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学科问题

首页民俗学专题学科问题

[户晓辉]论欧美现代民间文学话语中的“民”
  作者:户晓辉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11-10 | 点击数:15217
 

[摘要]  在欧美现代民俗学和民间文学的话语体系中,这个概念只是现代学者想像出来的一个共同体或建构之物,无论人们缩小还是扩展它的外延和范围,也无论使用或界定它的人想还是不想、有意还是无意要用它来指涉现实中的特定群体,它与这个群体都没有直接的或必然的联系。

[关键词] 现代民间文学话语;民;想像的共同体

[中图分类号] K89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8-7214(2004)03-0019-07 


在回顾学术史时,多数学者都把英国古物学家汤姆斯(William ohn Thoms18031885)提出“folklore”这个词的1846年作为现代意义上的民俗学或民间文学研究的发端。意大利学者科基雅拉认为,欧洲民俗学真正的思想根源可以追溯到文艺复兴时期,地理大发现对未知人类社会陌生的语言、宗教和习俗的揭示,不仅激起了欧洲人对远方异族的兴趣,也使他们开始发现自己的落后面——古诗、俗谚、农民歌谣都成为寻求民族遗产的思想家和艺术家的一个重要资源。所有这些都融入了对the folk)的日渐浓厚的兴趣和迷恋之中。欧洲民俗学正是随着人们对的日益增长的兴趣而产生的,民俗学的特殊问题就是界定什么能够称为民,什么不能称为民。

科基雅拉的研究至少在一个重要方面提示我们:欧洲民俗学和民间文学话语的发生和发展不是孤立的,而是欧洲社会史和思想史的有机组成部分。综观欧洲民俗学和民间文学研究150多年的历史,几代学者不断对作出界定,不断将一部分人划入又将另一部分人排除,的圆周和外延在不断伸缩和变化,而对的不同界定或界说不仅与彼时彼地的社会史和思想史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从深层制约着民俗学或民间文学研究的理论和范式。换言之,民俗学和民间文学的理论与方法几乎无不围绕着对民俗的界定而展开。在这个意义上,the Folk)这个概念就构成了雷蒙德·威廉斯所说的那种关键词。他认为,关键词是极少取得共识的术语,其特定用法总是与人们看待文化和社会的特定方式有关,而这个术语就产生于新的工业社会和城市社会的一系列复杂反应的语境之中。这个概念的演变隐含着民俗学和民间文学研究看待其对象的特定方式的转变,也是其研究范式转换的内在依据。

但是,当我们试图从以往学者的论述中寻求对甚至民俗的界说和解释时,却发现人们对自己的学科对象和性质并不存在一种清晰的认识,更没有达成共识和一致。在美国民俗学界,民俗的定义比民俗学家还多的说法已经成了一个老生常谈。1949年,利奇(Maria Leach)编的《民俗、神话和传说标准词典》(Funk and Wagnalls Standard Dictionary of FolkloreMythologyand Legend)列出了民俗21种定义。在此后的10年里,民俗学家在自己的文章和著作的开始大多要提到这21种定义。在民俗这个名称诞生150周年的1996年,印第安纳大学出版的《民俗研究杂志》(ournal of Folklore ResearchVol.33, No.3)又将《民俗、神话和传说标准词典》列出的21民俗定义重印了出来。美国学者厄特利(Francis Lee Utley)在1961年就指出,这是正在从事研究的民俗学家心目中对他们所谓的科学对象的混沌认识的证据。尽管有学者认为这是民俗学多元研究范式的表现,但无可否认的是,对民俗的界说本身已经形成了一个传统。这一界说传统的混乱是民俗学和民间文学研究危机的一个原因,也是一个重要的征兆。1996年,美国民俗学会在匹兹堡召开了题为名称里究竟是什么?”hat in a Name)的研讨会,会议的主要论文以专集形式发表于《美国民俗学杂志》(ournal of American Folklore1998年第111卷第441期。虽然学者们对学科名称和含义都有了新的理解,有的主张废弃民俗学这个名称,有的主张保留,但理解的分歧程度依然如故。

一门学科的不同成员对其研究对象或核心术语有不同理解,本不足为奇。比起文化这个术语在人类学领域的一百余种不同定义,民俗的歧义似乎还只能是小巫见大巫。但是,当我们回顾学科历史并且提出究竟什么才是现代民俗学和民间文学学术话语中的这个问题时,不能不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即在百余年的时间里,对核心术语或学科对象界定或理解的差异具有表象性和外在性,因为这些差异并没有掩盖现代民俗学和民间文学在总体倾向和研究范式上的一致性特征。如果说差异和不同是一种混乱,那么一致和认同则表明了学术共同体的自我定位。具体而言,现代民俗学和民间文学研究者尽管对民俗有不同理解,但他们眼光向后眼光向下的学术姿态则是一致的。也有学者已经注意到,自汤姆斯创造了“folklore”这个词到《民俗、神话和传说标准词典》的出版这一百多年里,该词的词义并没有发生多少变化。为什么民俗的概念会集混乱和一致于一身?为什么现代民俗学和民间文学研究要对自己的研究对象做反复的界定和规划?这些问题大概只能到学科形成和发源的历史中去寻找。一旦我们从这个角度考虑,这些问题似乎就可以被置换为更大的问题:即为什么要研究民俗学和民间文学?现代民俗学和民间文学研究是如何发生的?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学苑出版社网站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乌丙安]论生态民俗链——中国生态民俗学的构想
下一条: ·[施爱东]民间文学的“概论教育”与“概论思维”
   相关链接
·[李向振]面向“民众的知识”和知识生产的现代民俗学·[王尧]民间叙事的层级与名—动词性二维系统
·[施爱东]民间文学的学“术”问题·[康丽]从性别麻烦到范式变革:中国女性主义民俗学的建设
·[李牧]民俗与日常生活的救赎·[菅丰]民俗学的悲剧:学院派民俗学的世界史纵览
·[岩本通弥]“作为日常学的民俗学”思考·[岛村恭则]柳田之外:日本民俗学的多样化形态与一贯性视角
·[陆薇薇]日本民俗学的vernacular研究·施爱东:《故事机变》
·《民族艺术》:2022年第2期目录·《民俗研究》:2022年第3期目录
·[周星]关注世事变迁、追问“生活革命”的民俗学·[崔若男]疫情时代的民间文学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22年3-4月受理)·《艺术与民俗》:2022年第1期目录
·[陈连山]从“天雨粟,鬼夜哭”到敬惜字纸·[程浩芯]信仰传说的文本定型
·[刘晓春]接续“自然之链”——在人类纪追问民俗学的“现代”·[巴莫曲布嫫]走向新时代的中国少数民族民间文学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