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十届代表大会暨2022年年会开幕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刘亚虎]南方民族洪水神话的结构及意蕴
  作者:刘亚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4-23 | 点击数:11454
 

 

[摘要]与人类诞生神话一脉相承,中国南方民族的洪水神话只是叙述自己族类在“成长”过程中所经受的重重考验的一次而已。这些考验神话的更实质的含义是:自己族类的祖先因为自己的能力、德行而得到神的认可,从而在种种灭绝性的灾难中,得到了神的特殊帮助而生存下来,并得到神的特殊喻示而繁衍后代,从而更显示出神圣的地位,同时,也更显示与神的神秘联系,以得到神的更多眷顾。
[关键词] 南方民族;洪水神话
[中图分类号] I207.7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8-7214(2006)05-0020-05  

在中国南方许多民族的神话中,人类从最早的诞生到以后的生存繁衍,遭受过种种的灾难、重重的考验,并由于自身的生理缺陷、心灵缺失或自然的作孽,经历过一次次无情的淘汰。其中,最大最终的一次灾难、考验,就是洪水。在这些灾难中,只有自己族类(或同时几个族类)的祖先由于本身的素质在神的支持下经受住考验,幸免于淘汰,延续了下来。因而,与人类诞生神话一脉相承,这些民族的洪水神话只是叙述自己族类在“成长”的过程中所经受的重重考验的一次而已。这些考验神话的更实质的含义是:自己族类的祖先因为自己的能力、德行而得到神的认可,从而在种种灭绝性的灾难中,得到了神的特殊帮助而生存下来,并得到神的特殊喻示而繁衍后代,从而更显示出神圣的地位,同时,也更显示与神的神秘联系,以得到神的更多眷顾。
这种考验与淘汰,可以说从人类一诞生就开始了。在神话传说里,最早由神创造或其他方式产生的人类,在生理上有种种缺陷,具种种奇形怪状。这些缺陷或畸形,较早时期的汉文典籍《山海经》似乎有所描述。例如:
矮小。《山海经·大荒南经》载:“有小人,名曰焦侥之国。”
一目。《山海经·海外北经》载:“一目国……一目中其面而居。”
等等。
《山海经》里的这些记载,根据后人分析,应该是古代少数民族神话的折光反映。与此相对应,在南方民族流传至今的一些神话里,也有相似的描述。例如:
矮小。彝族《梅葛》说,格兹天神三次撒雪造人,第一把雪变成“独脚人”,只有“一尺三寸长”。
一目。彝族《查姆》“序诗”说:人类最早那一代,“他们只有一只眼,独眼生在脑门心”。
等等。
也许,不能肯定《山海经》里的“小人”就是彝族“一尺三寸长”的人,“一目”人就是彝族的“独眼人”,但如果说两者之间具有文化意义的相通之处,似乎还是可以成立的。不同的是,《山海经》只记载了零星的传闻,而南方民族神话完整地叙述了先民心目中包括“小人”、“一目”在内的、人类发展的各个阶段,叙述了各个阶段人类的生理特点、伦理特点,以及天神的包括洪水方式在内的选择淘汰;并通过自己族类祖先自己的善行而得到神助的事迹,突出地显示了自己族类的优越性和神圣性。这些,在彝族神话史诗《梅葛》、《查姆》里描述得特别清晰。这里试以《梅葛》、《查姆》等为例加以说明,前面部分可以作为洪水神话的序曲,后面部分则以一种类型融入南方民族洪水神话的整体。
《梅葛》、《查姆》都流传在云南楚雄州彝族群众中,《梅葛》流传在北部的大姚、姚安县,《查姆》流传在南部的双柏县。把这两部神话(或神话史诗)放在整个南方民族洪水神话的大背景下加以审视,可以大致地描述出在先民心目中人的形态按照天神的意志发展的脉络。
人的形态:《梅葛》分为四代:“一尺三寸长”的人,“一丈三尺长”的人,直眼睛人,横眼睛人。《查姆》把早期人类分为三代:独眼睛人,直眼睛人,横眼睛人。在最后那两代,两部神话重合。
天神意志:《梅葛》里,“一尺三寸长”的人,“一丈三尺长”的人,太阳晒;直眼睛那一代,洪水淹。《查姆》里,独眼睛那一代,太阳晒;直眼睛那一代,洪水淹。从太阳晒开始,两部神话基本情节脉络重合;而从洪水淹开始,与各民族洪水神话基本情节脉络重合。
下面详细分析。
人类发展最早阶段的人,按照《梅葛》的叙述,是格兹天神撒下的第一把雪变成的“一尺三寸长”的人,以及第二把雪变成的“一丈三尺长”的人。按照《查姆》的叙述,是龙王的姑娘造的独眼睛人,“他们只有一只眼,独眼生在脑门心”。这个阶段的独眼睛人,又懒,又凶,心不好,所以天神“要换掉这代人,要找好心人,重新繁衍子孙”。于是,就派一个“仙王”扮做“讨饭人”沿村乞讨。结果呢,哪一家都是“不给他饭,不给他水”,张口就骂,伸手就打,出脚就踢;只有一个“做活人”同情他,和他饿了同吃野果,渴了同喝凉水。于是,这个“讨饭人”送给“做活人”一个葫芦,告诉他里面有“喝不完的水”,“吃不尽的粮”。这是最早阶段。 
第二阶段的人,始于太阳暴晒以后。《梅葛》里,“一尺三寸长”的人、“一丈三尺长”的人全被晒死,格兹天神撒下第三把雪,变成一代直眼睛人。《查姆》里,一代独眼睛人被晒死,只剩下那个“做活人”。龙王的姑娘找到“做活人”,给他四瓢水洗身子,结果这个独眼睛人变成“两只眼睛朝上生”的直眼睛人;直眼睛人与一位仙姑结成夫妻,生出直眼睛这一代人。
以下进入洪水神话,与南方各民族这类神话的基本情节脉络重合,具体细节有差异。
在南方民族神话里,洪水神话作为整个人类起源神话系统的组成部分,是人类生存确定的最后考验。与前面阶段一脉相承,这一发展阶段,善恶选择、洪水毁灭与族类再生成为中心情节。整个叙事围绕洪水缘起、躲避洪水、延续后代三大板块展开,南方各民族神话展现了绚丽的色彩。其中,神意、神助、神旨成为各民族神话里共同的构成因素。下面展开讲述。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学苑出版社网站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刘宗迪]七夕故事考
下一条: ·[漆凌云]中国天鹅处女型故事的形态学研究
   相关链接
·[刘亚虎]彝族史诗在南方民族文学史上的地位与价值·[山田仁史]蟹与蛇——日本、东南亚和东亚之洪水和地震的神话与传说
·[张多]灾害的神话表征 ·[刘璐瑶]南方少数民族洪水神话共性研究
·[游自荧]从洪水神话到洪水叙事·[吴道毅]“五四”以来南方民族文学的话语建构及其嬗变
·[刘锡诚]“东南亚文化区”与同胞配偶型洪水神话·[刘潋]移植与再生
·[杨杰宏]南方民族史诗的类型问题探析·[章立明]兄妹婚型洪水神话的误读与再解读
·[陈建宪]中国洪水神话的类型与分布·[鹿忆鹿]台湾原住民与大陆南方民族的洪水神话比较
·[刘亚虎]神的名义与族群意志·[赵明生]从自然瓜果到人文瓜果
·[高健]中国雷神神格探析·[王宪昭]试析我国南方少数民族洪水神话的叙事艺术
·[王宪昭]中国少数民族人类再生型洪水神话探析·[陶立璠]中国南方民族、民俗研究的重大成果
·[色音]萨满教与南方民族民间宗教比较研究·[刘锡诚]陆沉传说再探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