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平行学科

首页民俗学文库平行学科

[章衍]人类学方法在历史研究中的运用——以《蒙塔尤》为个案的分析
  作者:章衍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9-13 | 点击数:18829
 

  二、历史学与人类学之间的联系、区别及互补性

  1.历史学和人类学之间的联系

  一般来说,传统的历史学是基于文献材料对过去的研究,它注重通过批判文献来认定过去发生了什么,并注重历史中的重大事件和历史中的重要人物。威廉。斯图尔特范特(William C.Sturtevant)认为:“最一般地来说,‘历史,这个词指的是什么是过去,包括静态的现象或阶段及时间上的重大变化,同时也指对过去的研究或过去的研究领域。历史学家更喜欢一种更狭义看法,‘历史’这个词指过去创造出的书写记录,指作为反映在过去书写记录中的、对过去的研究0”山所以传统的历史学可以让我们明确它的几个特征:1.以文献为基础;2.关注历史中的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3.是一种“自上而下”的历史。

  历史学和人类学在根本目的上是相同的,即都是“认识我们自己”的学科。而且西方有很多学者将西方的“历史之父”希罗多德也看做“人类学之父”,因为希罗多德着眼于刻画人类的日常生活。o另外“历史”在希腊文中最早本意就是“调查”的意思,而且这与人类学所倡导的方法不谋而合。所以在历史学诞生之曰起就和人类学结下了不解之缘。甚至有很多学者就认为在历史学和人类学之间划一条界线是毫无必要的,因为它们都是在“研究我们自己”。雅克.勒高夫就将“新史学”的概念界定为:人的科学。③这样“新史学”的概念内涵就完全吻合于“人类学”的概念内涵。“早在1949年,法国著名人类学家克劳德.列维.斯特劳斯就宣称:‘历史学家和人类学家是在同一条道路上、沿着同一方向走着同一个旅程;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朝向。人类学家是朝前行进的,寻求通过他们早已深知的有意识现象获得对无意识的越来越多的了解;而历史学家却可以说是朝后行进的,他们把眼睛死盯在具体和特殊的行为上,只是为了从一个更全面和更丰富的观点上考察这些行为时才把眼光离开它们。这是一个真正的两面神伊阿努斯。正是这两门学科的结盟才使人们有可能看到一条完整的道路。”,0埃文思.普里查德也曾指出:“社会人类学和历史学之间的区别是技术的区别、重点的区别、视角的区别,而不是方法和目标的区别。99⑤所以不管是人类学还是历史学,它们都是“研究我们自己”的学科,它们侧重不同,但对认识我们自己都是缺一不可的。

  但是历史学和人类学毕竟是有区别的,这种区别体现在各个方面。

  第一,历史学在传统上,习惯于使用“历时性的”(diachronic)视角来对社会进行考察。也就是说要把社会放在时间坐标内看社会中的人和事发生了哪些变化。而人类学则喜欢用“共时性的”(synchronic)视角来对社会进行考察。它的主要目的是在同一时间内,对整个社会的整体结构进行考察。这种方法由于结合了列维.斯特劳斯的结构主义和马林诺夫斯基的功能主义而显得格外有力量。简单来说,“结构”就是考察文化诸要素在一个社会内部布局是怎样的,而“功能”则是考察这些文化要素的作用是如何发挥的、它们在“结构”内部是怎样相互发生作用的,等等。拉杜里的《蒙塔尤》就是这种“结构功能主义”分析

  ───────────

  ①William C.Sturtevant,“Anthropology,History,and Ethnohistory”,P.1.

  ② 徐浩:《探索“深层”结构的历史一一年鉴学派对心态史和历史人类学的研究评述》,《学习和探索》1992年第2期, 第122页。

  ③雅克.勒高夫等编:《新史学》,姚蒙编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89年版,第3页。

  ④转引自黄志繁:《历史人类学:<读走进历史的田野>》,《史学理论研究》2004年第1期,第143页。

  ⑤ 陆启宏:《历史学的“人类学”转向:历史人类学》,第36页。另参见Keith置homas,“History and Anthropology”,Past and Present,No.24(Apr.,l963),P.3.

  历史的典范之作。而且拉杜里也承认,他是马林诺夫斯基功能主义的专业实践者。①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文章来源:国学网

上一条: ·[周星]艺术人类学及其在中国的可能性
下一条: ·[李化斗]惯习与理性的张力
   相关链接
·[苏永前]作为对话场域的“神话/历史”:两种人类学的“神话/历史”之辨·[赵世瑜]唐传奇《柳毅传》的历史人类学解读
·[赵世瑜]唐传奇《柳毅传》的历史人类学解读·陈春声:《信仰与秩序:明清粤东与台湾民间神明崇拜研究》
·杜博思:行走在生产链上·赵世瑜:《在空间中理解时间:从区域社会史到历史人类学》
·[赵世瑜]结构过程·礼仪标识·逆推顺述——中国历史人类学研究的三个概念·[郑振满]从民俗研究历史
·[李红 胡彬彬]中国村落研究的三种范式·[赵世瑜 申斌]从社会史到中国社会的历史人类学
·科大卫、贺喜:文献内外——历史人类学的经验·[杜靖]文献与田野间的双向阅读
·[卡罗林·布莱特尔 徐鲁亚]资料堆中的田野工作·[萧凤霞]跨越时空:二十一世纪的历史人类学
·[邢成举 代利娟]为风水文化“正名”·[李铱涵]王明珂的贡献与不足
·[程美宝]国家如何“逃离”:中国“民间”社会的悖论·[王明珂]游移于边缘、边界的田野
·[吴秀杰]坦纳:通向历史人类学的漫长之路·雅各布·坦纳:《历史人类学导论》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