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1)预备通知   ·荣耀中国节 | 中国民俗学会携手王者荣耀共同探索传统节日创新传承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首页民俗学专题跨学科话题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列维-斯特劳斯 今天100岁
  作者:记者 石剑峰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11-28 | 点击数:9572
 

 

  “我的民族学生涯开始于1934年秋季的一个星期天。早上9点钟,一个电话便决定了。”

  为参加教师资格会考,他进入职业生涯第一站,进入让松·德·萨伊中学实习,那是1929年。和他一起在该校实习的同学还有高师学生西蒙娜·德·波伏瓦和梅洛-庞蒂,巧合的是三人都出生于1908年。波伏瓦后来回忆这段实习经历说,“他(列维-斯特劳斯)冷静得让我害怕,当他表情漠然、语气平淡地作关于激情的疯狂表现的报告时,我觉得很有趣。”对于波伏瓦,列维-斯特劳斯的印象是,“还是个黄毛丫头,脸庞像乡下姑娘那样红润,有那么点红皮苹果的意思。”而梅洛-庞蒂成了他的挚友,直到梅洛-庞蒂于1961年早逝。在列维-斯特劳斯的法兰西学院办公室内至今还挂着这位好友的肖像。

  1929年冬天,这位大学生为获得大学毕业文凭全力以赴撰写毕业论文《主要出自卡尔·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定理》,“在伟大的哲学传统和马克思所体现的政治思想之间搭起一座桥梁,这个想法十分诱人。”他自视能成为社会党的哲学家。

  1934年春,列维-斯特劳斯梦想成为民族学家,告别往日的朋友和政治。1928年,民族学家、人类学家弗雷泽曾在索邦做过一次演讲,他那时连去听听的念头都没有。后来,列维-斯特劳斯在《忧郁的热带》中讲述了自己接触民族学的经过,“事实上,直到1933年或1934年,我才豁然醒悟,当时我偶然读到一本已经不新的书《原始社会》……我的思想竟然摆脱了死气沉沉的哲学思辨,如同一股清风吹来,令人头脑为之一新。”一边是精神分析和马克思主义,一边是地质学,民族学在二者之间搭起一座桥梁,列维-斯特劳斯找到了一门学科,把以往他所有的兴趣爱好结合起来,民族学开启他曾经期盼的“更宽广、更全面的”哲学之门。

  “我的民族学生涯开始于1934年秋季的一个星期天。早上9点钟,一个电话便决定了。”一个电话,列维-斯特劳斯一生的命运由此被打开。电话是塞莱斯坦·布格雷打来的,他正在找一名教授去巴西圣保罗大学担任社会学讲座教授。

  1935年2月初,他从马赛登上了前往巴西的客货船。对于一个从未出过远门,长期幻想去远方冒险的人来说,这次远行不仅仅是空间转移,是一次革命。巴西代表着一个从事民族学的机会。在第一次远行中,他终于见到了原始人,在部落中通过第一个考验"Koro",把一种白色幼虫生吞,“它们像奶油一样硬实和润滑,味道像椰奶。”要当一名民族学家,就必须承受那些与根深蒂固的生理和文化反应迥然不同的生活条件,他观察、计算、倾听、提问……

  “我是个很糟糕的文化参赞,只做了最基本的事。”

  结束在巴西的教职,列维-斯特劳斯又回到了法国。对民族学、人类学的热情暂时冷静下来,而大战已经席卷而来。1939年9月列维-斯特劳斯31岁,应征入伍,“战争开始的头几个月对我意味着什么呢?似乎跟巴西衔接起来了,换一种方式继续我的民族学经历而已。也就是说,我已经习惯置身于荒唐、怪诞、特殊的境地。”“我们无所事事,我在乡间旷日持久的游荡。”1980年,他回忆大战经历,“说到参与政治,我年轻时是和平主义者,后来眼见法国军队溃败,如此上当受骗的感觉使我从此不再相信我的政治判断。”1986年他又说,“我没有政治头脑。”他只要做一个严谨的学者。

  一天,他沿着马其诺防线散步时观察到一株孤独的蒲公英,他的直觉是,理解它必须把它置于一组关系中,这为他打开了一扇窗户,世界可能不再是混乱的了。

  在蒙彼利埃他要求退役回到课堂,在维希市他向官员要求回到巴黎课堂,那位官员诧异地说:“有这个姓氏,你还敢去巴黎?”这个时候他才恍然大悟,“我想可能是习惯吧,对危险视而不见。”随着局势的日益紧张,法国已经容不下他,他非离开不可,1940年秋天他得到洛克菲勒基金会成立的一个救助欧洲学者计划的邀请,前往美国避难。1941年2月,他离开了法国,在纽约“新社会研究学院”任职。

  列维-斯特劳斯一生都在政治边缘游走,想远离政治,但从不拒绝政客们抛来的任命橄榄枝。一个插曲是,战争结束后,列维-斯特劳斯并没有急切回到巴黎,他被任命为法国驻美国文化参赞,上午处理公务,下午写论文。不过他从来不是真正外交家,“我是个很糟糕的文化参赞,只做了最基本的事。”

  龚古尔奖的评委们对未能授予《忧郁的热带》感到遗憾,原因只是因为它不是小说。

  1945年8月,还在美国的列维-斯特劳斯发表了《语言学的结构分析与人类学》,他阐述了民族学如何能够把语言学的突破性成果为己所用。列维-斯特劳斯把社会文化现象视为一种深层结构体系来表现,把个别的习俗、故事看作是“语言”的元素。他不靠社会功能来说明个别习俗或故事,而是把它们看作一种“语言”的元素,看作一种概念体系,因为人们正是通过这个体系来组织世界。

  1955年10月,构思于战前的《忧郁的热带》正式出版,作品立即获得成功,所有重要的评论家都长篇累牍地盛赞这本书,最热情的褒扬来自龚古尔学院,龚古尔奖的评委们对未能授予《忧郁的热带》感到遗憾,只因为它不是小说。

  同年,另一部鸿篇巨著《结构人类学》也出版。《结构人类学》出版20年后,列维-斯特劳斯已经无法认出自己了,“《结构人类学》的一些阐释,今天读来让我战栗不已,那么大胆的阐释。”《结构人类学》反映的并非一门学说,而是正在形成的思想本身。《忧郁的热带》和《结构人类学》的出版,奠定了其在法国思想界的大师地位。

  不过自《忧郁的热带》和《结构人类学》等著作出版后,列维-斯特劳斯与萨特展开了激烈辩论。萨特不同意列维-斯特劳斯的结构主义思想,特别不能接受他有关“共时性”、“中断性”的反历史主义思想观点,更不同意列维-斯特劳斯有关人类思想始终维持同一稳定结构的看法。萨特在他所主办的《现代》杂志中发表一系列批评列维-斯特劳斯结构主义的文章,而列维-斯特劳斯也在他的文章中,反驳萨特的观点。这是法国二十世纪下半叶最具重大历史意义的理论争辩。

  梅洛-庞蒂是列维-斯特劳斯长期的密友。1952年梅洛-庞蒂进入法兰西学院,1954年起便一再坚持要列维-斯特劳斯申请进入学院。直到1959年,列维-斯特劳斯才终于进入法兰西学院。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东方早报》2008年11月28日 C12-13版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法国当代最后一个思想大师”远去
下一条: ·列维-斯特劳斯:在另一个时空“结构人类”
   相关链接
·[林安宁]深入浅出释经典 融通中外论新学·[罗伯特·莱顿]西方艺术人类学研究的四个理论背景
·[周启超]克里斯特瓦的“文本间性”理论及其生成语境·法国学者:200年法国汉学延续重文献学的传统
·叶舒宪 编选:《结构主义神话学》(增订版)·保禄·维亚尔:种瓜得豆的“撒尼通”
·斯特伦斯基:《20世纪的四种神话理论:卡西尔,伊利亚德,列维─施特劳斯与马林诺夫斯基》 ·叶舒宪 编选:《结构主义神话学》(增订版)
·[龙迪勇]走出结构主义叙事学·“法国当代最后一个思想大师”远去
·法国结构主义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百岁去世·列维-斯特劳斯:在另一个时空“结构人类”
·[张闳]忧郁的结构·[练玉春]开启可能性
·话语(discourse)·[刘晓春]殖民主义时代的时间观
·[李莉]以“转换”为中心的结构主义·[王芳辉]宇宙开辟、人类起源及文化的获得
·[汤亚汀]西方民族音乐学思想发展的历史轨迹·[刘晓春]在异域与本土之间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