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间信仰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

[陈建宪]“大黑天神”简论
  作者:陈建宪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0-03-01 | 点击数:2245
 

摘要:云南大理的本主神中有个“大黑天神”,其神格为瘟神。这位神灵来自古印度教的湿婆崇拜。瘟神在许多民族的神话体系中都存在,是现实中曾出现过的瘟疫灾难的历史记忆。在云南这个烟瘴之地,历史上瘟疫流行,瘟神信仰在抗击瘟疫的过程中曾发挥巨大作用,帮助人们对抗瘟疫流行所带来的心理焦虑。直到今天,瘟神神话仍有心理安慰、族群凝聚和审美等实用价值。

关键词:大理;大黑天神;神话;瘟神信仰


  云南大理各个白族村寨都有自己的保护神,称为“本主”。这些本主的来历、神通及各种逸事,都以口头传说的方式传承。其中,洱源、剑川等县流传的《大黑天神》,是一个十分著名的神话:

  玉皇大帝偏听巡天神的谎报,派天神到人间散布瘟疫,天神来到大理,看见人们辛勤耕织,善良纯朴,不忍心加以毒害。但又无法返回天宫复命,两难之间,他决定舍身救民。他把满瓶瘟药吞下,脸和身上都变黑了,瘟毒发作而死。天下的蛇知道后,都来救他,从他身上吸毒,把他吸得身上有许多洞,但还是没救活他。从此蛇就有毒了。天神死去的样子虽很恐怖,但上、下湾桥和上鸡邑等村的人民,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都奉他为本主,称他“大黑天神”。

  从这则神话看,大黑天神的神格显然是一个瘟神。这位瘟神来自何方?与其他同类瘟神相较有何特点?瘟神具有怎样的社会功能?为什么在科学昌明的当代还有那么多人笃信他?这些是本文将要探讨的主要问题。

一、大黑天神的来历

  大黑天神的传讲者,为了强调这个神奇事件的真实性,说大黑天神的本主庙,就是建在他倒地死去的地方。这种宗教性的传说,从科学角度看当然是难以实证的。不过,从这个故事的渊源来看,这位大黑天神倒真有不凡的来历。

  在遥远的印度,有位古代的婆罗门教神灵,名字叫做“黑天”,人们尊称其为“大黑天”,他是不是大理的大黑天神的原型呢?

  印度教有三大主神,第一位叫梵天,是印度教哲学中的“梵”的人格化,他是创造万物的神。第二位叫毗湿奴,他是保护神,乘着金翅鸟,有四只手臂,分别握着圆轮、法螺贝、棍棒和弓。毗湿奴性格温和,经常化身成各种形象,拯救危难的世界。“黑天”是他的化身之一。第三位是湿婆,他是毁灭之神,据说他5头3眼4手,手持三股叉、水罐、神螺和鼓,头上一弯新月,骑一头大白牛,是印度民众最为敬畏的神。

  黑天的神话主要见于古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及《往世书》。传说很久以前,有个残暴的国王叫刚沙王,他得到一个预言,说自己将被堂妹的儿子杀死。刚沙王于是决定杀死这个女人的所有孩子。前6个儿子都被杀死了,但第7个儿子大力罗摩得到神灵的护佑,从母亲的子宫里转移到另一个女人的子宫里,幸免于难。黑天是第8个儿子,当他诞生时,他父亲与一对牧民夫妇交换了孩子,结果那个无辜的牧民女婴代替黑天遭到杀害。黑天和他的哥哥大力罗摩被牧民夫妇作为养子哺养。他俩自幼就显示出与众不同之处,长大后兄弟二人消灭了许多凶恶的怪物,其中包括蛇王迦梨耶。蛇王住在水下的宫殿中,他是中国汉族龙王信仰的原型。

  黑天的故事中也有吞毒的情节。传说他小时候,一个女罗萨,相当于中国的女鬼,用有毒的乳汁来喂他,想把他毒死。但黑天却毫不在乎地含住女罗萨的乳头,一直到将她吸死,吸得只剩一张皮,黑天自己却安然无恙。

  不过,根据有关研究,大理白族的本主黑天,与这个黑天却没什么关系。大理的大黑天神,来自佛教中的一个门派———“密宗”。印度教的黑天名叫“奎师那”(krsna),又译“克里希纳”,意思是黑色或深蓝。佛教密宗中的大黑天神,却叫摩诃迦罗(Mahakala),是湿婆神的名字之一。而湿婆神正是因为吞了毒液,脖子全部成了青色,所以他又有另一个名字,叫做“青喉者”(Nilakantha)。

  湿婆吞毒的故事,发生在一则著名的印度神话《搅乳海》中:

  梵天创造了天神族(称“提婆”)和魔鬼族(称为“阿修罗”),他们常发生战争。有次因陀罗神得罪了仙人陶尔梵刹斯(Durvasas),他不知道这仙人是湿婆大神的分身之一,结果受到湿婆诅咒,陀罗及众天神都失去了神力,被阿修罗赶出了天界。

  陀罗向梵天告状,梵天叫毗湿奴去处理。毗湿奴决定让天神和阿修罗合作搅乳海,原来神祇的寿命虽比凡人长,但也有生老病死。诸神和阿修罗都被这个问题困扰,毗湿奴为了调停这场争执,就与阿修罗和诸神商议,如果同心协力去搅拌大海,就可以令大海出现长生不老的灵药“苏摩”和其它宝贝,双方共享。于是,毗湿奴拔取曼荼罗山作搅海杵,以蛇王苏吉的身体作搅绳。阿修罗持蛇头,天神持蛇尾,伸入海中搅动乳海。

  搅海持续了几百年后,先从大海里搅出一只母牛,然后搅出了谷酒女神,接着是大香树。当月轮出现时,湿婆顺手捞了出来,作了额头的装饰。但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老蛇王不堪痛苦,把它的毒液全吐进了乳海,这毒液足以毁灭三界。情急之中,湿婆将毒液统统喝了下去。三界因此免受灭顶之灾,但湿婆的喉咙也被毒液灼成了永久的青紫色。后来,搅海又搅出了七头天马和天医,天医手托不死药“苏摩”。最后出现了吉祥天女,她成了毗湿奴的妻子。

  “苏摩”出现后,天神和阿修罗都来争夺,结果是天神喝到不死药恢复了神力,将阿修罗赶回地狱,从此三界无事。只有一个叫罗睺的阿修罗喝到了一口,但吞到喉咙处时被天神发现,斩了首,不过罗睺的头颅却因喝了不死药而永生,他在天上常常追着太阳和月亮咬,这成为日蚀和月蚀的由来。

  大黑天神的名字是湿婆神的诸名之一,湿婆神吞毒药也是为了挽救众生,这两者揭示了白族本主大黑天神的印度渊源。实际上,白族的大黑天神崇拜,应该是随着佛教一起传入大理的。

  佛教传入大理有三条途径:一是直接来自印度,二是古代的吐蕃(今西藏),三是唐代的中原地区。《云南志略》和《纪古滇说》等文献载:唐开元二年,南诏派喜洲人张建成为大使访唐,经过成都大慈寺,进去游览。正巧寺里一口大钟铸成,寺中规定:击钟一声,施金一两。张建成一连击了八十声,寺僧惊问:你是何人,连叩如此?张答道:“吾云南使张建成也。”寺僧于是将他改名“张化成”。张建成说:佛法从此传到南方了。他到长安后,唐玄宗以厚礼待之,并赐以佛像让他带回南诏。从此大理始有佛教传播。

  南诏很早就对大黑天神立像崇拜,元代的《纪古滇说》、《南诏野史》都载有威成王蒙盛罗皮塑大灵土主天神圣像的事,称其为“摩诃迦罗”。康熙时的《云南通志》载:“大灵庙在城隍庙东,即土主庙。神为摩诃迦罗,蒙氏城滇时建庙。”这些记载证明,大黑天神早在八世纪初就成为南诏的土主,至今已有一千多年了。

  与大黑天神同时引进大理的,还有《搅乳海》故事中提到的其他神灵,如龙王婆苏吉也是白族的本主神之一,为大理云浪、长发等村本主。此外,白族的本主神当中还有观音、北方天王、白难陀龙王、诃利帝母等,都是密教特别尊崇的神灵。

  云南现存的石窟、摩崖、石刻、绘画等实物中,有不少南诏大理国时期大黑天神的形象。剑川、喜洲等都有大黑天神出土。现流行于大理地区的大黑天神形象,多为三面六臂,六臂分别持日、月、戟、乾坤圈、蛇和法铃。身挂骷髅璎珞,全身黑色。从这种令人恐惧的造型,也可以看出他与湿婆神之间的关系。

  从大黑天神的形象以及故事情节来看,他在大理地区成为本主后,主要职能已由宇宙的毁灭之神,转化为一个地区的疫病之神,即瘟神。那么,大理的瘟神信仰与中国其它地方的瘟神信仰相较,有什么样的特点呢?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梁娟美]粤港澳大湾区土地崇拜及其价值
下一条: ·[何庆华]傣族祭寨神仪式空间的排他性
   相关链接
·[杨利慧]神话主义研究与“朝向当下”的神话学·[于玉蓉]连续与独特:“中”之源流的神话学探赜
·[梁青]战后日本建国神话研究的理路·[王均霞]普通人日常生活指向的手工艺与神话图像叙事研究
·[孙伟伟]体验神话:受众对当代神话资源转化的感知研究·[毛巧晖]神话资源现代转换的话语实践
·[蒋德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下传统武术神话认同的激活、传播与启示·[霍志刚]建构与融合:遗产旅游语境下泼水节神话资源转化的路径研究
·[祝鹏程]“碎陶镶嵌的古瓶”:袁珂的中国神话普及写作·[张多]短视频:移动互联网对神话文类的重塑
·[张成福]遗产旅游中神话的历史化、合理化与系统化·[李旭昕]乡村振兴视域下的神话资源转化
·[贾志杰]神话在有声读物中的呈现·[高健]元神话、神话剧本与民族叙事
·[刘亚虎]中国“姓”“种”“精”“魂”话语体系与族源神话·王宪昭:在古老神话中解读中华民族文化自信
·[向柏松]自然生人神话演化传承研究·[陈泳超]近世民间信仰中的神话层累——从海盐神歌《伏羲王》到《三天三宝》
·[宁梅]藏族“鲁母化生型”神话的大传统传承·[李子贤]韩国济州岛传承的活形态神话|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