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首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 在复旦大学举行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俗生活世界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俗生活世界

[王丽娟]元明民间叙事文本中关羽的另类形象
  作者:王丽娟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1-14 | 点击数:11794
 
6《走凤雏庞掠四郡》杂剧中自私小人的关羽 
《庞掠四郡》第3折中诸葛军师令关羽收捕长沙太守韩玄,刘封收捕武陵太守金全。黄忠为金全手下大将。刘封敌不过黄忠,战败而回。诸葛军师派张飞、赵云与黄忠交战。第4折中张飞与黄忠交锋。二人各报名号后,有一段有趣的对话: 
 
(黄忠云)张飞,你回去,我不和你厮杀,则着你二将军出来,我和他有仇。
(张飞云)你怎生和他有仇?
(黄忠云)他当初和我应举去,为他和我平日有仇,他去御史台里插状,告下我一篇虚词。他后来走了,倒拿住我打了二十,罚我在本处隐迹数年。我今日要与他交锋,你回去,我则要你二哥云长来。
 
此段对话,引出了黄忠、关羽二人的恩怨故事。黄忠翻出旧帐,使关羽极为恼怒,急着要与黄忠相持,被军师劝住。这段恩怨故事,是民间从关羽耻与黄忠为伍的事迹中生发出来的。但史传中反映的是关羽骄矜的性格,杂剧中却体现了关羽自私小人的形象。 
7《古城记》传奇中心胸狭小的关羽 
关羽千里寻至古城,张飞起初不认关羽。关羽斩蔡阳后,误会澄清,兄弟相见。张飞跪着迎接关羽,关羽并不理睬,还讥讽张飞,发泄对张飞的不满:
 
(关)……我此来亏了这一骑马,出许昌,过五关诛六将,古城边斩蔡阳,受了多少的苦楚。我想今世的人,还不如此马有义。好生看守此马。 
(关)……教你助我些人马,你说半个也没有,只在城上助我三通鼓,十面小旗。大哥,还是鼓杀得人?还是旗杀得人?三弟,莫说你我结义兄弟,就是一面之交,见蔡阳兵来,也有恻隐之心,开门与我进来。幸喜昨日蔡阳被吾所害,若是失手于他人,三弟,你今日还去跪那(哪)一个?(第29出) 
 
总之,上述故事大多叙写的是关羽的小缺点,刻画了关羽头脑简单、自私、无礼、残忍、势 利、心胸狭小的侧面形象,这与儒家所谓仁、义、礼、智、信完全沾不上边。 
(二) 不同民间文本均塑造的另类关羽形象 
如果说以上关羽形象的塑造在不同的小故事中体现出来,那么哭笑的关羽,享有儿女私情的关羽则在多个民间叙述文本中都塑造过。 
1哭笑着的关羽 
关羽虽为顶天立地的英雄,却也有哭的时候。《花关索传说唱词话》中关羽认子时,“荆王 当时闻此语,眼中流泪落纷纷”;关羽死后游魂上西川,遇张飞游魂,听了张飞的遭遇后,“关公见说垂珠泪,屈死兄弟一双人”。 
《古城记》中关羽与张辽饮酒时,也伤感落泪:(关)(泪科)(辽)仁兄为何不乐?(关)贤弟俺本是飘零孤馆客中人,何劳你珊竹叶在樽前畅?(第13出) 
《三国志玉玺传》中关羽更是经常流泪,甚至大哭。下邳兵败,关羽为保二嫂忍辱投曹操,因牵挂刘备、张飞,不知其生死,于是“将军落下珍珠泪”(卷7)。关羽与曹操约三事后,去请示二嫂,“云长一见夫人到,低头下拜地埃尘。放声大哭连称罪,惊倒夫人两个身”(卷7)。关羽江夏借兵归来,便问糜夫人,“玄德见问双流泪,便说当阳一段情”,“兄弟说完俱叹息,思量糜氏泪纷纷”(卷12)。 
《三国志通俗演义》中也叙及关羽的哭,但大多是为刘、张兄弟之事而哭,显的是兄弟情义。而民间叙事文本中,关羽则不仅为兄弟哭,还为亲人哭,为自己哭,既显兄弟情义,又显儿女情怀。 
除了哭以外,民间叙事文本还叙写了关羽各种各样的笑,有欢笑、冷笑、傻笑、假笑等。 
《三国志平话》卷中写道:“当日天晚,去二嫂宅内,见二嫂灵前烧香奠酒啼哭。关公笑曰:‘二嫂休哭,哥哥只在里。’甘、糜曰:‘叔叔醉也?’关公曰:‘听得哥哥在冀王袁绍处见有。嫂嫂收拾行装,来日辞曹丞相,往袁绍处。’关公却归本宅。” 
《花关索传说唱词话》中刘备阆中受困,修书向关羽求救,“关公接了书来看,微微冷笑两三声”。
《古城记》中关羽原谅张飞后,张飞让关羽笑一笑:(张)二哥,你不怪我了,请笑一笑才是。(羽笑科)(第29出)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文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岳永逸]洪洞三月三接姑姑:持续几百年的走亲戚
下一条: ·[刘海燕]小说与文化关羽形象与关羽崇拜的传播与接受
   相关链接
·[梁家胜]民间叙事的演述逻辑与建构机制·[何佩雯]苗族民间叙事中的灾害母题表述研究
·[詹娜]口述历史与正史:言说历史的两种路径·[陈泳超]互文形塑:刘猛将传说形象的历史辨析
·[胡彬彬 王安安]叙事视角下的传统村落新民俗 ·[王志清]“从知其然到知其所以然”的深描与阐释
·[江帆]满族民间叙事中的生态思维与哲学意蕴 ·第十七届亚细亚民间叙事文学学会“亚洲灰姑娘故事”国际学术研讨会邀请函
·[梁家胜 董育红]论民间叙事中民间立场的审美表达和多维呈现·[杜昊]缘起、冲突与分裂
·[阿布都外力·克热木]撒拉族民间叙事文学的母题及口承性特点探微·[朱婧薇]媒介变迁与民间叙事的现代传承
·[刘先福]民间叙事文类的界定与转换·[朱婧薇]媒介变迁与民间叙事的现代传承
·[詹娜]口述历史与正史:言说历史的两种路径·[丁思瑶]民间叙事的跨文类表达
·[焦学振]民间叙事的生命树·[王尧 刘魁立]生命树·林中路
·[李永平 樊文]民族民间屠龙文本与禳灾隐喻·[梁青]当代日本民间叙事研究的走向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