2016年会通知(第1号)
·黄永松:给孩子最美的中国童话·[吴飞]慎终追远:现代中国的一个童话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