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会议║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议程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邀请函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间信仰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

[张祝平]当代中国民间信仰的历史演变与依存逻辑
  作者:张祝平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6-14 | 点击数:9115
 

  重建庙宇或保护庙宇不被拆除, 打文物牌是最好的借口⑤。“很多普通的村庙都在庙内树碑立传,表明自己的历史传统和文物价值, 其目的就是表明村庙存在的合法性。”⑦农村中的庙宇大多是传统农村社区中的典型建筑, 的确有不少的农村庙宇历史悠久,具有一定的文物价值。因而,有很多乡村庙宇被列为县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也不少,甚至还有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此外,打发展旅游牌也是近年来常用的有效对策,不少大型的民间村庙就是借着“修复古迹,发展旅游事业”的名义进行重建的,许多地方在开发旅游景点时也总是想到建庙,以庙来挣香火与门票钱。香火旺盛的庙常成为地方政府的摇钱树。村庙与社区居民的朴素联系开始淡化,变得越来越商业化[1](P254)。

  (二)贴近主流话语,寻求民间信仰活动开展的合法性

  民间信仰的合法性难以定位,成为游走在娱乐、迷信和宗教边缘的一种社会存在形态[10]。“村民为了庆祝丰收,祈求来年风调雨顺,便集资搞一些娱乐活动,如聚餐、斋醮、酬神演戏、游神巡境等,还要到山上的庙里烧香求神。这些活动是村民自愿,政府也不便管理。”⑦通常,村庙管委会成员也总是能想出很多办法应付相关部门的种种限制。石练是浙江遂昌县一个山区小镇,这里的“七月会”闻名遐迩,庙会由石练16个坦轮番值年⑧,届时,抬一尊木雕的蔡王圣像出巡,神像每村坦驻一夜,演一夜戏,会期长达20天,形成了独特的庙会习俗。为获得政府话语系统的认同和支持,2008年的“七月会”还新增迎奥运系列演出[11],2009年的“七月会”又与欢庆新中国成立60周年相结合[12]。浙江青田是著名的侨乡,据当地基层干部反映,从海外回乡的侨胞对于建祠堂、修村庙之事格外热心,几乎是有求必应,或多或少都要表示一点。由于华侨较多,得到的捐助多,村庙也修复得漂亮。华侨对于民间信仰的热心,无疑为其发展赢得了更为宽松的社会政策环境,在其复兴过程是起着重要的激发作用。浙江青田阜山镇有一万名多华侨分布在世界70多个国家,走出国门的华侨比当地居民还多,那里有个清真禅寺香火旺盛⑨,寺中24对千斤巨烛多是华侨捐助,每对都可点一年,长年不熄,据说世界第一。事实表明,民间信仰的传统活动一旦被恢复,势必成为一种民间文化制度而坚持下去。在沿海地区的一些乡村,信众们组织动员能力相当强,只要他们这一方有理由, 他们就敢于不遵守基层政府的禁令。仅管地方政府会同公安等部门曾严厉查禁乡村的游神巡境活动,但结果常常导致基层政府及相关部门与乡村群众的对立与紧张,部分地区还酿成群体性事件,最后基层政府与村民达成妥协,只要游神队伍不出治安问题,基层政府不会干预。

  (三)依附法定宗教,寻求政府认可

  民间信仰具有宗教性质是确定无疑的, 官方给它一个“民间信仰”的称谓,造成很多人对它的误解,因不是国家法定的五大宗教之一,其合法性也受到影响。社会上一些人将民间信仰视为一种“低级信仰”,认为其“愚昧落后”,甚至是“封建迷信”,对其管理与约束很多,既有来自地方的基层政府,更有来自宗教局、统战部、文明办、公安部门等。民间信仰在当今社会的尴尬境地, 一直使信众特别是村庙管理者感到为难。如何走出被挤压的状态,是众多村庙管理者想做的事。

  根据《宗教活动场所管理条例》,设立宗教活动场所,必须进行登记,登记办法按1994年4月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发布的《宗教活动场所登记办法》办理。但大多数乡村庙宇不满足登记条件,能登记管理的只是一些在社会上影响较大,且有专职“司神”做住持的庙宇。为了成为合法的宗教活动场所,众多小型农村庙宇主动要求登记。由于民间信仰在仪式活动中大量聘请道士作为仪式的主持者及人神之间沟通的中介者,以及民众对佛的虔诚与尊崇,因此,在考虑以何种宗教形式向政府主管部门登记时,道教、佛教成为民间信仰依附的选择。

  四、结语

  综上,我们可以看到现实社会生活为民间信仰的存在和发展提供了充裕的空间,民间信仰也表现出了极强的社会适应性。这无疑给新农村乡风文明建设提出了新的挑战。对于社会主义时期将长期存在的民间信仰,即要看到其消极性,又要正视其存在的合理性。我们不能因为其消极因素的存在而企图运用国家力量彻底将其在现实土壤中拔除, 历史实践已经证明这种做法是难以奏效的;当然,更不能因其存在的合理性而放任自流。在现代社会中,我们对待传统文化的态度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这对民间信仰也同样适用。在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伟大进程中, 应当主动吸收民间信仰中那些与现代乡村社会人文精神和伦理价值相一致的观念和行为规范,抛弃那些与现代科技、现代法制和现代道德伦理观念相抵触的东西, 对它进行积极正确的引导和管理,使之更好地与社会主义相适应,从而促进农村社会物质文明、政治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和谐发展。

  ____________

  注释:

  ①根据宗教社会学有关宗教类型的划分,民间信仰是与制度性宗教相对应的一种泛化性宗教,其对社会的影响力并不逊于制度性宗教。参见甘满堂.宗教·民间信仰·村庙信仰[J].福建宗教,2002,(6):36.

  ②即:在宗教界人士中开展以反帝、爱国、守法为主要内容的爱国主义、国际主义和社会主义的阶级教育。参见何虎生.中国共产党的宗教政策研究[M].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4.141-142.

  ③这里主要指伟大领袖、标语口号、样板戏、红旗、模范人物等在当时被植入人们感观和记忆的国家标志。参见王荷英.民间信仰的变迁——以白云庵为个案[D].华中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6.27-28.

  ④笔者田野调查访谈笔录.

  ⑤据甘满堂对沿海地区村庙信仰状况的调查。参见甘满堂.村庙与社区公共生活[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251.253-254.

  ⑥笔者对“城中村”干部和社区干部进行访谈时的笔录。

  ⑦村庙管理者和乡村干部接受笔者访谈时都如是说。

  ⑧“坦”为当地的村落单位名称,大的坦包括两三个村子,小的坦只有一个村子。为筹备七月会,十六坦中挨次轮任值首(迎会理事人),凡十二年轮值一次,值年当头坦一律全村男、女、老、少斋戒半月,待佛爷出殿为止。

  ⑨清真禅寺位于浙江省丽水市青田县西南23公里的阜山乡眠牛山麓,距县城约20公里。清真禅寺庙会是人们为纪念观音生辰(农历二月十九)而自发组织的佛事集会活动,延续至今,已有近800年的历史。每年农历二月初一至二月十九,由清真禅寺管委会举办庙会。全省各地的善男信女及海外侨胞、台湾同胞纷纷赶来,多达数万人,车来人往,热闹非凡。

  参考文献:

  [1]甘满堂.村庙与社区公共生活[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

  [2]佟新.人口社会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356.

  [3]王荷英.民间信仰的变迁——以白云庵为个案,华中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D].华中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6.28.

  [4]陈瑶.试论当代民间信仰的变迁[J].哈尔滨学院学报,2005,(8):112-115.

  [5]冯必扬.社会风险:视角、内涵与成因[J].天津社会科学,2004,(2):73-77.

  [6]弗洛姆.逃避自由[M].陈学明译.北京:中国工人出版社,1987.87.

  [7]张元坤.和谐宗教[M].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2007.151.

  [8]王铭铭.村落视野中的文化与权力——闽台三村五论[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

  [9]曹锦清等.当代浙北乡村的社会文化变迁[M].上海:上海远东出版社,1995.513.

  [10]张泽远等.农村“民间信仰”缘何升温[EB/OL].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society/2006-10/31/content_5271085.htm,2006-10-31.

  [11]参见崔璀等.遂昌石练“七月会”欢庆北京奥运会[N].丽水日报,2008-08-13.

  [12]参见王水英.遂昌县石练“七秋赛月会”欢庆新中国成立60周年[EB/OL].浙江文明网,http://www.zjwmw.com/07zjwm/system/2009/08/25/015773879.shtml,2009-08-25.

  (本文转载自:《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9年11月第26卷第6期)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天堂公墓纪念网 2010年06月17日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陈进国]传统复兴与信仰自觉
下一条: ·[张宏明]民间宗教祭祀中的义务性和自愿性
   相关链接
·陈春声:《信仰与秩序:明清粤东与台湾民间神明崇拜研究》·[张志刚]中国民间信仰研究的几个关键问题
·[华智亚]热闹与乡村庙会传统的生命力·[周雪香]民间信仰与移民社会:以台湾的闽粤客家移民为例
·[李翠玲]从结构制约到志愿参与:民间信仰公共性的现代转化 ·[李俊领]近代中国民间信仰研究的理论反思
·[李翠玲]从结构制约到志愿参与:民间信仰公共性的现代转化·[杨丽 夏循祥]团山村俐侎人的信仰与变迁
·[王霄冰 王玉冰]从事象、事件到民俗关系·第三届民间信仰研究高端论坛在泰山学院成功举办
·[王立阳]灵、份与缘:民间信仰观念与人群结合·[翁敏华]论元明杂剧鬼戏及其民俗文化表现
·[邓庆平 王崇锐]中国的行业神崇拜:民间信仰、 行业组织与区域社会·[林亦修]库官信仰:劁猪村的专营权保护
·[程浩芯]传说与神灵的变貌——对山西阳城广禅侯信仰的考察·[陈进国]中国民间信仰如何走向善治
·[郑土有]“固守”抑或“开放”:海外华人民间信仰的两难问题·[于晓雨]山东荣成院夼村龙王信仰研究
·[林晓平]当代民间信仰之“华丽转身”现象析论·[程浩芯]祈赛与竞赛:晋东南赛社的本土理解与当下实践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