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萨满文化研究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萨满文化研究

[赵志忠 姜丽萍]《尼山萨满》与萨满教
  作者:[赵志忠 姜丽萍]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3-20 | 点击数:9827
 

 

《尼山萨满》传说对萨满教的反映是多方面的。对萨满教由来的解释,对萨满祭祀“过阴”全过程的描写,满文神歌的大量保存等都在很大程度上展现了萨满教的思想、仪式、法术等方面。从宗教的角度看,《尼山萨满》传说不仅仅是一篇优秀的民间文学作品,而且是一部很好的萨满教“教科书”。她向人们展示的是一种形象生动、活灵活现的萨满教。
 
 
萨满及萨满教的由来,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理论问题。在《尼山萨满》传说中对此有所反映,满族《女丹萨满的故事》及其他东北少数民族的传说中都有类似的说法。比如:
 
皇帝听了大臣这话,也有些后悔。便说:“女丹,你如果真是死得冤,我让你永远随着佛满洲祭祀时受祭。”皇帝说完这句话之后,皇宫的上空立刻亮堂了。从此佛满洲祭祀祖先时,旁边还要祭雕神,便是从这里来的。女丹萨满就是萨满的创始人。——(满族《女丹萨满的故事》①)
 
从此以后,尼桑就成了更加有名的萨满。后来这个消息被清朝皇帝知道了,于是皇帝请她给亲戚治病。尼桑萨满却没治好。皇帝很生气、就把尼桑萨满用很粗的绳捆起来拥到九丈深的井里。传说尼桑萨满虽这样死了,但她并没有消失,后来鄂温克人的萨满就是继承了尼桑萨满。——(鄂温克族《尼桑萨满》②)
 
于是,皇帝下了个旨意,传尼桑萨满到宫廷给国母治病。没想到,她费了好大劲儿,还是没治好国母的病。皇帝正好抓住这个借口,以谣言惑众,欺骗百姓为名,把她逮捕起来,用很粗的铁绳捆绑起来,然后扔进九泉之下。
据说她往下沉的时候,抓住了自己的头发往上拽,由于她的头发长,又加上她使了一下法术,她的头发就露在地面上,露出了多少根头发,达斡尔族就有了多少个萨满。正因为如此,达斡尔族的萨满至今未断根,还有很多萨满给人们除灾灭病呢!——(达斡尔族《尼桑萨满》③)
 
从上面所举的例子中可以看出,尼山萨满在萨满起源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在鄂温克传说中,她是萨满教的创始人。是后来所有萨满的先驱。在满族传说中,尼山萨满被皇帝封为“雕神”,永享祭祀。在达斡尔传说中,更是形象地将尼桑萨满露在地面上的头发根数来说明后来萨满存在的多少。《尼山萨满》传说中有关萨满来历的说法,尽管有些富于文学色彩的想象成分,但文学所反映的社会生活却是真实的。
在萨满教中有一个重要的现象值得注意,那就是早期的萨满大都由女人担任,而且这种现象对后来的萨满教有一定的影响。在《尼山萨满》传说中不管是尼山萨满(满族),尼桑萨满(达斡尔族、鄂温克族),还是一新萨满(赫哲族)、尼顺萨满(鄂伦春族,她们都是女性萨满。同萨满教一样,在神话中女性神祗也占有突出的地位。在满族创世神话《天宫大战》中,“天神中多数为女神,如果大小神职一一排列,能有三百余位女神”。④这种现象说明萨满教中的女萨满的产生与神话中的女神产生的历史背景是一致的。关于以女萨满为主的情况,在清代的《满洲祭神祭天典礼》一书中也有明文规定:“自大内以下,闲散宗室觉罗,以至伊尔根觉罗、锡林觉罗姓之满洲人等,俱用女司祝以祭”。⑤除此之外,对于紫禁城内居住的皇子,已分府的皇子及王、贝勒、贝子、公等人的祭祀也明文规定由女萨满担任。可见,女萨满主祭在萨满教祭祀中不但有悠久的历史,而且后来的萨满教也有所继承。《尼山萨满》传说中的女萨满形象,从一定意义上来说,也反映了满族早期萨满教的实际情况。尽管《尼山萨满》传说历尽沧桑,从内容到形式上有所变异,但女萨满为主的内容并没有改变。早期萨满教以女萨满为主的事实说明,萨满教的产生是很久远的,至少可以追溯到母系氏族社会。萨满教祭祀以女子为中心正好反映了母系氏族社会中妇女在政治、经济及社会各方面的崇高地位。在原始社会中,将女萨满作为神来进行祭拜,甚至让她们参与开天劈地、创造人类的活动是不足为奇的,是那个时代所赋予她们的历史使命。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民俗学博客-长白恒端的金楼子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孟慧英]萨满教与萨满神话中的火神及盗火英雄
下一条: ·[孟慧英]萨满教的亡魂与阴间
   相关链接
·[庞晓梅]格列宾希科夫和他的满语、民族志与萨满教研究·[托马斯·道森等]阅读艺术,书写历史——南部非洲的社会变迁与岩画
·[色音]蒙古族萨满文化:变容与保护 ·[唐钱华]彝族苏尼的萨满特征及若干理论问题探讨
·感受《萨满神歌》的独特魅力·[郭淑云]萨满教星辰崇拜与北方天文学的萌芽
·[阿地里·居玛吐尔地]玛纳斯奇的萨满“面孔”·[陈岗龙]天鹅处女型故事与萨满教
·[乔虹]卡约文化的丧葬礼仪·[刘厚生]满族萨满教神词的思想内涵与艺术魅力
·[汪玢玲]赫赫女神 飞御八荒·[色音]变迁中的蒙古族萨满教
·[王平鲁]萨满教与满族早期医学的发展·[张树卿]满族入关前后的萨满教
·[孟慧英]萨满教的亡魂与阴间·[孟慧英]萨满教与萨满神话中的火神及盗火英雄
·[张晓光]关于萨满教研究的几点探讨·[张璇如]神秘萨满世界的新探索
·[汪玢玲]萨满文化钩玄·[富育光 孟慧英]满族的萨满教变迁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