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首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 在复旦大学举行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俗生活世界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俗生活世界

[王丽娟]元明民间叙事文本中关羽的另类形象
  作者:王丽娟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1-14 | 点击数:11737
 

 

[内容提要]元明民间叙事文本叙写了一些特殊的关羽故事,在忠、义、勇、智之外,塑造了关羽形象的另一面:头脑简单、无情无义、自私、无礼、残忍、势利、心胸狭窄。这一另类关羽形象的塑造,致使民间叙事中关羽的整体形象出现分裂和矛盾,凸显了民间叙事和文人叙事在关羽形象塑造上的差异。其差异的出现与创作主体、接受对象及关戏演出的文化功能相联系。 
[关键词]元明叙事文学;民间叙事;文人叙事;关羽形象 

作为“古今来名将中第一奇人”[1]6的关羽,其忠、义、勇、智集于一身的正面形象,受到元明时期文人和民间的一致认可。不过,民间叙事文本在叙写桃园结义、斩华雄、辞曹归刘(护嫂权降、斩颜良、诛文丑、封金挂印、挑袍、千里独行、五关斩将、斩蔡阳、古城 聚义)、单刀赴会、斩庞德、水淹七军、刮骨疗毒等妇孺皆知的大故事的同时,还叙写了一些几乎不为人知的小故事;在塑造关羽忠、义、勇、智的主导形象之外,还塑造了另一关羽形象。本文主要分析元明民间叙事文本关于民间叙事文本与文人叙事文本的界定及区分,参见拙文《论文人叙事与民间叙事——以“连环计”故事为例》,载《文学遗产》2004年第4期。所叙写的特殊关羽故事 这里暂只讨论元明民间叙事文本中只出现过1次的特殊关羽故事,而对于叙写较多的秉烛达旦、关斩貂蝉两个故事,留待日后再论。及所塑造的另类关羽形象。 
   
一、民间叙述文本中另类的关羽形象 
   
民间叙述文本对关羽另类形象的塑造,主要有两类途径。一是有完整情节的小故事,分 别描述其形象不同侧面;一是贯穿于不同民间文本中共有的形象特征。 
(一) 各种小故事塑造了关羽的另类形象 
民间叙事文本《花关索传说唱词话》和《三国志玉玺传》、《三国志平话》、《千里独行》、《桃园结义》、《庞掠四郡》、《古城记》本文《花关索传说唱词话》采用朱一玄《明成化说唱词话丛刊》1997年校点本;《三国志玉玺传》采用中州古籍出版社1986年校点本;《三国志平话》采用上海古典文学 出版社1955年排印本;《千里独行》、《桃园结义》、《庞掠四郡》均采用《孤本元明杂剧 》本;《古城记》采用《古本戏曲丛刊初集》影印本;小说《三国志演义》以嘉靖本《三国志通俗演义》为典范本,采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排印本。 均叙写了一些非常特别、不为人注意的关羽小故事,它们分别塑造了另类的关羽形象。
1《花关索传说唱词话》中草率、背义、自私的关羽 
《花关索传说唱词话》中叙写了结义姚宾、阆州救兄、喝倒萧墙、周仓割肉救关羽等几个极富民间色彩的故事。关羽与姚宾结义的故事曰: 
 
【说】……关公道:“我本不结义兄弟,今日应梦是难得,军师员(圆)梦正是。”关公 道:“你结义底心,准是不准?”姚宾道:“将军焚起香来,对天设誓。” 
【唱】关公见说心中喜,刺血为兄结义恩。杀牛宰马高厅上,安排茶饭食(饮)杯巡。哥哥兄弟都请到,众官大闹酒来斟。酒至三杯方五味,张飞便说事和因。姚宾此人曾造反,反了吴王手下人。今日特来为兄弟,有心对付没心人。关公口言不方(妨)事,我看姚宾是好人 。 
 
可以看出,关羽对这次结义极其认真,又是刺血,又是杀牛宰马,又是大摆酒席。不过这次结义与桃园结义不可同日而语,这是非常失败的结义。关羽结义非常草率,是应梦而结义,结果姚宾盗走了赤兔马。此外,关羽不听张飞劝告,把桃园结义兄弟抛在一边,相信刚结识的兄弟。这则故事刻画了关羽头脑简单、刚愎自用的形象,与文人叙事所描述的谨慎、理智的关羽形象迥异。
关羽父子阆州救兄的故事比较有趣: 
 
关公接了书来看,微微冷笑两三声。当初不用耶(爷)儿将,今朝却佐(做)受围人。听了张飞夸好汉,何须我佐(做)介(解)围人。传语哥哥休要怪,镇守荆州不出门。……一来要捉转刚(钢)叉吕凯,二来救哥哥皇叔,不负桃原(园)结义之心,我父子都走一曹(遭)。
 
故事中,关羽嫉妒张飞,缺乏胸襟和英雄气魄。一开始关羽并不打算去救刘备,后来姜维以吕凯激他,他才决定前往,并且把不负桃园结义之心放在第二位。这是对桃园结义的反讽,也是对关羽义士形象的嘲讽。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文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岳永逸]洪洞三月三接姑姑:持续几百年的走亲戚
下一条: ·[刘海燕]小说与文化关羽形象与关羽崇拜的传播与接受
   相关链接
·[梁家胜]民间叙事的演述逻辑与建构机制·[何佩雯]苗族民间叙事中的灾害母题表述研究
·[詹娜]口述历史与正史:言说历史的两种路径·[陈泳超]互文形塑:刘猛将传说形象的历史辨析
·[胡彬彬 王安安]叙事视角下的传统村落新民俗 ·[王志清]“从知其然到知其所以然”的深描与阐释
·[江帆]满族民间叙事中的生态思维与哲学意蕴 ·第十七届亚细亚民间叙事文学学会“亚洲灰姑娘故事”国际学术研讨会邀请函
·[梁家胜 董育红]论民间叙事中民间立场的审美表达和多维呈现·[杜昊]缘起、冲突与分裂
·[阿布都外力·克热木]撒拉族民间叙事文学的母题及口承性特点探微·[朱婧薇]媒介变迁与民间叙事的现代传承
·[刘先福]民间叙事文类的界定与转换·[朱婧薇]媒介变迁与民间叙事的现代传承
·[詹娜]口述历史与正史:言说历史的两种路径·[丁思瑶]民间叙事的跨文类表达
·[焦学振]民间叙事的生命树·[王尧 刘魁立]生命树·林中路
·[李永平 樊文]民族民间屠龙文本与禳灾隐喻·[梁青]当代日本民间叙事研究的走向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