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周星]新唐装、汉服与汉服运动
——21世纪初叶中国有关“民族服装”的新动态
  作者:周星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10-10 | 点击数:26919
 
“汉服运动”
 
笔者把当前中国社会里出现的旨在复活“汉服”的社会与文化实践,称之为“汉服运动”。这个运动的由绪最早缘起于辛亥革命时期,而再现于21世纪初“新唐装”的大流行之际,具体地,大约是从2003年算起[21],到2004年开始引起社会的关注,并广泛而持续地见诸各类媒体的报道,目前它仍在发展和深化之中。
“汉服运动”刚开始时,基本上是富有民间性或草根性的活动,它原本与国家、政府和精英知识分子的关系不大,也不直接。但随着部分青年知识分子和社会名流的加入、赞赏与鼓励,“汉服运动”所卷入的社会阶层逐渐有所扩大。与此同时,它也开始产生了“精英主义”的情绪与倾向,亦即自认为找到了“汉服”这唯一可以代表中国的文化符号,面对“世人皆醉我独醒”的现实,不少“汉服运动”的积极分子自命是肩负着复兴“汉服”,进而复兴民族及中国传统文化之使命的先知先觉,而广大的民众则是浑浑噩噩,需要他们努力去启发的对象。“汉服运动”的目的之一,据说就是要唤醒汉族乃至中国人对于传统文化的记忆。
“汉服运动”的积极分子以年轻人为主,且以“网友”、“网民”居多。他们自称“汉服爱好者”、“汉友”或“汉服网友”,活跃在互联网上为数众多的“虚拟”社区,亦即有关“汉服”的论坛、网页或网站上。其中较为具有代表性的如“汉民族网”、“汉网论坛”、“兴汉网”、“天汉网”、“百度汉网吧”、“百度华夏吧”、“汉未央”、“汉文化论坛”、“汉韵唐魂论坛”、“九章摄影”、“华夏先锋”、“中华民族服饰论坛”、“清韵论坛”、“华夏复兴网”、“华夏汉网”、“长安汉服网”等等。事实上,研究者很难对上述所有网站、网页或论坛里有关“汉服”问题的讨论或言说作出简单的描述与分析,这是因为它们中间既有汉族(华夏)“族别式”的话语[22],也有冠以“中华民族”称谓的综合式话语;既有专门谈论“汉服”的,也有兼及“唐装”、“新唐装”和各种少数民族服饰的;既有颇为严肃、认真的接近于学术性的讨论,也有不着边际或根据不足的议论;其中很多言论较为理性、冷静和具有深刻的思考,但也有因为网络论坛的“匿名性”特点而导致的在相互刺激中出现语言暴力化、言论狂热化或过激化,甚或沦为“口水仗”的情形。网络虚拟世界与现实生活是重叠交融的,虽然“汉服运动”依托的主要是网络虚拟社区,但活跃于其中的“汉服爱好者”或”汉友”们却实实在在地因此而结成了为数众多的亚文化社群。
美国《时代周刊》杂志选定的“2006年年度风云人物”为“you”,亦即“互联网上内容的所有使用者和创造者”,亦即以互联网为主要舞台和媒体而活跃的广大“网友”、“网民”。“网友”、“网民”这一不特定多数的“社会公众”的形成及异军突起,迅速地改变着中国社会的公共话语体系,也极大地改变了并仍在持续地改变着中国社会生活的基本格局[23]。“网友”、“网民”正在成为“新数字时代民主社会”的公民,他们在官方体系之外形成了相对自由、独立和具有无数可能性的空间。网络突破了地理、国界等各种界限,天涯咫尺地使海内外华人世界联成一体,也使不同城市的“汉服爱好者”得以互通信息。以“网友”、“网民”为名义的社会公众及其言论影响力正在日益提升,近些年来中国社会生活中许多具有指标性的公共事件,像2003年的孙志刚事件,2004-2005年的“反日运动”,2008年的“华南虎”事件等,包括已持续数年的“汉服运动”在内,都说明了互联网所具有的此种颠覆性的力量。以互联网为平台的“汉服运动”,可以说是中国社会文化运动的最新形式,相信以后还将反复出现此类形式的运动。
“汉服运动”并没有局限或停留在网络社区内的议论和争执上,它也逐渐地向社会实践的方向发展,亦即从从网络社区走向现实的社会。从推崇“汉服”的理念,到试穿“汉服”的实践,进而再到推广或普及“汉服”的努力,“汉服运动”有一个逐次深化的发展过程。“汉服爱好者”们不断进行有关“汉服”的各种宣传、造势、表演和实践活动,致力于引起各种现代媒体和社会公众的关注,不断地制造关于“汉服”的话题,进而宣扬“汉服运动”的主张。截至目前,“汉服运动”的社会实践,已经初步地形成了一些“模式”或有规律可循的“套路”。例如,首先,是在网络虚拟社区里交流并形成“汉服爱好者”的亚文化社群共识;其次,以网络为媒介进行号召、联络、互动,并策划各种活动;然后,“汉服爱好者”的小群体(数人至数十人不等)自发相约,集体走上街头,把他们有关复兴“汉服”的理念和主张付诸实践。被称为“汉服一族”或“汉友”们的实践活动,通常都会有1或若干名召集者或组织者,在多数情况下,他们是亚文化群体的领袖,有着较一般成员更多的知识储存和更为积极的姿态,通常也是由他们向围观者答疑解惑的,例如,解释“汉服”的由来,说明“汉服”和相关民俗活动或传统仪式的关系,向媒体介绍“汉服爱好者”的理想或“汉服运动”的目标等。其中对于“汉服”的解说,有时是场景性的,比如说寒食节踏青郊游,放风筝、荡秋千时,穿上宽袍大袖的汉服,才更有飘逸的神韵和感到轻便、舒适等[24]。总体而言,“汉服运动”的实践活动,大体上有以下几类:
 
1)身穿“汉服”,在繁华街区招摇过市,引起高频次的回头率[25]。小群体结伙,穿“汉服”上街,这本身就是很好的“汉服”宣传活动,其效果总是引人注目的(照片12)。
2)身穿“汉服”,利用周末等公众节假日,在城市的公共空间(公园城市广场繁华闹市)进行“汉服”的时装表演(“汉服秀”),同时也进行诸如“汉服归来”之类的宣传活动(照片13)。
3)身穿“汉服”,举行各种“传统”的仪式。例如,向屈原、岳飞、袁崇焕、于谦等民族英雄表示敬意的祭祀或祭奠仪式(照片14[26];还有举行“传统”的成人礼仪式(照片15[27]以及穿着“汉服”举行结婚仪式(照片16-17[28]等。“汉服爱好者”们大多倾向于把近些年来在各级地方政府主导下举办的诸如祭祀黄帝、炎帝、孔子等典礼上的仪仗服饰,也理解为“汉服”。
4)身穿“汉服”,组织、参与或表演各种民俗游艺以及其他诸如游园、远足、春游等活动(照片18)。例如,立春的写“春幡”、放风筝活动,寒食节的放风筝、踏青郊游活动,立夏时的民俗游艺活动[29],中秋节等的赏月、祭月活动[30]等。“汉服运动”的户外实践活动,经常会选择在中国一般民众的社会生活中几被淡忘的某些传统节日或时令来举行,诸如立春、立夏、端午、七夕、冬至等,这和他们所主张的复兴传统文化的运动宗旨相吻合,也和近些年中国社会各界致力于恢复清明、端午、中秋等传统节日的努力并行不悖[31]
5)在一些以“国学”、“蒙学”为基本教育宗旨和内容的民间教育机构,偶尔会把“汉服”作为其“制服”来穿用。在这种情形下,“汉服”显然被视为是可以直接承载“传统”或“传统文化”的符号载体[32]。穿“汉服”、拜孔子、修礼仪、学汉字、习国艺,“汉服”被认为与童学馆的教育内容相互契合(照片19)。这种风气甚至还吹进公立学校,如抚顺市育才小学从2002年起组织实施“让经典诗文走进校园”活动,要求小学生穿着古装,诵读圣贤经典和古代诗文,学做传统游戏,了解传统习俗等(照片20)。
6)适时地提出某些主张或建议,通过媒体予以放大,构成热门话题,乃是“汉服运动”颇为常见的经营策略。例如,在网络论坛上倡导“中国式学位服”,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照片21-22[33];还有提出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开幕式,中国代表团应该穿着“汉服”入场的建议,并为此设计了“概念图”等(照片23-25[34]。进而对于2010年广州亚运会的开幕式,也有类似的建议[35]。虽然“汉服运动”主要是民间自发组织和开展的,但“汉服爱好者”们却非常在意官方媒体的态度和社会公众的反应,例如,2005年冬至,在上海市繁华街道举行的“汉服”活动被中央电视台作为一条新闻报道,就曾使“汉服爱好者”们兴奋不已。“汉服运动”也有很多试图与政府的官方活动相链接的努力,或主动地致力于将“汉服”与国家、民族的其他象征符号相结合,例如,在2007414北京大学举办的社团文化节上,北京大学服饰文化交流协会与“汉衣坊”联合主办以“汉服迎奥运”为主题的一系列活动,就分外引人注目(照片26[36]。再比如,20065月,武汉有500多位青年学生身着“汉服”,在编钟鼓乐声中按照升国旗、加衣冠、敬师长、敬父母、成人宣誓等程序举行“冠礼”等。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汉服运动”的影响正在朝政治领域延伸,并正在成为一种具有政治性的话题[37]
7)最后,在街头户外的社会实践活动结束之后,“汉服爱好者”们又会回到各大网站里各自的虚拟社区或论坛里,彼此交换或总结有关“汉服”活动的心得、体验,同时粘贴大量“汉服运动”的照片和文字等。他们经常通过网络,自行发布有关“汉服运动”的各种新闻和消息。
“汉服爱好者”们大都是一些年轻的文化民族主义者,在个人的趣向上,他们都很喜好中国的历史和文学,较为推崇中国的传统文化,此种文化民族主义可以说是一种文化“寻根”式的民族主义。他们和现当代中国大量存在的另外一些主要是喜好或推崇西方欧美文化,向往国外生活,崇尚国外名牌,喜欢过圣诞节、情人节的年轻人亚文化群体相比较,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但是,由于长期的“文化革命”和对于传统文化的藐视与批判,现实生活中发生的断裂也使得这些爱好“汉服”、喜爱中国传统文化的亚文化社群的年轻人,往往并不懂得什么是传统文化,因此,有很多人实际上是通过“汉服运动”才开始逐渐地学习和模仿“传统”的,例如,祭祀袁崇焕却不晓得如何举行仪式,中秋赏月不晓得如何祭拜月神,类似这样一方面以弘扬、振兴传统文化为抱负,另一方面却因不懂传统文化及相关的仪式和规矩,而不得不重新学习“传统”,其中的尴尬自不待言。在很多情形下,年轻人身穿“汉服”的行为,往往还伴随着对于其它类型的“传统”文化的习得,例如,穿着“汉服”,练习或表演传统的乐器(箫、琴、筝);穿着“汉服”习武(中国武术);穿着“汉服”,体验汉族传统婚礼的催妆、照轿、撒谷豆、接代、牵巾、拜堂、同牢合卺、结发等一系列仪式等。甚至有关“汉服”的历史与款式等方面的基础知识、还有“汉服”的制作方法和穿着方法等,也都是需要在学习中才能够逐渐掌握的,与此同时,当代的“汉服”也正是在这样的学习和实践中再一次被创造了出来。
在网络的虚拟社区里,“汉服”被以各种方式“表象”和“再生产”出来,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它被极大地美化了。2003108,重庆姑娘王珊在日本东京举行的国际小姐选美赛中荣获“最佳民族服饰小姐”称号,她当时穿着的是一套根据唐代宫廷服饰而设计的“现代汉服”(照片27),其倍受网上的“汉友”追捧,被视之为“汉服”之美的典型。以“美丽的汉服”为主题,网友们还通过大量的“贴图”等方式对“汉服”之美予以表现和赞颂,其作品(摄影、图画、设计图等)甚至还受到了当代卡通艺术(动画、漫画等)的一些影响。摩登女郎摇身一变而成为“汉服淑女”,都市青年们通过服装“变身”所追求的并不仅是“传统”,同时也是“现代性”。不言而喻,所有的“现代汉服”几乎都是对“传统”的“再发明”。不久前,在北京大学举行的“中华学位服”设计大赛中,有不少作品实际上是集各种现代元素而杂为一体的“当代汉服”,当然也有一些完全照搬古制“汉服”的情形[38]。此外,还应指出的是,和现当代中国的很多社会与文化动向的背后往往都有商业化的影子一样,最近,“汉服”在全国各地也都先后出现了作为时装或发展成为流行的倾向与可能性。类似“汉衣坊”那样以“汉服”及“汉文化”产业为经营项目的机构,在致力于将民族传统文化与现代时尚感觉相结合的同时,也一直在积极地推动“汉服”的市场化。
“汉服运动”得到了不少名人包括一些大学教授、年轻知识分子、影视演员、服装设计师的支持、赞赏和鼓励[39],但总体而言,知识界对于“汉服运动”的反应既较为谨慎,也颇为复杂。有一些学者将其视为是年轻一代对于祖国传统文化的一种“文化自觉”;也有学者认为近来的“汉服”热潮其实是几百年来中国人“身份焦虑”的一次大爆发;还有学者指出“汉服运动”具有“复古”倾向,并对文化的“纯粹性”过于执着;更有人批评“汉服运动”中包含的某些激进民族主义理念颇有危险性等。
“汉服运动”所经常遭遇的挫折,是他们的主张并不容易为更多的社会公众所理解。“汉服爱好者”们的实践活动,最经常遇到的“误解”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形:1)被认为穿着“寿衣”上街,很不妥当,因由此引起过一场著名的官司。2)被误解为拍电视剧或拍电影的专业或群众演员,这说明身穿“汉服”的形象往往使人联想起“古装戏”,实际上,确实也有一些“汉服爱好者”正是从“戏装”去认识或学习“汉服”的。3)经常被误解为日本人或韩国人,而“汉服”也往往被当成是和服或韩服。每逢此时,“汉服爱好者”经常会有两个反应,一是有些生气或失望,二是把它看作宣讲“汉服”,启迪民众的宣传机会。4)能够制作“汉服”的裁缝店铺很少,很多“汉友”不得不亲自设计或缝制“汉服”,这样也就使得“汉服”的款式与形态更加具有了多样性。5)时常也会面临一些舆论的批评,例如,说他们只是在谋求“出风头”、“做秀”,其部分言论较少建设性,甚至有可能影响到国内的民族团结等。
在“汉服运动”的上述活动中包含了大量的仪式,甚至穿着“汉服”这一举动本身也更像是在举行某种仪式。仪式具有非日常性,它和“汉服爱好者”们的日常生活形成对比,并因此产生特定的意义。“汉服运动”所谋求的“汉服”复兴,应该不是要把“汉服”变成中国人的日常服装,而只是试图将它变成中国人的礼服(如节日礼服、仪式礼服、社交礼服等),就此而论,它是有可能部分地获得成功的。但“汉服运动”的最终走向和归宿,还是需要取决于普通民众根据其现实生活而对“汉服”的认知和取舍。归根到底,在现代社会里,着装应该是人民的基本人权与自由,选择或拒绝某种服装,通常并不需要上升到很高的大是大非的层面上去争议。不过,如果“汉服运动”所谋求的是要建构一套“国服”,那问题就要复杂的多,与此同时,自然也要困难得多了。
和“汉服”曾经昙花一现的义和拳时期、辛亥革命前后有所不同,当年的中国社会确实面临着极其深刻的全面危机,而当前的中国社会对内各民族关系维持了基本良好的状态,对外也基本不存在不可调和的国际冲突与民族矛盾,相反,改革开放促使中国蒸蒸日上地发展起来,人民生活改善,国家日趋富强。那么,当今的“汉服运动”究竟又有着什么样的时代依据呢?日本学者山内智惠美指出,改革开放导致西服全面进入中国并迅速地普及到社会各个阶层,成为人民生活中主导性的服装,与此相应,中国传统服饰却走向了全面衰落,汉族的传统服装(包括各地的“民俗服装”)已经在城市和发达地区的农村失去了最后的地盘,目前仅在偏远地区的农村尚有残余[40]。有人甚至说,在这二、三十年里,西装实现了对于中国服装的彻底和具有毁灭性的取代。或许正是包括服装在内的国民生活方式的急剧变迁和大面积西化,才引发了“汉服运动”之类的“抵抗”。从“汉服运动”中,我们不难发现当代中国人生活方式的深刻变迁及其背后隐含着的文化危机,还有年轻一辈是如何做出反应并面对其挑战的。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文章来源:民间文化青年论坛 2008-10-7 20:12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袁学俊]牛郎织女与天鹅处女型故事
下一条: ·[樱井龙彦]灾害的民俗表象
   相关链接
·[李沚蒨]现代民间活动中的民族认同·传承汉服应“去形式化”“去标签化”
·[施雅慧]传统文化复兴背景下当代汉服运动的发展研究·汉服文化节在榕开幕 200位汉服迷“穿越”到汉唐
·大众讲坛开讲中式服装与汉服运动·穿汉服 戴钗冠 来场古韵成人礼
·[周星]中山装·旗袍·新唐装·[施爱东]立“红卫兵套装”为国服?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