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开幕在即   ·关于召开二十四节气国际学术研讨会(网络视频会议)的通知   · 第十五届民间文化青年论坛奖征文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学者评介

首页民俗学文库学者评介

[沈达人]戏曲史家民俗学家张次溪
  作者:沈达人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3-31 | 点击数:3622
 

  三、《天桥丛谈》

  本书共分九章:第一章《六百年来天桥的变迁》、第二章《学者和诗人在天桥的故事》、第三章《天桥初期的游乐》、第四章《天桥演出的曲艺和杂技的演变》、第五章《天桥人物考》、第六章《天桥的曲艺场和杂技场的情况》、第七章《天桥摊贩的情况》、第八章《天桥吃食》、第九章《天桥调查研究方法》。

  第一章首先给读者介绍了天桥得名的由来。此地为什么叫天桥?原来北京正阳门之南、永定门之北,旧有一座桥,桥身很高,从桥南尽处北望,见不到正阳门,从桥北尽处南望,也见不到永定门,是明、清帝王祭告天坛时必经之地,故曰天桥。接着讲述了天桥演变的历史。

  最早的元代,先农坛的门外,天桥的东西全是河套,河中遍种荷花,河边建亭,河岸经常泊有画舫,以备游人乘坐。“每届夏令,青衫红袖,容与中流,颇饶画船箫鼓风味”。又引方济川《天桥纳凉诗》前言,曰“桥在北京南门内,为元代妓舫游河必经之地”。证实了元代的天桥,有水、有桥,是京师大都著名的游乐场所。明代,“徐中山(按:即徐达)开拓外城,塞断河水,仅留斯桥,以通行人”。到了清代,乾隆皇帝“饬工将天桥迤南两坛外隙地开挖池沼,四周遍植柳树”,“余土堆积于两坛外,使成龙形土岗,东西池沼的水,即由天桥下流通”。“桥南一带,绿柳莲红,相映成趣”。

  民国元年(1912),天桥一带修建了“百商猥集”的平民市场与娱乐场所新世界。民国六年(1917)当地居民又捐资在先农坛东北隅修筑了“四周皆水,中峙一楼”的水心亭。迨至1920年、1921年,天桥三次大火,水心亭不能修复,渐成废墟。民国七年(1918),商人彭秀康在先农坛一角建成城南游艺园,聘请崇雅社女科班及孟丽君、金少梅、碧云霞诸人演唱大戏,成为游乐胜地,新世界生意遂一落千丈。民国十七年(1928),国民党政府建都南京,北京市面日渐冷落,旧有一切娱乐场所先后停业,城南游艺园亦随之衰败。民国十八年(1929)兴建有轨电车,因电车行驶不便,当局遂将天桥修平。民国二十三年(1934)又因展修正阳门至永定门马路,最后将天桥拆除。从此天桥无桥,也无水了。

  第六章讲述了天桥演出场所的情况,是值得重视的一章。演出场所有戏园、曲艺馆两类。

  一、戏园:出现较早,约在1898年前后,天桥就有了三家戏园——歌舞台、燕舞台、乐舞台,俗称桥东三舞台。歌舞台拥有崔灵芝、马福禄、一千红、玻璃翠等艺员,燕舞台有小素梅支撑,乐舞台有蔡莲卿主持。这些名不见经传的皮黄戏演员,却都是当时老百姓心目中的名角儿,故而桥东三舞台得以鼎足而三,盛极一时。1928年以后,桥东三舞台相继停演。继之而起的有凤翔舞台、吉祥舞台、魁华舞台、共和舞台、荣和茶园、华安茶园、丹桂茶园、升平茶园,演出皮黄或秦腔。

  此外,1921年以前,天桥往北有若干落子馆,上演奉天落子、唐山落子,生意红火,俗呼棒子馆儿。1921年以后,不知何故,这些落子馆的生意一年不如一年。然而1931年,又建成小桃园、万胜轩、三台园、小小茶园、华安茶园、华兴茶园、崔记茶园、李记茶棚等八家戏棚,演唱蹦蹦戏。在戏棚中演唱蹦蹦戏的班社,大概一班十人,一个演员往往扮演多个角色,演唱完还需接手打锣、打梆子。这类戏棚初始皆为蓆棚,以后改为木架、铅铁板搭盖的棚子与灰顶棚子。演戏时不售票,观众可在场中随意移动;演出一段落,台上打堂鼓、摇铃,有班社中谓之“托杵”者持小铁桶向观众要钱。一般正午开戏,下午六时停戏。这样的戏棚十分热闹,虽然乱哄哄的,大家都习以为常,不以为怪。

  二、曲艺馆:其一,1914年始建坤书馆,约有3-5家。1916年坤书馆大兴,环翠轩、中华园、振华园皆有唱曲者身影,最早著名的唱家为冯凤喜。所唱有乐亭调、时调小曲、莲花落等,颇受观客欢迎。以后相继有德意轩、德昌茶社、春园茶园、楼外楼,义和茶社、二友茶社演唱曲艺。1919年至1935年,曲艺爱好者曾陆续举办选举鼓界内阁、十二公主等,盛极一时。

  其二,有专唱河南坠子的茶馆,如孙家茶馆李雪舫、贾家茶馆周玉花,以及董桂珍、姚俊英等。一曲终了,歌者即按客索资。顾客还可点曲,需加付点曲钱,由歌者、茶馆各分一半。另有架布棚、撂地摊唱坠子者。

  其三,说书场设于野茶馆,卖茶带说书。日场午后三点开书,六点半止书;晚场八点开书,十点半止书。所讲为《三国》《水浒》《施公案》《杨家将》《封神榜》《聊斋》等演义、说部。说书时不卖茶,顾客另付听书资,照例茶馆扣三成,说书者得七成。这种茶馆规模小,一般砌有一副砖灶,一排灶眼置放几只硕大铜壶,再摆设若干长桌、长凳便是。一个掌柜、三个伙计即可应对。这样的茶馆,每天各时段的茶客还有不同。天刚亮时,一些出殡时抬杠的、打执事的聚集在茶馆里;头目来了以后,职司分派完毕,这些人便奔向办事的人家。接着是住在附近的老北京,溜达一阵后,提着鸟笼子,敞着衣襟,来茶馆坐下,喝豆浆,吃烧饼。讲究一些的,自带茶壶、茶碗,泡一包好茶叶,把鸟笼子挂在门外头,一边喝茶,一边听书。正午,茶馆休闲。午后三点到五点是茶馆最热闹时段,届时高朋满座,热气暄腾,老板收得茶资也最多。再以后,出卖劳力的人陆续归来,买些大饼、油条到茶馆进食,算作晚餐。这些人走后,茶馆一天营业便宣告结束。

  其四,此外,有相声场、数来宝场、变戏法场、唱话匣子场、放电影场、拉洋片场、摔跤场、练把式场、云里飞场等。其中的云里飞场是一种杂耍性质的演出,云里飞和他的儿子跟着飞,男女弟子郭全宝、马艳华、夏丽华等,以唱京戏为主,辅以相声。能戏有《捉放曹》《骂曹》《桑园会》《斩子》《坐宫》《珠帘寨》《法门寺》《九龙杯》《八蜡庙》《铡美案》等。他们唱起来还够味,表情也算到家,不过唱上三、五句,就要夹带一些滑稽言辞,以逗观众一乐,终究不是正经的京剧唱家。

  第五章记述天桥百年来的技艺人,尤其值得重视。本章包括“庚子时代天桥的八大怪”、“辛亥以来天桥的八大怪”、“近三十年来天桥的八大怪”,以及“近百年来天桥的艺人琐闻”等节。其中“近百年来天桥的艺人琐闻”一节,实录了说书的、说相声的、吹唱的、表演技艺的诸门类艺人。比如说书的,有张虚白说《封神榜》,张泰然说《济公传》,猴儿安、恒永通说《西游记》,单长德、张智兰说《聊斋》,黄诚志说《彭公案》,吴辅庭、哈辅原说《永庆升平》,以及邹腾霄、双厚坪的说书,可谓丰富多彩。尤其被誉为说书界奇人的双厚坪,作艺年代长久,而且不限一门,《水浒》《封神》《隋唐》《济公传》可以轮流开讲。作者张次溪听书时,他已年过六旬,依然神气十足,且能于叙述古人时,暗地讥讽时事。听书者最欢迎的也在他“搁下正文,东拉西扯,古今融会”,“不露芒角,令人心旷神怡”。所以“下钱之多,为同业不及”。民国初年,双厚坪终被同业推举为评书研究会会长。

  再如吹唱的,书中述及多位单弦艺人、十不闲与莲花落艺人、唱小曲与唱梆子艺人。不少技艺与戏曲有关,“王玉峯单弦拉戏”是个中最突出的一位。他能将存储于脑际的社会中各种声浪,借一把单弦模仿,居然毫厘不差。以戏曲说,能学梅雨田的胡琴,能学谭鑫培、刘洪声诸家的唱,附带学各项锣鼓及观众喝彩之声。以市声说,能吆喝估衣,能叫卖西瓜,能传达街道上各种喧嚷声音。熟悉北京情形的顾客,“无不静耳倾听,细心印证”,“但凭五指一挥,而坐客已心领神会,彼此相视而笑”。可谓乎神其技矣。如此等等,天桥人物在张次溪笔下栩栩如生了。

  至于天桥的杂技艺人,如抖空竹的,耍坛子的,耍飞叉的,耍中幡的,打弹弓的,耍大刀的,翻杠子的,耍千斤担的、单手劈石的,运铁锤的,吝丹套环的,变戏法的,乃至玩蛇的,耍狗熊的,蹬着高跷唱秧歌的,更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有些仍能在今天的杂技演出中看到,有些就看不到了。

  第七章记天桥摊贩,有布摊、估衣摊、鞋摊、洋货摊、瓷器摊、旧书摊、古玩摊、相面摊、棋摊等三十二类,平民百姓的日用物品、休闲娱乐几乎一应具备。第八章讲天桥吃食,有烧酒、馄饨、烧饼、麻花,以及牛杂碎、羊肚、杏仁茶、豆腐脑、艾窝窝、豌豆黄等九十几种,也是适应平民百姓生活需要、饮食习惯的常见饮食。

  最后应该提及的是第二章,评述学者、诗人在天桥的行迹,录有黄景仁、张问陶、孙尔准、洪亮吉、邵葆祺、易顺鼎、何鬯威、王述祖等人吟诵天桥的诗词曲。比如黄景仁《元夜独登酒楼醉歌诗》有以下段落:“揽衣掷杖登天桥,酒家一灯红见招。登楼一顾望,莽莽何迢迢,双坛郁郁树如荠,破空三道垂虹腰。长风一卷市声去,更鼓不闻来丽谯。”描写了在天桥酒家饮酒的所见所闻。再如王述祖《天桥景物诗》:“天桥桥畔夕阳微,尽立摊边唱估衣,妮妮人间小儿女,百钱自买青鞋归。”吟诵的是天桥摊贩的买卖情景。可见不少诗词曲是可以用来印证天桥历史和近事的。更需一读的是邵飘萍、林白水与天桥有关的事件。张次溪指出,《京报》社社长邵飘萍、《社会日报》社社长林白水,都是在“天桥二道坛门之间西北隙地”被反动军阀政府枪杀的。邵飘萍由于创办《京报》,发表抨击当局言论,“为时忌”,于民国十五年(1926)四月二十六日晨四时,“仇家以囚车移振青(按:邵飘萍字振青)天桥,喝之跪,不肯,则群以枪轰击”。林白水则因在所办《公言报》《社会日报》撰社论,代表民意,字挟风霜,“有诋张宗昌、潘复语”,于民国十五年八月六日黎明,被枪杀于天桥。张次溪以钦敬的心情赞叹:“先烈的血,流到了天桥,给天桥添了光荣史迹。”并以邵飘萍小传、林白水小传遗嘱附载书中,用兹纪念。

  总之,昔日天桥景物,反映了平民百姓的风习与兴趣,饱含着平民百姓的欢乐与忧愁,体现出平民百姓的渴望与需求,是北京下层社会生活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张次溪的《天桥丛谈》的确不愧为民俗学的珍籍。尊张次溪先生为戏曲史家、民俗学家,想来不是过誉之词。

2015年12月18日定稿于北京草桥欣园

(原文载于《戏曲艺术》2016年03期,详参原刊)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丽丽】

上一条: ·[马克·本德尔]中国学派的国际影响: 朝戈金对口头传统研究的贡献
下一条: ·[董晓萍]钟敬文留日研究:东方文化史与民俗学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