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开幕在即   ·关于召开二十四节气国际学术研讨会(网络视频会议)的通知   · 第十五届民间文化青年论坛奖征文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民俗学视角下的金猪年传说
  作者:施爱东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02-20 | 点击数:4965
 

     大约在2006年3月,社会上就开始传出了2007年是金猪年的说法。到了2006年下半年,尚未生育的年轻夫妇大约都曾被许多朋友问及“明年是否打算生个金猪宝宝?”满世界都在盛传2007年出身的小孩是“金猪宝宝”。
     与过去的所谓“封建迷信”多由老人传承不同的是,关于金猪宝宝的概念主要是由年轻的知识女性传承着,许多老人根本没听说过什么金猪宝宝。但是,只要在网络上点开任何一个婚龄青年的“同学录”之类的同人讨论区,总能看到有人在讨论是否应该在2007年要一个金猪宝宝的问题。而且,首先挑起这些话题的,往往都是女性。从2006年底以来的媒体报道看,在这一轮“新迷信”事件中,大中城市的症状远比农村和小城镇严重得多。
     据报道,在上海长宁区妇幼保健院,产前检查的孕妇天天坐满候诊大厅,医务科负责人告诉记者,从2006年下半年开始,前去建孕妇初诊卡的准妈妈比2005年同期增加了14%左右,为此,医院只能限号建卡。同时,预订月嫂服务的市民也相应猛增,浦东一家母婴护理中心的月嫂订单,竟已排到了半年之后,导致“很多小公司不顾实际能力,盲目加入这个行业,造成了混乱局面”。
     北京的症状似乎比上海还更严重。政府的计划生育部门表示并未建立一个有效的统计模式,难以预计猪年出生的婴儿会有多大的增幅,但有记者通过对北京部分医院生育和产前护理科室的调查,2007年上半年达到20%的增长。如果以每年全国1600万新生儿的保守记录推算,意味着2007年将有300万婴儿的增长。
     上海一位妇产科专家说,不少新结婚不久的夫妇都想在2007年生个金猪宝宝,有的夫妇结婚几年,特地选在2006年怀孕。传说2005年“鸡年无春”,2006年“狗年旺夫”,所以很多年轻人推迟婚期,出现了扎堆结婚、扎堆怀孕的现象。
     有社会学家指出,如果某一年出生的孩子特别多,就会打破社会资源平衡,带来一些社会问题。将来这批孩子上学、就业、结婚、养老时,注定要面临更加激烈的生存竞争,2007年,争产房;2010年,争幼儿园;2013年,争小学;2019年,争大学;2023年,争就业。这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状况将会与这批孩子一生相伴。
     中国民俗学会副理事长叶春生教授在接受多家报纸采访时,均否认了“2007是金猪年”的说法。他解释,按照天干地支与五行的配合,每60年确实会出现一次名副其实的“金猪年”,但这只是记录年份的符号,和人的命运没有什么关系,最关键的是,2007年并不是配“金”的“金猪年”,而是配“土”的“土猪年”。
     按十二地支与十二生肖的搭配,地支亥配生肖猪,亥年是为猪年,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又,按正五行学说,天干丙丁配火德,因此,丁为火,丁年是为火年,丁亥年是为火猪年,这是大部分略通五行学说的人都能推算的。但在纳音五行中,也即专业的相术中,这种推算法是错的。
     专业的术师在以五行与干支相配的时候,并不是完全按照金火木水土五行逐一反复与干支相配的方式,而是每隔三字剔去一字,每一循环只取四个字出来与干支相配,于是变成了金火木(水)土金火(木)水土金(火)木水土……的序列,括号内的那个字就是被剔去的一字。这种排列方式比较复杂,一般人往往弄不清楚,但术师们发明这一套办法,正是为了不想让普通人掌握,而他们自己则需背诵一首《六十花甲纳音歌诀》,歌诀严格按照“隔三剔一”的排列顺序,轮到丁亥年的时候,正是土年,所谓“丙戌丁亥屋上土”。这就是人人都推算丁亥年是火猪年,只有叶春生能指出丁亥年是土猪年的原因。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2007-11-28 9:21:13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刘晓春]当下民谣的意识形态
下一条: ·口头叙事传统的意义与作用
   相关链接
·[施爱东]北京“八臂哪吒城”传说演进考·[庄孔韶]金翼山谷冬至的传说、戏剧与电影的合璧生成研究
·[陈泳超]互文形塑:刘猛将传说形象的历史辨析·[陈冠豪]中国当代鬼传说之核心母题及分类方法
·[任雅萱]民间的“正统”:明清时期姜太公风物传说的时空结构 ·[陈泳超]作为文体和话语的民间传说
·[陈冠豪]论中国当代鬼传说之情节结构·[张晨霞]帝尧传说:颇具特色的地方叙事
·[王晓葵]灾害民俗志——灾害研究的民俗学视角与方法·[李生柱]口头叙事与村落信仰的互构——基于冀南两村白猫黑狗传说的田野考察
·[段友文]论山陕豫黄河金三角区域神话传说与民族精神·[余红艳]明清时期江南生育文化与“白蛇传”传说的演变和传播
·[蒋帅]地名叙事的去污名化实践·[王尧]民间传说研究七十年
·刘先福:《个人叙事与地方传统:努尔哈赤传说的文本研究》·[张帅]“非遗运动”中乡村文化发展的民间策略
·[张金金]“无份”与“有份”·[杨晓红]附会与挟君自重:民间传说中的帝王形象存在
·[韦柳相]广西百朋镇酒壶山传说价值论述·[王焰安]韶关客家民间传说类型概说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