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首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 在复旦大学举行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巴合多来提·木那孜力]《玛纳斯》的当代传承与史诗演述传统的发展走向
  作者:巴合多来提·木那孜力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12-23 | 点击数:4419
 

  小结:代际传承何去何从

  总的来说,20世纪末期依然在民间传唱的一些史诗篇目,如今已失去了音声表达。史诗歌手人数的锐减,听众范围的缩小,代际传承难以维系,其间往往伴随着史诗印刷文本的普及所带来的传统演述性弱化;演述性的降低势必在另一个向度上导致史诗传统的内裂、叙事资源的窄化和口头艺术的扁平化。这些现象大抵互为因果,让我们不得不得承认,柯尔克孜族史诗传统──活形态的口头演述传统──已经出现了式微趋势。

  如果说危及史诗存续力量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那么笔者认为至少还有如下若干因素可以稍作归纳:一则,1966年至1976年这一特殊时期,民间作品曾被禁止演唱;二则,传承人自身身体状况不好,或曾经经历过不幸;三则后继乏人,代际传承难以维系。第一个因素对史诗传统的破坏程度较高,特别是为数不多的老年歌手,过去一直都以师徒方式来传艺授徒,如今他们这一代人已进入高龄。过去他们普遍都经历过“禁唱”的冲击,当年还有多位传承人因演唱史诗而被惩罚。这段时期的特殊遭遇导致许多传承人不得不放弃史诗传承。1976年后,史诗演唱逐步得以恢复,但有的传承人因许久不敢演唱以致他们或者遗忘了史诗内容,或者已不再熟悉诗行,只能以故事形式来讲述史诗内容。例如,当代史诗歌手当中沙尔塔洪·卡德尔、萨热曼拜特阿勒、吾肉孜·卡德尔、曼拜特·帕勒塔、那曼·居玛等民间艺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中萨热·曼拜特阿勒、萨尔塔洪·卡德尔、那曼·居玛等歌手的史诗演唱生涯几乎都中断过,这样影响难以从当下的演述能力来加以估量。第二种情况也可视为影响史诗传承的客观因素。通过传承人访谈,笔者得知身体不适而停止演唱或停止传授者数量极少,大部分是因为经历某种不幸事件而停止演唱或不再传授给他人。这些不幸经历主要指亲人的离世,或家里遭致的各种灾难,等等,大都在心理上或认识上被归结为与史诗演述活动有关。第三种因素恐怕也是当下非物质文化遗产(尤其是口头传统)普遍存在的关键问题。首先,史诗听众范围大幅度缩减的现状,不仅来自于现代化和城镇化等外因的影响,最主要的还是内因。柯尔克孜族年轻人对传统文化的认知不够、认识不深,也不能全面理解史诗蕴涵的多重价值,代际传承也就自然成了棘手问题。其次,如今的年轻人兴趣广泛,爱好也有了变化,电子产品为媒介的娱乐方式取代了传统的娱乐活动,很少有年轻人去主动学习史诗,当然也有为了政府补贴而选择学艺的人,但往往很难坚持。再者,习艺者大部分都通过背诵书本来掌握史诗内容,加之有些史诗文本已失传,有些演变成了民间故事,史诗传统的叙事资源及其鲜活的演述技艺也在不同程度地萎缩。更为严峻的问题是,成熟的史诗传承人群体大都已经进入老年的人生阶段,而过去演唱史诗这一民间职业也已非职业化,代际传承关系变得更加脆弱。因此,从整体上看,柯尔克孜族的活形态史诗演述传统出现了较为明显的衰落趋势。

  综上所述,本文主要根据当前《玛纳斯》及其歌手群体的传承现状来分析史诗演述传统的发展走向,而如何应对已经出现的若干问题,则尚需做进一步的深入研究。无论如何,进入21世纪的15年来,柯尔克孜族史诗传统从整体上仍以活形态的方式存续在民间,尽管比起20世纪60年代初期的状况来说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应当相信,在柯尔克孜族民众的精神生活中深入骨髓的史诗演唱传统,依然会薪火相传。

   (本文原载《西北民族研究》2016年第4期,注释参见原文)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本文责编:张倩怡】

上一条: ·朝戈金:“中国史诗学”开栏语
下一条: ·[高荷红]从记忆到文本:满族说部的形成、发展和定型
   相关链接
·[陶阳]英雄史诗《玛纳斯》工作回忆录·[巴莫曲布嫫]以口头传统作为方法:中国史诗学七十年及其实践进路
·“中国史诗传统”展在阿拉木图开幕,涉及中国20多个民族·[孙正国]20世纪后期中希神话比较研究之批评
·[尹虎彬]作为体裁的史诗以及史诗传统存在的先决条件·[陈安强]羌族的史诗传统及其演述人论述
·“三大史诗”保护成果公布 搜集整理工作基本完成(CCTV-13 新闻直播间,2018年5月26日)·[卡尔·赖希尔]迈入21世纪的口头史诗:以柯尔克孜史诗《玛纳斯》为例
·[巴莫曲布嫫]中国史诗研究的学科化及其实践路径·[吕军]追寻英雄史诗《玛纳斯》:1961-1965年汉译手稿回归记
·[巴莫曲布嫫]遗产化进程中的活形态史诗传统:表述的张力·[王治国]“一带一路”倡议下《玛纳斯》史诗翻译传播的话语阐释
·[丹珍草]《格萨尔》史诗的当代传承及其文化表现形式的多样性·[李连荣]百年“格萨尔学”的发展历程
·[阿地里·居玛吐尔地]“一带一路”与口头史诗的流布和传播·杨恩洪:《民间诗神——格萨尔艺人研究(增订本)》
·[李粉华]亚瑟·哈图与《玛纳斯》史诗的英译·柯尔克孜族翻译家阿地里·居玛吐尔地与《玛纳斯》
·动画电视剧《英雄江格尔》:民族史诗迈入影像时代的新尝试·地缘政治视角下的柯尔克孜族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