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十届代表大会暨2022年年会开幕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平行学科

首页民俗学文库平行学科

[吴帆 吴毅]历史社会学的发展与特征
  作者:吴帆 吴毅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4-10-21 | 点击数:9117
 
与此同时,社会学研究也在发生着变化。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一方面欧美社会进入一个相对和平与高速的发展时期,创造了大量的物质财富,但现代性的负面影响也越来越多地暴露出来;另一方面,反战运动,女权运动等各式各样的社会运动兴起,让结构功能主义静态的分析框架无法包纳社会变迁与社会冲突的诸多问题。很多社会学家发现,他们在研究社会变迁、社会冲突的形成和维持机制以及后发展国家现代化过程的时候无法离开历史,只不过是在以社会学的理论与视角去分析和解释具体的历史过程。有鉴于此,少数社会学家开始反思简单地摒弃历史做法的缺陷,并希望从历史中去寻找解决他们所处时代社会问题的答案。
这方面的先行者要数赖特·米尔斯,这位极富批判性而显得有些另类的社会学家早在主流社会学时期的50年代,就在《社会学的想象力》一书中对他所处那个时代的社会学理论的弊端进行了猛烈批判,并提出他认为正确的做法,书中列有一章专门论述如何正确地运用历史资料来从事社会学研究。米尔斯认为在“宏大叙事”占统治地位的背景下,对历史资料的运用存在着三种错误:即:“阉割历史”、“形式主义”与“杂烩式研究”,要摆脱这些弊端,米尔斯倡导“每一门社会科学——或者更恰当地说,每一门经过慎重考虑的社会研究——都需要一个历史的观念领域和充分地利用历史资料”[12]。米尔斯的这些洞见在当时虽然没有引起多大反响,但是他已经为历史社会学的兴起开启了大门,指明了方向。
20世纪60年代,美国科学史家库恩发表了《科学革命的结构》,在这本书中,他认为自然科学也不是客观知识的积累,而是各种范式对话语权的争夺。这种论述对以科学主义为基础而建立起来的主流社会学产生了颠覆性的影响。由于这个影响,包括社会学在内的很多社会科学开始重新梳理学科史,研究者们返回到经典社会学家那里,重新对社会学的范式进行修补或创新。这样做不但使得社会学重新以经典时期为出发点建构解释范式,以摆脱实证主义社会学缺乏历史视野的局限,也让社会学家增加了对历史的感受。
接着,后现代主义的兴起给社会学与历史学都造成了冲击。此时,一方面历史的“真实性”遭受质疑,历史被认为是一种主观建构;另一方面主流社会学追求普适性的做法也受到批判。在此情况下,社会学和历史学这对学科上的冤家终于走向融合——即便这种融合在今天也不能说已经完成——面对后现代主义的挑战,二者都企图利用对方来建立一个新的理解平台,这是历史社会学兴起的一个重要因素。
这期间,在社会学和历史学领域陆续出版了一些历史社会学著作,如《民主和专制的社会起源》[13]和《国家与社会革命》[14],这两本书运用宏观的历史比较法,研究在同一个历史过程中历史因素在不同的国家与社会中是如何发生不同作用的;《15至18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与资本主义》[15]、《现代世界体系》[16]与《文明的进程》[17],实际上也都是从不同的角度在分析同一个问题,即资本主义文明产生与发展的机制和内在逻辑是怎样的?《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一书受马克思主义的影响甚大,作者采用阶级分析的方法,认为工人阶级意识和工人阶级群体的形成不是工业化的机械结果,而是工人阶级自己思考的结晶[18]。
晚近以来,许多社会学名家都着手对不同的分析视野做出调和。与帕森斯建立包罗万象的宏大理论的做法不同,当代社会学理论展现出来的是一种多元融合的图景。如吉登斯的结构化理论就试图调和结构与行动之间的二元对立。吉登斯的结构化理论在很大程度上将社会内部的时间与空间联结起来,强调在一项具体的社会学研究中要重视对历史因素的考量[19]。
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社会学与历史学这对“学术上的近邻”,从暧昧走向决裂,又从决裂终于走向融合,并且,这种融合的趋势还在不断加强。于是,作为一门新兴分支学科的历史社会学也就在这种“历史的机缘中”得以诞生与发展。
 
三、历史社会学的机遇与挑战
 
历史学是重构过去社会的图像,而社会学是针对现代社会的诸多社会问题来解释和提出应对方案,在纵向上,这两门学科各自的研究对象共同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时间序列;同时,正如彼得·伯克所言:“社会学是对单数的人类社会的研究,其主要是侧重于对现代社会的结构及其发展的归纳;而历史学是对复数人类社会的研究,主要侧重于研究他们之间的差别以及各个社会内部基于时间的变化。”[1]2因此,社会学与历史学本来就是两门互补性很强的学科。二者的研究方法是“相互补充、相辅相成的……如果只单独使用历史学或社会学的研究方法,那么可能会对研究现象产生错误理解”[20]。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历史社会学;社会史;社会研究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陈文祥]东乡族研究现状及其前景展望
下一条: ·集市:人类学透视社会整合新视野
   相关链接
·[彭伟文]“脱序”与重构:中国民间结社研究的社会史视角·[林继富 赵尔文达]“施政参考”的民俗学
·彭伟文:《关于广东醒狮传承的社会史考察》·[梁爽]喀左东蒙民间故事与社会身份的建构
·[李俊领]近代中国民间信仰研究的理论反思·山西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教研相长七书”出版
·[罗士泂]物的社会生命:徽墨的社会史研究·赵世瑜:不止“大槐树”,也说说“小历史与大历史”
·[常建华]改革开放40年以来的中国社会史研究·通告║ “历史民俗学与社会史:理论与方法”跨学科国际论坛
·赵世瑜:《在空间中理解时间:从区域社会史到历史人类学》·[张士闪]礼俗互动与中国社会研究
·[赵世瑜 申斌]从社会史到中国社会的历史人类学·[彭伟文]社会的民俗、历史民俗学与社会史
·[储卉娟]家国互构:社会史视角下的明代“大礼议”·[董晓萍]经典民俗学批评与发展
·[李长莉]社会文化史的兴起·[王晴锋]反思社会研究中作为方法的深度访谈
·[王健]近年来民间信仰问题研究的回顾与思考:社会史角度的考察·[黄剑波]地方社会研究的不可能与可能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