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会议║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议程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邀请函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许钢伟]壮族《嘹歌》搜集整理及研究综述
  作者:许钢伟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08-10 | 点击数:11431
 


  【摘 要】:壮族民间长诗的数量很多。其中,被研究最多的是被称为“壮族歌谣文化经典”的《嘹歌》。从五十年代至今,《嘹歌》的搜集整理以及伴随的研究已逾半个世纪。现在,对《嘹歌》的搜集整理及研究的历程进行回顾,无疑有益于今后对《嘹歌》进行更为深入地研究,从而丰富壮族这个善歌民族的歌谣文化的内涵。为清晰论述起见,搜集整理及研究分田东、平果两部分进行论述,但需要指出的是,这样做无意割裂《嘹歌》作为一项文化事象的整体存在。

  【关键词】:壮族《嘹歌》;搜集整理;研究;综述



  壮族民间长诗的数量很多。其中,被研究最多的是被称为“壮族歌谣文化经典”的《嘹歌》。从五十年代至今,《嘹歌》的搜集整理以及伴随的研究已逾半个世纪。现在,对《嘹歌》的搜集整理及研究的历程进行回顾,无疑有益于今后对《嘹歌》进行更为深入地研究,从而丰富壮族这个善歌民族的歌谣文化的内涵。为清晰论述起见,搜集整理及研究分田东、平果两部分进行论述,但需要指出的是,这样做无意割裂《嘹歌》作为一项文化事象的整体存在。

  一、关于《嘹歌》的搜集整理

  1、 田东嘹歌搜集整理

  农冠品在《泛说右江流域壮族嘹歌》一文的第二部分——对嘹歌文化艺术价值认识提升经历的回顾——中对嘹歌的整理和研究情况作了初步的论述,指出“20世纪50年代,广西的民间文学工作者对嘹歌开始进行搜集,正是从民间文学的角度去进行采录的。当时刚刚成立的广西民间文学研究会筹备会与百色专区的田东县文化馆的同志共同开展此项搜集工作。”[1]在田东县文联民间文学普查组搜集、由广西壮族自治区民间文学研究会筹备会编印的《嘹歌》资料(上、下两册)的《说明》中对开始于田东的嘹歌搜集整理工作作了说明:“《嘹歌》开始搜集于一九五五年春,当时由田东县文化馆黄耀光同志搜集了此歌的一部分材料,并着手进行过翻译整理工作。一九五七年秋,田东县组织民间文学普查组,在该县作登和祥周两公社先后又搜集了七份有关贼歌资料(附件)。一九六一年春,区民间文学研究会筹备会同志到田东县调查了解后,经区党委和田东县委研究同意,先后抽调了黄耀光、黄本昇、卢竞康、黄正荣、农学飞等同志,进一步深入调查搜集,他们总共搜集到手抄歌本七本(由卢竞康、黄光相、凌其段等民间歌手供给),并访问了苏妈嫩、李妈花、韦顶良、卢妈针等女歌手进行口唱记录工作。到一九六二年二月止,总共搜集了《嘹歌》资料一万六千多行,由区民间文学研究会筹备会组织黄耀光、黄本昇、卢竞康、黄正荣、农学飞等同志进行初次翻译,并由黄耀光、覃振易两同志编排、校对。”[2]广西壮族自治区民间文学研究会筹备会编印的《嘹歌》资料便成为嘹歌整理工作的初步成果。

  嘹歌初步的搜集整理,特别是《嘹歌》资料的编印引起了政府相关主管领导的重视:“《嘹歌》资料(上、下册)编印出来之后,当时任广西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分管文化艺术的陆地同志,及文艺处处长梁宁同志,亲自到广西文联召开会议研究如何整理《嘹歌》。会上决定以两种方式翻译整理《嘹歌》:黄勇刹同志为一组,用民歌体翻译整理《嘹歌》,先从《贼歌》一章入手,这就是1963年6月发表在《广西文艺》上的《唱离乱——﹤嘹歌﹥之五》,后收入上海文艺出版社1980年6月出版的《中国民间长诗选》第二集。另一组以诗人莎红为首,用自由诗体整理,后来未能在刊物上发表,不久即临近文化大革命。”[3]这样,黄勇刹先生翻译整理的《唱离乱——﹤嘹歌﹥之五》便成为最先正式发表的《嘹歌》翻译整理成果。

  从文化大革命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嘹歌虽不至于绝唱,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在壮族歌手歌师中保留的嘹歌古壮字(“土俗字”)唱本在不断流失,或因歌手歌师逝世而失传,或因有关部门对唱本的看法偏颇而遗弃或烧毁或因新文化的侵入与传播而使嘹歌趋于衰落,如此等等。”[4]这样,嘹歌搜集整理的任务更显得紧迫,搜集整理工作也进入新的阶段。1986年,由何承文、莫非、黄琼柳搜集整理的《嘹歌》共5集,包括《三月歌》《路歌》《日歌》《唱离乱》《建房歌》,由广西民族出版社1986年6月出版,是拼音壮文版。同年,“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的领导下,于1986年重新提出进一步搜集嘹歌资料,任务交给黄耀光先生。黄耀光花了一年时间重新到田东等地搜集与校对嘹歌资料。1991年成立嘹歌整理小组,经过集体的努力,于1993年11月,由广西民族出版社出版《壮族民歌古籍集成·嘹歌》长歌共一万六千行,同时用三种文字:古壮字、拼音壮文及汉文,共六万四千多行,洋洋四千首歌。嘹歌古籍版本的出版,对保护与传承嘹歌这一文化遗产作出了新的贡献。”[5] 开始于2001年的“少数民族民歌保护活动”在2003年3月28日至4月9日、以及7月8日至8月5日两次采集考察行动中都到过田东,采集的《嘹歌·贼歌》及附录《打十闸》、《天旱歌》,由罗汉田教授翻译转记(由录音转壮文),刊于《保护少数民族民歌行动成果报告》,由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北京办事处2003年12月编印,是新壮文、汉译两对照版本。

  虽然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民间文学研究会筹备会编印的《嘹歌》资料(上、下册)和广西民族出版社出版《壮族民歌古籍集成·嘹歌》中,在介绍嘹歌时都提到过嘹歌流行于百色地区田东、平果等县,但上述《嘹歌》搜集整理工作主要围绕田东县嘹歌展开。鉴于此,我们把上述《嘹歌》的搜集整理活动称为“田东嘹歌搜集整理”时期。这也影响到了这一时期对嘹歌的研究,具体情况将在本文第二部分论述,此不赘谈。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民俗学博客

上一条: ·[石甜]口头传统[1]在网络社区中的传播与认同
下一条: ·[尹虎彬]互联网时代的口头传统
   相关链接
·“中国少数民族口头传统专题数据库建设:口头传统元数据标准建设”项目简介·[金乾伟 杨树喆]壮族农事歌谣的生态寓意
·[朱刚]哈佛大学燕京学社与中国口头传统研究的滥觞·国图启动人口较少民族口头传统典藏工作
·[冯文开 廖明君]口头传统诗性智慧的探索者·[张建军]记录口头传统:从书面文本到数字技术
·[孟令法]人生仪礼的口头演述和图像描绘·[许雁]“非遗”保护语境下边疆民族地区节日文化的保护传承与创新发展——以壮族“霜降节”为例
·[杨志新]非遗语境下的回族口头传统保护·[罗彩娟]历史记忆与族群认同:作为壮族主源的“骆越”文化表征
·[黄招扬]谚语:传统文化传承的民间载体·[王宪昭]论《布洛陀》神话母题的叙事结构与表达技巧
·[廖方容]壮族师公戏起源及其相关问题研究述评 ·[万建中]话语转换:地方口头传统的“在地化”
·刘钊:《<先祖阔尔库特书>研究:转写、汉译、语法及索引 》·刘镜净:《口头传统文类的界定:以云南元江哈尼族哈巴为个案》
·中美学者对话“中国多民族口头传统的文化意义”·以学术自觉推进中国史诗研究
·面向人类口头表达文化的跨学科思维与实践——朝戈金研究员专访·口头传统元数据标准建设项目工作会议在京举办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