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召开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漆凌云]汉文化圈视域下的中琉天鹅处女型故事比较研究
  作者:漆凌云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2-03 | 点击数:2376
 

三、《毛衣女》《田昆仑》故事在日本的传播

  敦煌石窟中出土的句道兴本《搜神记》中所记载的《田昆仑》故事表明晋代《毛衣女故事》在初唐时期有了较大增益。故事讲述田昆仑家贫,未有妻室。禾熟时往田行,见三只白鹤化成的美女在自家池塘洗浴。田昆仑窃取最小者之天衣,挟以为妻。田昆仑带其归家见母,设席以成婚姻。婚后产子名田章。后田昆仑被征去服兵役,临行前,嘱咐母亲不得把天衣交给天女,否则一去不返。天女在田昆仑走后屡次向阿婆索看天衣,说现已与阿婆儿为妻,又产一子,不会离去,阿婆拗不过便同意,并牢守堂门,从床脚下取出天衣,不料天女得衣后即从窗户中腾空而去。田章年始五岁,日夜啼哭寻母,董仲先生知其为天女之子,告诉他某日中时三个天女到池边割菜,低头装作不看他的就是他母亲。田章依计而行,在池边找到母亲。天女见儿后,悲啼泣泪,将田章带到天上。天公怜悯外孙,教其方术技能。十五岁时授之以文书八卷,令其下凡。田章下凡后,天下所有闻者,皆得知之,三才俱晓。天子召之为宰相,后因犯事被发配至西荒之地。后天子游猎时,射得一鹤,嗉内得一小儿,长三寸二分;后又得一板齿,亦长三寸二分。天子问众臣,众臣皆不识,乃召田章问之。天子问其大人小人、大声小声、大鸟小鸟,田章一一解答,于是拜其为仆射。天下子民始知田章乃天女之子。

  《田昆仑》故事与《搜神记》中记载的《毛衣女》故事相比,从人物、情节等方面发生了很大变化,如故事开头“昔有田昆仑者,其家甚贫、未有妻室。当家地内,有一水池,极深清妙”。天女化身白鹤到人间,“两个飞向池边树头而坐,一个在池洗垢中间。”我们发现,《田昆仑》故事与察度王传说、苅(铭)列子传说的开篇相比相似度很高。而且田昆仑窃取天衣、天女请求归还天衣未果被迫嫁给田昆仑的情节在察度王传说、苅(铭)列子传说也有类似情节。值得注意的是《田昆仑》故事中天衣藏处不是在积稻下而是在床脚下,这与琉球组舞《天缘奇遇儿女承庆》中天女睡觉时在榻上发现天衣非常相似。

  《田昆仑》故事情节上一个大的变化是在《毛衣女》故事的基础上添益了天女之子上天后从天公处学会方术伎艺能回到人间后官至宰相,被贬后凭借博学多识解难题得到皇帝“赐金千斤、封邑万户”的奖赏情节。这和琉球察度王传说中察度长大后娶官家女、得到巨额黄金成为中山王的结局在主题上是类似的。两者之间差异从故事类型来看,《田昆仑》故事是天鹅处女型和智解难题的复合型故事,而察度王传说是天鹅处女型和乞丐不知黄金型的复合故事,属始祖型天鹅处女故事。回顾历史,出生平民的帝王往往要借助民间故事来渲染其出生的不凡。琉球的察度王传说借助毛衣女故事母题显示自己乃天女之子,借助乞丐不知黄金型故事来宣扬神奇的预知财富能力,从政治和经济两方面彰显了君王的高贵及不凡。

  日本著名故事学家关敬吾认为《搜神记》中的毛衣女故事,与(日本)西南诸岛中的传承完全一致,是最古老的传承。马兴国认为“《搜神记》传入日本以来,一直成为日本佛教故事、怪异小说的滥觞。”李均洋认为约产生于8世纪初叶的《风土记》中骏河国、近江国、丹后国的羽衣传说是日本文献记载最早的羽衣传说,中日羽衣传说在形式和内容上有着很多相同点,除了文化交流的影响和渗透外,中日两国尽管民族不同,但民族心理的大致相通、社会环境大致相同、文化环境大致相仿是中日羽衣传说相似的重要因素。

  中日两国的文化交流从绳文时代后期就已开启。稻作文化、纺织、汉文典籍也陆续传入日本。汉字进入日本后还一度成为官方文字,古代日本天皇的诏书、官文、小说、诗歌均是用汉字为载体,直至9世纪前后发明了日本自己的文字假名。日本人民阅览汉文书籍用汉字进行文学创作让日本文学与中国文学的关系十分紧密,许多日本文学作品中都可以看到中国文学作品的印记,如《万叶集》《古事记》等。而且在日本文学史上形成了有汉字进行文学创作的“汉文学”现象(支系)。唐代中日文化交流十分密切。日本645年孝德天皇实行的大化改新,从政治、经济、技术、文学艺术和意识形态等领域全面开始向唐朝学习,日本文化呈现“唐风化”气象。

  就中国、日本在唐代的文化交流来看,属于东亚汉文化圈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内藤湖南在谈及日本文化从哪来的问题时,说“日本文化是东洋文化、中国文化的延长,是和中国古代文化一脉相承的。所以,要想知道日本文化的根源,就必须先了解中国文化。”德裔故事学家艾伯华也指出“我觉得中国民间故事跟朝鲜、日本及东南亚各国民间故事的同源问题,比中国民间故事起源于印度的问题要重要得多。”唐文化在当时日本上层广受推崇。在“唐风化”背景下,从汉文化圈视角出发考察毛衣女故事在日本落地生根属应有之义。我们发现《搜神记》中的毛衣女故事和句道兴本《搜神记》中的《田昆仑》故事在日本、琉球等地均有传播。但这一过程并非全盘吸收,而是随着中国的儒释道观念在日本传播展开的,与日本的神道教及地方传说相结合形成的。

  《帝皇编年纪》云:

  近江国伊香郡与胡乡伊香小江在乡南也。天之八女,俱为白鸟,自天而降,浴于江之南津。于时,伊香刀美在于西山,遥见白鸟,其形奇异,因疑若是神人乎?往见之,实是神人也。于是伊香刀美即生感爱,不得还去。窃遣白犬,盗取天羽衣,得隐弟衣。

  天女乃知,其兄七人,飞升天上;其弟一人,不得飞去,天路永塞。即为地名。天女浴浦,今谓神浦是也。

  伊香刀美与天女弟女,共为室家。居于此处,遂生男女,男女各二。兄名意美志留,弟名那志登美。女伊是理比咩,次名奈是理比卖。此伊香连等之先祖是也。后母即搜取天羽衣,着之升天。伊香刀美,独守空床,吟咏不断。

  这个故事中有天女化身为鸟来到人间沐浴,男子让狗去盗取羽衣而娶到仙女,生下二男二女,寻回羽衣升天而去的母题。这些母题和《搜神记》中的毛衣女故事记载相似,但已呈现地方化的趋势。

  《丹后国风土记》中的相关记载说在丹后国丹波郡有个地方叫比治里。比治山顶上有口叫“云真奈井”的井。八位天女从天而降在井中沐浴时,村里有一对叫奈佐老夫的老夫妇把其中一位仙女的衣服藏了起来,并要求天女做他们的女儿。天女无法回到天上,只能和老夫妇一起生活了十多年。天女能酿造治愈百病的酒,奈佐夫妇拿去卖很快富裕起来了。但是后来老夫妇说天女不是他们的女儿把天女赶出家门。天女感叹老夫妇没有情义,含泪离开比治里。后来经过了荒盐村和哭木村,在奈具村定居。我们发现《丹后国风土记》中的这个故事没有爱情主题,但天女到井中沐浴因为天衣被盗而被迫留在人间的母题应是毛衣女故事流传过程中变异所致。

  《骏河国风土记》逸文:

  古老传言,昔有神女,自天降来,曝羽衣于松枝,渔人拾得而见之。其轻软不可言也。所谓六铢衣乎?织女机中物乎?神女乞之,渔人不与。神女欲上天,而无羽衣。于是遂与渔人为夫妇。盖不得已也。女取羽衣,乘云而去,其渔人亦登仙云。

  这个故事比较简短,但在日本的天鹅处女型故事中有着特别的意义,因为是日本能乐《羽衣》的底本。日本能乐中的《羽衣》讲述住在三保松原(静冈县)的一个渔夫,发现松树上挂着一件漂亮的衣服,于是便把它摘下来准备拿回去,这时,一位美丽的姑娘出现在他面前,姑娘对渔夫要求还给她羽衣,渔夫不肯还给姑娘,姑娘对渔夫说:自己是天宫里的天女,衣服是天宫里用羽毛做的羽衣,没有这件羽衣,回不了天宫,还要遭受五衰之苦,渔夫问清天女后,同意在天女给他表演跳舞的条件下把羽衣还给了她,但渔夫担心先还给羽衣的话,天女不跳舞就飞走了,天女回答说:在人间存在怀疑,天上不存在怀疑,听到这句话,渔夫觉得惭愧就还给了她羽衣,天女穿上羽衣,翩翩起舞,然后慢慢地向富士山山顶那边的天空飞去。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朱婧薇]媒介变迁与民间叙事的现代传承
下一条: ·[祁连休]中国故事的独特魅力
   相关链接
·[吴晓东]毛衣女故事的母题构成与主角来源·[万建中]话语转换:地方口头传统的“在地化”
·[田兆元]毛衣女故事之生育互助问题——传统叙事的向实研究路径·[黄清喜]“毛衣女”故事源头叙事研究
·[李传江]“虎皮井”故事的文化渊源及其对中国“天鹅处女型”故事的基干情节贡献·[陈岗龙]天鹅处女型故事与萨满教
·[王青]天鹅处女型故事渊源再探·[万建中]天鹅处女型故事:人与动物关系的对话
·[王青]敦煌本《搜神记》与天鹅处女型故事·[漆凌云]中国天鹅处女型故事的形态学研究
·[万建中]一场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深刻对话·[袁学俊]牛郎织女与天鹅处女型故事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