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历史民俗学

首页民俗学专题历史民俗学

[黄珅]《天下郡国利病书》流传考
  作者:黄珅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08-24 | 点击数:3459
 

《天下郡国利病书》,明顾炎武撰,稿本,六十册。是书由顾炎武外甥徐乾学传世楼传出,辗转经由王闻远等人收藏。 资料图片

  作为清学的开山之祖,无论在生前还是后世,顾炎武都以博极古今称誉于世。据其弟子潘耒说:“当代文人才士甚多,然语学问,必敛衽推顾先生。凡制度典礼有不能明者,必质诸先生;坠文轶事有不知者,必徵诸先生。先生手画口诵,探源竟委,人人各得其意去。天下无贤不肖,皆知先生为通儒也。”(《遂初堂集·文集》卷六《日知录序》)

  在顾炎武包罗万象的学养中,最为人称道的,一为音韵之学,一为地理之学。《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认为:“盖地理之学,炎武素所长也。”(卷六十八史部地理类《历代帝王宅京记》)直至晚清,张之洞所纂《光绪顺天府志》,依然说顾炎武“博极群书,最明于地理之学”。(卷一百二十二艺文志一)而在顾炎武的地学著作中,公认成就最大的便是《天下郡国利病书》和《肇域志》。

  尽管顾炎武俨然为学界祭酒,但在身后很长一段时间內,其某些著作一直被清廷列为禁书。故宮博物院文献馆所藏清代文字狱档,及姚觐元所著《清代禁毁书目四种》中,都有和顾炎武著作相关的记载。《利病书》原是一部未经整理的稿本,况且其中还有不少触犯时忌的内容,故有清一代,见过原稿的人甚少,有关的评述更不多见。

  崇祯十二年(1639),顾炎武应乡试再次落第,从此无意仕进,退而读书,开始编纂《天下郡国利病书》。其自序云:“崇祯己卯,秋闱被摈,退而读书。感四国之多虞,耻经生之寡术,于是历览二十一史以及天下郡县志书,一代名公文集及章奏、文册之类,有得即录,共成四十余帙,一为舆地之记,一为利病之书。”康熙元年(1662),顾炎武自京师抵山西曲阳,谒恒岳,至井陉。是年七月,《天下郡国利病书》完稿。历时二十三年。

  不过从现存的原稿看,有些材料显然是在康熙元年以后补入的。在原稿第三十二册《云贵交趾》中,连载“康熙四年五月,平西王吴三桂奏水西已平,拟将陇胯、的都、朵你、阿架四则溪设为一府”;康熙“六年三月,改乌撒土府为威宁府,又于云南设开化府”;康熙“十年十二月,贵州巡抚曹申吉奏龙里一卫,旧设贵阳府厅官一员,分理民事,后裁厅归府,而驿递全责卫官,今宜改卫为县”等史实。可见原稿的修订,在康熙十年以后仍在进行。

  在原稿《云贵交趾·总舆图说》中,有这样两句话:“至于明而符竹始分,迨我朝而规制乃备。”相对于前“明”字,下“我朝”应指清朝。此《总舆图说》应为清人所作;而云“规制乃备”,则应该在康熙二十年(1681)平定吴三桂祖孙兵变之后,此时距顾炎武辞世仅一年时间。这篇《总舆图说》和诗人田雯《黔书·创建》中的文字相近,后收入《贵州通志》,而田雯在康熙二十七年三月,由江南调任贵州巡抚(王先谦《东华录》康熙四十一),因此,《图说》也可能是在顾炎武身后增补的。

  据顾炎武嗣子衍生说,顾炎武去世后,遗稿被其外甥徐乾学兄弟取走,带往京城。直至徐氏兄弟被劾夺职还籍,才有一部分遗书回归顾氏。徐氏兄弟均以力学成名,跻身达官显宦,徐乾学好收藏典籍,所筑传是楼,藏书享誉天下。但其所编《传是楼书目》,却未收《天下郡国利病书》。不清楚《利病书》是否也交还顾氏,可知的是后来徐氏家道中落,其藏书也无法再传子孙,而《利病书》则归吴中藏书家王闻远(莲泾)所有。

  王闻远是清初思想家唐甄的女婿,曾刻印唐甄《潜书》四卷。见识不凡。其《金石契言》,叙心交七十七人,皆畸人逸士,其中前辈心交即有顾炎武的挚友朱彝尊。《利病书》由他收藏,可谓得其所哉。王闻远藏书颇富,有《孝慈堂书目》传世。但今观古堂刊本《孝慈堂书目》,在方舆郡邑、川渎、名山、名胜,乃至文献诸目中,均无《天下郡国利病书》。

  乾隆五十四年(1789),张秋塘带着《天下郡国利病书》原稿去见藏书家黄丕烈,“云是书是传是楼旧物,后归顾归王,此乃得自王莲泾家。盖莲泾素藏书,而健庵系亭林之甥,其为原稿无疑。即有残阙,安知非即亭林序所云乱后多有散佚者乎?重询是书,已归蒋春皋处,余方悔前此之不即归之也。阅岁,至壬子秋,有五柳居书友携是书来,余且惊且喜……遂以白镪数十金易之”。(《四部丛刊》三编本黄丕烈《天下郡国利病书跋》)这样,离开传是楼的《利病书》原稿,经过孝慈堂,又转入江南另一座著名的藏书楼士礼居。

  王氏藏书,不少后归黄丕烈。“余所收王莲泾家书最多,皆得于其族孙处,犹是家藏未散本也。就中有《孝慈堂书目》,分门别类,叙次颇详。以之求莲泾所藏,虽久散之本,按其册数之多寡,纸色之黄白,几如析符之复合。可知书籍贵有源流也。”(黄丕烈《士礼居藏书题跋续录》,叶昌炽《藏诗纪事诗》卷四引)可见两家交往甚为密切。但从黄丕烈《天下郡国利病书跋》及《士礼居藏书题跋记》中关于《利病书》的记载看,王闻远后人不曾对他谈起《利病书》原稿。故张秋塘携带的《天下郡国利病书》原稿,可能早已从王氏流出。

  士礼居的藏书,维持时间比传是楼更短,未及黄丕烈去世,已经散出殆尽,其书多归苏州富豪汪士钟的艺芸书舍。他身前曾为此感慨不已。道光五年(1825)七月七日,已经垂暮的黄丕烈作《宋廛所藏唐女郎鱼元机诗》,成七绝八首,其八自注:“予家百宋一廛中物,按图索骏,几为一空。惟此以予所钟爱,得以守之勿失。此宋廛百一之珍也,子孙其世守之,勿为豪家所夺。”(江标《黄荛圃先生年谱》卷下)

  汪士钟父汪文琛开益美布号,赀产富饶。“孝廉(黄丕烈)歾,其书为汪观察士钟稛载而去,虽易主,未尝散也。汪氏又得青浦王氏所谓千金帖者,故阮文达公赠联云:‘万卷图书皆善本,一楼金石是精摹。’盖实录也。观察多子,身后兄弟瓜分,家亦落,其书始散。”(《同治苏州府志》卷一百四十九杂记六)据曾朴《孽海花》说:“荛翁(黄丕烈)的遗书后来都归汪氏,汪氏中落,又流落出来,于是经史都归了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子集都归了聊城杨氏海源阁。”(第十一回“潘尚书提倡公羊学 学士狂胪老鞑文”)《孽海花》虽为小说,但曾朴出自常熟书香之家,此言不虚。

  瞿镛所编《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没有关于《利病书》的记录。也未见任何材料,提及《利病书》流入汪氏和瞿氏、杨氏。据嘉庆八年(1803)平江徐撷芸跋云:“此书向未付梓,流传于前者悉皆抄本,余无从购觅,心窃志之。壬戌之秋,锡山杨南池表兄过访,道及同邑虞君锡纶家藏此书原本,间亦借人抄录。”(国家图书馆所藏清乌丝栏抄本《天下郡国利病书》。)据此,《利病书》原稿,可能在黄丕烈身前,早已流出。

  现已不清楚其间《利病书》究竟经过多少转折,落入何人之手。据诗人莫友芝说,同治六年(1867)九月,他客居苏州,有人想出售兴化某氏家藏《天下郡国利病书》原稿,书末有黄丕烈跋(《宋元旧本书经眼録》卷三)。遗憾的是,莫友芝没有写明某氏的真实姓名。光绪三十二年(1906)八月十五日,叶昌炽在苏州时,赴同年吴讷士昆仲之约,看到吴氏收藏的《利病书》初稿(《缘督庐日记抄》卷十二)。吴讷士为晚清名臣吴大澂之侄。据此,《利病书》似乎并未离开苏州。

  宣统元年(1909),《利病书》返回故土昆山。据当事人王颂文说:“光绪之季,方君惟一(还)与颂文见此书于郡城吴君讷士书斋,相与惊奇,以为幸遇。越年,亭林崇祀孔庙,惟一复谒讷士,述乡人意,欲乞得此书,以纪念亭林。吴君慨然许诺,乃奉书归藏亭林祠。及图书馆成,遂移庋其中。”(《四部丛刊》三编本《天下郡国利病书跋》)

  一九三三年,昆山县县长彭百川、图书馆馆长王颂文、教育局局长潘鸣凤合议决定将《利病书》原稿交上海商务印书馆影印,列《四部丛刊》三编中。这也是商务印书馆(涵芬楼)第一次用影印原稿的形式出书,可见张元济等人对此书的重视和珍惜。

  现华东师大古籍研究所整理、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顾炎武全集》,其中《天下郡国利病书》,即以《四部丛刊》三编本为底本,这也是迄今第一部校点本。

  (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教授)

 

  文章来源:文汇报 2012-02-19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贾冬梅]汉代画像石记录齐鲁风俗
下一条: ·[商传]农工互动:晚明城乡新现象
   相关链接
·[孟子凡]民俗学视域下的空间·[乔天一]古籍文献中的北京岁时
·[漆凌云]他山之石与本土之根:故事类型学在中国的译介与研究·[张举文]“定亲”型故事中“月老”形象传承的文化根基
·加强对流失海外少数民族古籍的搜集普查和追索回归工作 ·古籍“御医”
·[王社教]论历史乡村地理学研究·[邓庆平]贺登崧神父与中国民间文化研究
·古籍中的妖魔鬼怪:魔出自梵文 鬼分三十六种 ·《容肇祖全集》获中国古籍图书最高奖项
·[赵李娜]中国现代民俗学与历史地理学的开创与扭结·[潘悟云]汉语南方方言的特征及其人文背景
·《祖灵的祭礼:彝族“尼木撮毕”大型祭祖仪式及其经籍考察研究》出版·傅璇琮、程毅中谈五六十年代的古籍整理与出版
·纳西族东巴经典国际共享平台建设研究成果发布·“国家级古籍修复技艺传习中心”在国图揭牌
·[杜再江]黔西北彝族钞本亟待抢救·日本史料记载钓鱼岛不属于日本【视频】
·中国学者发现日政府公文曾承认钓鱼岛属中国·国图首次公布古籍力证钓鱼岛属于中国【视频】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