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首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 在复旦大学举行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中秋节专题

首页民俗学专题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中秋节专题

[张勃]中秋节形成于唐代
  作者:张勃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9-28 | 点击数:9650
 


  中秋节是我国秋季的传统大节。对于这个节日的起源,学界争讼颇多。焦点有二,一是关于中秋节形成的时间,一是关于中秋节形成的原因。

  关于中秋节形成的时间,今人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中秋节起源于宋代,此说可以尚秉和、周一良、朱红、刘德增、熊海英为代表。[1]如周一良先生在《从中秋节看中日文化交流》一文中提出:“中秋玩月虽是唐人风习,但是当时中秋并没有像上巳、端午、重阳那样,成为国家及社会公认的节日。”“中国人在唐以前以及唐代,根本不过中秋节。”并从中国官方文献、敦煌书仪、笔记(如圆仁《入唐求法巡礼行记》、韩鄂《岁华纪丽》)、类书(李昉编《太平御览》等)以及“显然沿袭了唐朝的典制”的日本文献(即菅原道真在892年从《六国史》中分类纂辑而成的《类聚国史》卷七三至七四的岁时部)中没有对中秋节的记载加以论证。另一种以为中秋节形成于唐代。此说可以张泽咸、李斌城、吴玉贵、杨琳为代表[2],其中张泽咸、李斌城、吴玉贵、韩养民、郭兴文将其作为一种事实,对中秋节的习俗活动进行描述,而杨琳则辨论甚详。

  持中秋节起源宋代说的学者们普遍以为,唐代八月十五玩月只是文人的习惯,没有全民认同,因而不足以称为节日。笔者以为此说差矣。依笔者看来,造成学者们在中秋节起源时间宋代说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对于相关材料的解读不够,二是对于判定某段时间是否节日持有不甚正确的标准。

  唐代的一些资料确实传递了很多人(不仅仅是文人)热衷于八月十五玩月宴饮的事实,而这往往被宋代说持有者所忽略。且不说唐代屡屡出现的围绕唐玄宗在八月十五望月的种种传说,也不说李玫撰《纂异记·嵩岳嫁女》里有时人边宴饮边赏月的记载,[3]仅就《全唐诗》中所录部分八月十五(中秋)诗中的描写,亦可见笔者所言不虚。

  第一,《全唐诗》所录八月十五(中秋)赏月诗,可以视为文人所作,因而反映了文人的玩月风习。但是,我们从诗中的描写,却又可见中秋望月确实并非仅仅是文人的风习。王建有《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诗中写到“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在谁家”,[4]张南史亦有《和崔中丞中秋月》,诗中写到“千家看露湿,万里觉天清”,刘禹锡的《奉和中书崔舍人八月十五日夜玩月二十韵》中也有“远近同时望,晶荧此夜偏”[5]的诗句,从“人尽望”、“千家”、“远近同时望”这些词句可以看出八月十五夜玩月的普遍性。

  第二,唐人是如此热衷玩月,以至于常常到更深才罢,有的甚至通宵不眠。许浑就曾在其《鹤林寺中秋夜玩月》中劝说人们“莫辞达曙殷勤望,一堕西岩又隔年”。[6]而事实上,许多人正是这样做的。崔备有《和武相公中秋锦楼玩月(得前字、秋字二篇)》,诗云“清景同千里,寒光尽一年。竟天多雁过,通夕少人眠。”[7]孙蜀的《中秋夜戏酬顾道流》云:“不那此身偏爱月,等闲看月即更深。仙翁每被嫦娥使,一度逢圆一度吟。”[8]王建有诗《和元郎中从八月十二至十五夜玩月五首》,其中有“立多地湿舁床坐,看过墙西寸寸迟”、“夜深尽放家人睡,直到天明不炷灯” 等句,[9]从中均可见人们玩月到深夜乃至次日天明的情景。

  第三,唐人往往在寺观等空旷之处玩月。如白居易的《华阳观中秋夜招友玩月》、许浑的《鹤林寺中秋夜玩月》、广宣的《中秋夜独游安国寺山亭院步月李益迟明至寺中求与联句》等,都可证明。时人还有到野外玩月的,且玩月时往往有宴饮之举。这从元凛的《中秋夜不见月》中可见一斑。该诗写了人们到野外准备玩月而月亮却没有出来的失望之情:“蟾轮何事色全微,赚得佳人出绣帏。四野雾凝空寂寞,九霄云锁绝光辉。吟诗得句翻停笔,玩处临尊却掩扉。公子倚栏犹怅望,懒将红烛草堂归。”[10]许浑在《中秋夕寄大梁刘尚书》中也回忆了“去年今夜醉兰舟”的情形。[11]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黄涛]中秋节:月光里的温情与狂欢
下一条: ·[萧放]人月双圆庆中秋
   相关链接
·[柯小杰 张沙]嫦娥形象的变迁与中秋节“团圆”意象的构建·[牛钧鹏]敦煌讲史变文所见唐代民间文化合流现象探析
·[张勃]端午龙舟竞渡习俗至迟出现于唐代考·[海力波]从《庐江民》看唐代志怪中的祆教仪式
·[海力波]金液与苏摩:唐代志怪中的印伊文明元素·月饼模子
·[尹晓龙]西汉太一神祭祀与元宵节起源·[张瑞娇]文学共情与节日定型:从《全唐诗》看唐代中秋节俗
·[萧放]中秋节的时代价值·[黄永林 孙佳]博弈与坚守:在传承与创新中发展
·[任志强]狐与胡:唐代狐精故事中的文化他者·[张茜]历时与共时视角下唐代女性服饰民俗的流变研究
·[秦宗财 房凯]浙皖地区中秋舞香龙节俗的历史与现状·[雷伟平]空间的体验消费:“中秋节”节日经济价值的实现研究
·[张多]他乡的中秋:全球化时代的中秋与个体·[巫其祥]兔与中国民俗文化
·面对当空皓月,远在他乡你会否怦然心动?·两岸专家论道 全方位解读中秋文化
·台湾学者赞赏大陆列中秋为法定假日:有助传承·黄涛:《中秋》(三联“节日中国”丛书)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