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许钢伟]壮族《嘹歌》搜集整理及研究综述
  作者:许钢伟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08-10 | 点击数:11632
 

  2、 平果嘹歌搜集整理

  平果嘹歌的整理没有田东早。正像郑超雄在《关于壮族﹤嘹歌﹥文化中心地的探讨》一文中指出的:“以往由于受到资料的限制,很多人只知田东有《嘹歌》,而平果、马山也有《嘹歌》的事实却知者甚少”,并且因为这个原因“都认为田东敢仰岩歌圩是《嘹歌》的发源地,既是发源地,当然也就是文化的核心地了”。作者进而指出,“人们对平果《嘹歌》的了解是在改革开放初期。1978年,自治区有关文化部门筹集经费,组织平果县文化馆及各公社文化站的文化干部共18人,对平果县各地对唱《嘹歌》的情况进行深入调查,收集了2万多行的《嘹歌》歌本,很多学者看到平果县的《嘹歌》本后,对《嘹歌》文化核心地给予了新认识”[6]。其实,如果说1978年的平果《嘹歌》搜集工作是平果《嘹歌》搜集的开始的话,那也是政府行为。由最近一次平果《嘹歌》整理出版的《平果嘹歌·长歌集》附录可知,民间个人由于爱好而搜集嘹歌的行动却早于1978年十多年就开始了。在《平果嘹歌·长歌集》后所附的“古壮字原歌搜集者简介”搜集者马富勤、谭绍明、黄国观三人中,“1940年生,男,壮族,广西平果县太平镇太平街人”谭绍明有明确的开始搜集的时间­——“1963年开始搜集整理嘹歌”。如此说来,平果县的嘹歌搜集早于20世纪60年代左右也已经开始,只不过不是政府行为而已。但是,民间个人的搜集整理活动对以后的政府领导搜集整理具有重要的价值。2004年广西民族出版社出版的《平果嘹歌·长歌集》就是由马富勤“多年搜集整理嘹歌歌本数十册,10000多首,40000余句”中的《三月歌》和《行路歌》、谭绍明“多年来共搜集平果壮族嘹歌《三月歌》、《日歌》、《行路歌》、《贼歌》、《房屋歌》五部长歌和十多部散歌,计12000余首,40000多句”中的《贼歌》和《房屋歌·赞房篇》以及黄国观“多年来搜集平果壮族嘹歌歌本数十册,逾万首,数万句”中的《日歌》和《房屋歌·建房篇》组成[7]。显而易见,民间个人搜集为后来的政府领导的搜集整理工作奠定了基础。

  平果嘹歌最近的整理翻译工作是伴随着平果壮族嘹歌民族民间文化保护试点工作和平果县打造嘹歌文化品牌工作展开的。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时任平果县委副书记的农敏坚已关注在民间有着顽强的生命力的平果嘹歌,多次走访民间歌师并已搜集了许多原始歌本。”[8]2003年,百色市市委、市政府提出打造百色文化名市的号召。在此背景下,平果县委、县政府从本地实际出发,从继承和弘扬本民族优秀文化传统、保护和开发民族文化资源出发,作出了打造“平果嘹歌”文化品牌的决定,并成立打造“平果嘹歌”文化品牌工作领导小组,设立了“平果嘹歌”办公室,农敏坚亲自兼任具体负责人。一场全县性打造平果嘹歌文化品牌的序幕由此拉开。2004年,平果嘹歌“以其传世的原生性和经典性,流传的广泛性和内涵的百科性,列入广西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第一批试点名单(广西区文化厅桂文发[2004]234号)”,这更加促使当地对嘹歌整理保护工作的重视。“在搜集整理过程中,我们力求做到全力挖掘,全面搜集。从已搜集到的资料看,根据其内容,平果嘹歌大致分为《长歌集》、《散歌集》、《文歌集》和《时事歌集》。目前已搜集到逾20000首,80000余行。现今作为首卷出版的《长歌集》共有5部长歌,共4814首19256行……”[9],《平果嘹歌·长歌集》便成为保护工作中整理方面的初步成果。该长歌集吸取以前整理时的经验,将“汉歌整理”、“壮文转写”和“古壮字原歌”对照集成一书出版,便于对照阅读和学者专家研究;但是,也正如出版说明中所言“……加上任务紧迫,时间仓促,未能做到精雕细琢,遗珠之憾和失真之嫌在所难免。”[10]总体来说,这次的搜集和整理收获颇丰。目前,平果嘹歌的整理还在进行之中。

  二、关于嘹歌的研究

  1、 嘹歌研究概况

  嘹歌的研究与嘹歌的搜集整理关系紧密。20世纪50年代开始的搜集整理到1963年广西壮族自治区民间文学研究会筹备会编印《嘹歌》资料引起政府相关部门注意开始组织翻译,黄勇刹用民歌体翻译整理《嘹歌》,先从《贼歌》一章入手,这就是1963年6月发表在《广西文艺》上的《唱离乱——﹤嘹歌﹥之五》,后收入上海文艺出版社1980年6月出版的《中国民间长诗选》第二集。在《广西文艺》1963年6月发表《唱离乱——﹤嘹歌﹥之五》一期同时发表的,还有蓝鸿恩先生撰写的评论文章《哀民生之多艰——关于﹤嘹歌﹥的一些说明》,该文后来收入由广西民族出版社1981年11月出版的蓝先生的论文集子《广西民间文学散论》一书中,被认为“是对壮族《嘹歌》进行评论与研究最早的文章”[11]。之后嘹歌研究专论并不多。到了20世纪80年代,《嘹歌》不但被相关的民间文学教材屡屡提起,研究文章也相对较多。在民间文学的教材方面,广西人民出版社1982年6月出版的胡仲实先生的《壮族文学概论》中“长篇叙事民歌”一部分对《嘹歌》中的《唱离乱》(即《贼歌》)做了文学评价;广西民族出版社1983年5月出版的民间文艺家、歌手黄勇刹先生的《壮族歌谣概论》也从文学角度对《嘹歌》给予评述;广西人民出版社1986年4月出版的由欧阳若修、周作秋、黄绍秋、曾庆全编著的《壮族文学史》中,从文学角度对《嘹歌》作了比较全面的论述,包括《嘹歌》的来历和基本内容,《嘹歌·唱离乱》的产生和传唱、主题思想、艺术成就等。[12]由梁庭望和农学冠编著、广西民族出版社1991年9月出版的《壮族文学概要》中对《嘹歌》中的《唱乱离》从背景、内容、艺术特色等方面进行了评述。至于期刊上发表的研究《嘹歌》的论文,为清晰论述起见,也与上述搜集整理情况相对应,按照研究采用的文本源出地,分田东嘹歌和平果嘹歌分别论述。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民俗学博客

上一条: ·[石甜]口头传统[1]在网络社区中的传播与认同
下一条: ·[尹虎彬]互联网时代的口头传统
   相关链接
·[林安宁]平话师公戏的非遗价值与都市传承探索·[何厚棚]论布洛陀神话的当代价值
·[江帆]从“遗产”到“资源”:辽河口“渔雁文化”的承续动力与意义重构·[杨杰宏]传承中的再造:羌族口头传统的文化生境及特征
·[孟令法]人生仪礼的口头演述和图像描绘·[周敏]口头传统与“人民文艺”的普及面向
·“中国少数民族口头传统专题数据库建设:口头传统元数据标准建设”项目简介·[金乾伟 杨树喆]壮族农事歌谣的生态寓意
·[朱刚]哈佛大学燕京学社与中国口头传统研究的滥觞·国图启动人口较少民族口头传统典藏工作
·[冯文开 廖明君]口头传统诗性智慧的探索者·[张建军]记录口头传统:从书面文本到数字技术
·[孟令法]人生仪礼的口头演述和图像描绘·[许雁]“非遗”保护语境下边疆民族地区节日文化的保护传承与创新发展——以壮族“霜降节”为例
·[杨志新]非遗语境下的回族口头传统保护·[罗彩娟]历史记忆与族群认同:作为壮族主源的“骆越”文化表征
·[黄招扬]谚语:传统文化传承的民间载体·[王宪昭]论《布洛陀》神话母题的叙事结构与表达技巧
·[廖方容]壮族师公戏起源及其相关问题研究述评 ·[万建中]话语转换:地方口头传统的“在地化”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