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邀请函   ·2019“东北亚民间游戏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春节专题

首页民俗学专题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春节专题

[萧放]春节:压岁钱
——三联版《春节》书摘
  作者:萧放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1-21 | 点击数:4913
 

 

吃完年夜饭,就发压岁钱。压岁钱是小儿新年最盼望的礼物,有一首诗形象地记述了清代杭州小儿获得压岁钱的欢乐情景:“百十钱穿彩线长,分来枕角自收藏。商量爆竹饧箫价,添得娇儿一夜忙。”(吴存楷《江乡节物诗》)
压岁钱,年俗节物之一,又称押岁钱、压祟钱、守岁钱等。除夕夜吃完年夜饭,长辈要给小辈压岁钱,以祝福晚辈平安度岁。压岁钱相传起源较早,但真正流行是在明清时期。压岁钱有特制钱与一般通行钱两种。特制的压岁钱是仿制品,它的材料或铜或铁,形状或方或长。宋人王黼《宣和博古图录》:钱形长而方,上面龙马并著,俗谓佩此能驱邪镇魅。钱上一般刻有“吉祥如意”、“福禄寿喜”、“长命百岁”等。
明清时期通常用流通的银钱作压岁钱。这种压岁钱,有直接给予晚辈的,有的是在晚辈睡下后,放置其床脚或枕边,意义在于压胜。清代宁波人钱沃臣《压岁钱》诗注中说,俗以五色线穿青钱,排结花样,送给儿童压胜,名为“压岁钱”。“老人分岁浑无事,手数孙曾压岁钱。”北京人除了尊长赐给小儿压岁钱外,还用彩绳穿钱,编作龙形,置于床脚,给家人压岁。河南小儿通常将压岁钱系于腰间,称为“压腰钱”。湖北小儿则以红绳穿大钱挂于胸襟,称“压岁钱”。钱数多少不一,在苏州以红绳缀百钱作为长辈给小儿的压岁钱。杭州民俗,“儿童度岁,长者与以钱,贯用红,置之卧所,曰压岁钱。”(《江乡节物诗》小引)以五色线或红绳串铜钱压岁,它强调的是压岁钱的祝福意义。(图 3-55 -1压岁钱)同时由于这时用流通的制钱给小儿压岁,因此压岁钱给小儿带来了自主消费的愉悦,这种情形恐怕是明清以后才有的新现象,它开启了压岁钱由信仰功能向节日经济功能转变的趋势,这是值得注意的民俗变化动向。
明朝宫中除夕在床上悬挂金银八宝、西番经轮,或者编结黄钱如龙形。这都是压岁之物。跟压岁有关的还有压岁盘、压岁果子,苏州人团年后以糕点果品互相馈送,称为“压岁盘”;将橘子、荔枝诸果品放置于枕边,称为“压岁果子”。元旦时食用,取其谐音“吉利”,以求新年好运。
民国以后,各钱铺年终特别开红纸零票,以备人们于压岁钱支用。当时还流行用红纸包一百文铜元,寓“长命百岁”之意;给已成年的晚辈压岁钱,红纸包的是一枚大洋,象征“财源茂盛”、“一本万利”。使用现代纸钞票后,家长们则喜欢选用号码相连的新钞票,预兆着后代“连连发财”、“连连高升”。而红纸包钞票,这种压岁钱称为“利市红包”。(图3-55-2 压岁钱)旧时压岁钱是由家长给自己的子孙,现在亲戚朋友也给孩子压岁钱,而且压岁钱的分量越来重。(图3-55-3 压岁钱)
 
小镜头:北京房山人过年期间长辈都要给小孩子们压岁钱,压岁钱又叫添岁钱,表达了长辈让晚辈这一年平平安安的愿望。按照习俗新媳妇、新女婿都要到双方父母及亲戚家拜新年。拜新年时都要带着礼物,长辈们都要给压岁钱。压岁钱数额不等,过去有一分、二分、五分的,现在有的十元、二十元、五十元、一百元、二百元不等。过去只有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叔伯、姨舅等直系亲人才给压岁钱。随着社会关系的多元化,现在给压岁钱的范围扩大到了邻居、朋友、同事、业务关系户等,压岁钱的形式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不仅送钱,有的送书、衣服、文具、电影票及其他形式的实物。(王红利《北京房山岁时节日调查报告》)(图3-55-3 压岁钱箱)
 
压岁钱原本的意义是表达长辈给晚辈的祝福,它的象征意义远超其实际价值。如果我们比谁给的压岁钱多,并以此作为收受年礼的手段,那它真正是对民俗的背离,甚至还会变成一种人情负担,或者成为不良之人受贿的借口。
 
萧放著:《春节》,三联书店,20091月版;全书10万字,插图60帧;定价:36元。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萧放]春节:贴春联
下一条: ·[萧放]春节——祭祀的节日
   相关链接
·[万建中]面对城市春节重构的应有态度·[田兆元]中国春节:节庆符号背后的文化叙事
·[Lin Yutang] Lanterns, gongs and fireworks: A Chinese philosopher recalls his boyhood·春节:对联与门神的起源
·原来除了中国,这些地方春节也是法定假日!·从年俗变迁看改革开放40年
·张勃:当代春节的十大变化·透过春节,世界感知日新的中国
·汉声:《大过猪年》·春节日历:年俗点评
·春节民俗日历·萧放:《春节》
·国图春节系列文化活动启幕·北京春节元宵节文化活动突出非遗特色和冬奥主题
·[赵德利]人神欢愉 家社同庆·[黄景春]春节与新年的分与合
·[乌丙安]年非节日而是“节期”·[黄涛]庙会对传承春节文化的重要价值
·邹明华:正视节日文化在当代核心价值观中的作用·旧年俗如何适应新时代——专访中国著名民俗专家乌丙安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