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高荷红]“满族说部”概念之反思
  作者:高荷红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9-22 | 点击数:3293
 

二 满族说部文本的类属

  满族说部的分类,若按时代划分,20世纪80年代学者提出满族说部有广义和狭义之分;21世纪前后,学者提出三分法、四分法、二分法。

  (一)广义和狭义的满族说部

  广义的满族说部可分为以下三部分:第一,以满语形式在满族民众中讲述过的《三国演义》《封神演义》《西游记》等长篇白话小说,应在达海创制满文之后就开始有意识地翻译了。第二,《英和太子走国》《花木兰扫北》等满族及北方少数民族的“德布达林”。第三,由满族氏族世代传承的氏族神话、家族史、萨满故事等“乌勒本”。目前已出版的满族说部文本多为第二、第三部分,学者们普遍接受“德布达林”“乌勒本”的狭义概念,笔者也持狭义满族说部的观点。

  (二)分类法之别

  1999年,富育光按照叙事内容的类型提出三分法,即“窝车库乌勒本”“包衣乌勒本”“巴图鲁乌勒本”。“窝车库乌勒本”指神龛上的本子,按文类来说一般是神话传说,或为史诗;“包衣乌勒本”是家族的,“家传”或“家史”;“巴图鲁乌勒本”是英雄传记。2005年,富育光在《栉风沐雨二十年》中提出四分法,在前三类基础上加入“给孙乌春乌勒本”。“给孙乌春乌勒本”,满语为gisunuchunulabun,指说唱传记。笔者认为其分类逻辑不一致,三分法以叙事内容分类,四分法则以讲述方式进行分类。

  2014年,基于三分法和四分法,王卓提出二分法。她认为三分法和四分法的分类逻辑不对,笔者深以为然。但简单划分为二类,标准又过于模糊,不足以体现满族说部区别于其他文类的特性。二分法将满族说部分为说唱形式和非说唱形式两类,“窝车库乌勒本”“给孙乌春乌勒本”应为说唱一类,“包衣乌勒本”“巴图鲁乌勒本”为非说唱一类。说唱类的“给孙乌春乌勒本”和“窝车库乌勒本”,“给孙乌春乌勒本”的文本属性模糊,有的文本并非韵文体却被列入其中,“窝车库乌勒本”多为韵文体。《尼山萨满》作为“窝车库乌勒本”,20世纪初《尼山萨满》曾被德国学者马丁·吉姆称为“东方的《奥德赛》”,彼时应为韵体的。目前,《尼山萨满》在东北各少数民族中都有流传,以讲述为主。而从韵体转为散体讲述,其原因主要为:讲述者已不懂满语;讲述者年龄越大越难以唱好。那么,以讲唱与否来分类意义并不大。

表二 富育光三分法、四分法之下的文本

  表二是富育光先后发表的论文中所提满族说部文本的分类情况,其中最稳定的是“窝车库乌勒本”,仅增加2部文本,变化最多的是“给孙乌春乌勒本”,新增10部,其中3部本归属于“巴图鲁乌勒本”。其他三类中,模糊不清、前后不一者有6部,如《姻缘传》《红罗女三打契丹》《比剑联姻》《萨布素将军传》《萨大人传》《忠烈罕王传》,前三部最初被归为“巴图鲁乌勒本”,2005年被归入“给孙乌春乌勒本”;后3部原为“包衣乌勒本”,2005年被归为“巴图鲁乌勒本”。与英雄红罗女有关的2部说部毫无疑义应归为“巴图鲁乌勒本”,出版的文本并无说唱部分,因此四分法的文本归属值得质疑。《萨布素将军传》《萨大人传》在其“传承情况”中介绍讲述者傅英仁、富育光都坦陈萨布素为其家族祖先,其文本应归为“包衣乌勒本”。由此看来,四分法的确存在欠妥之处,不似三分法分类标准一致。

  2005年8月,吉林省文化厅也依据四分法将满族说部文本进行了分类。

表三 吉林省文化厅提出的文本分类

  表三仅提到19部文本,而满族说部已出版54部,有大量说部文本并未纳入该分类表。与表二对比来看,表三主要依照富育光2005年的分类标准。

  2007年,在《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丛书·总序》中,谷长春的分类与富育光、吉林省文化厅略有不同。

表四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丛书·总序》的文本分类

  表四中《萨布素将军传》《萨大人传》《忠烈罕王遗事》被归入“包衣乌勒本”,与富育光1999年提出的相同。还有其他学者的不同分类标准,但主要都是以表二、表三、表四为基准,此处不再赘述。

  (四)其他文本

  表二至表四中,未纳入已出版的《八旗子弟传闻录》《伊通州传奇》《瑞白传》《满族神话》《女真神话故事》,也未列入仅存名而无具体文本的满族说部,如富育光提过的《秋亭大人归葬记》(《金镛遗闻》)、《鳇贡记》《北海寻亲记》(《鄂霍茨克海祭》)。

  有些满族说部文本,富育光曾详细地介绍其传承情况:吉林乌拉街满族镇旧街村满族著名民俗专家赵文金老人因病去逝,使吉林乌拉街打牲衙门传承二百余载的满族说部《鳇鱼贡传奇》未能抢救下来;永吉县小学校长胡达千多年来收集了《韩登举小传》《傅殿臣外传》《关东贡虎记》等长篇满族说部和汉族话本,只可惜仅留下《傅殿臣外传》;黑龙江省爱辉中学教师徐昶兴家传《秋亭大人归葬记》未能传下来。其他诸如《清图们江出海纪实》《北海地舆记》(《鄂霍茨克海祭》)《女真谱评》等重要说部,只留下了部分内容或仅佚书名,内容却无从稽考。其中《鳇鱼贡》《女真谱评》都已出版。

  在2005年富育光满族说部所进行的分类中,目前未见到的文本7部,即《秋亭大人归葬记》《三姓志传》《海宁南迁记》《关玛发传奇》《巴拉铁头传》《依尔哈木克》《得布得力》。

  从这几类文本来看,“窝车库乌勒本”主要为史诗或者神话,讲述萨满祖师们的非凡神迹,讲述者最初一定是氏族萨满,而且是在氏族内部传承的。“巴图鲁乌勒本”分为真人真事的讲述和历史传说人物的讲述。“包衣乌勒本”是在氏族内流传的本氏族英雄人物的传说故事。“给孙乌春乌勒本”重点强调文本为韵体,但《比剑联姻》《红罗女三打契丹》《绿罗秀演义》并非韵体,反而是散体的故事,若称其为说唱的确勉强。《奥克敦妈妈》的分类也很模糊,富育光将其纳入到“给孙乌春乌勒本”,又将其与《恩切布库》《西林安班玛发》并列为《天宫大战》的所属神话,若按此理《奥克敦妈妈》应为“窝车库乌勒本”。

  与绝大多数学者不同的是,戴宏森曾依据满族说部题材将其概况为讲史题材、侠义题材(如《飞啸三巧传奇》)、世情题材(如说满汉青年争取满汉通婚抗争故事的《姻缘传》)、神怪题材(如《天宫大战》《女真谱评》中的九仙女),可惜他并没有深入论述。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梁珊珊 陈勤建]传统智趣与当代表述:基于绍兴师爷故事活化实践的考察
下一条: ·[于玉蓉]《史记》感生神话的生成谱系与意蕴变迁
   相关链接
·[施爱东]故事概念的转变与中国故事学的建立·[孙英刚] 跨文化中的迷惘——“民间宗教”概念的是与非
·讣闻 | 富育光同志逝世·第32期“敬文民俗学沙龙”回顾
·[刘大先]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研究七十年·[张青仁]民族民粹主义与民俗学的浮沉
·[施尧]20世纪以来日本民谣采集的学术史研究·[刘雪瑽]再论程憬的中国神话研究
·[漆凌云]中国民间故事研究七十年述评·[李小玲]反本溯源:对中国民间文学概念及理论的反思
·[孙正国]《中国民间故事史》·[陈冠豪]中国当代鬼传说之概念指涉
·[漆凌云 万建中]“母题”概念再反思·[刘文江]神奇记忆:一个重要的欧洲传说学概念
·[祝鹏程]2018年民间文学研究报告:以神话、传说与故事为主·[张多]美国学者搜集整理、翻译中国民间文学的学术史和方法论
·[万建中]中国民间文学学术史研究40年·[林继富]“民俗认同”与“文化自愈机制”:两个有用的概念
·[田兆元]创世神话的概念、类型与谱系·[曲枫]两种语境中的萨满概念分析与萨满概念重建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