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召开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安德明]从农事禳灾看民间信仰中的地方神
  作者:安德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5-01-10 | 点击数:14548
 

  三、作为禳灾主神的方神
  作为与一“方”百姓朝夕相处的一位神衹,方神的功能并不仅限于农事禳灾,对于人们生活中的诸多事务,他(她)也起着直接的管理作用,具有十分显著的多功能神性。人们通过方神来求雨、祛虫、禳雹等,只是使其发挥了功能之一项而已。

  不过,作为禳灾主神的功能,又似乎是方神所独具的神性。在当地人看来,其他神衹,通常很少有具备这一能力的。当地人传说方神都有“私雨”,在妖怪下冰雹之前,方神又会被请去带路,虫灾降临时,也往往要经过方神。因此,人们才可以通过他(她)来求雨、祛雹、禳虫。这可以说是方神诞生之初就具备的能力。因为风调雨顺的正常自然条件,是农业生产必不可少的前提,一方人民依赖的方神,必然会被赋予与此相关的神性。这一点,在我国许多农村地区都是一致的。例如关于雨水,在河南省桐柏县盘古山一带,人们也认为当地所敬奉的盘古爷,有三场私雨。[35]

  因此,可以肯定的是,地方神在农事禳灾的神灵系统中,是处于中心的地位的,它是人们直接祈求的对象。这种神衹,以其同一方人所具有的密切的地缘或血缘关系,而为当地人民所无比信赖。这里,也反映出了“县官不如现管”的人间社会规律的影响。

  其他各地的农事禳灾仪式,也都是围绕对具有强烈地方特点的地方神的祈求来进行的。例如,浙江慈溪逍林等地求雨时所祀桂秀老龙,传说是从前当地一个名叫桂秀的姑娘所嫁之龙。[36]温州永嘉楠溪苍山龙潭中的龙,相传是当地一个少女因误食一卵而怀孕所生。[37]

  这种地方性特征,除了各方方神在名称上的差异之外,有关其来历的传说,也大多同其所在地域有密切的关系。例如,天水市秦安县兴国镇邢泉村的方神“三娘娘”,传说为当地早年一户人家的女儿,共姊妹三个,因为抗婚而一起逃出家门,后在当地九龙山成仙,分别成为“大娘娘”、“二娘娘”和“三娘娘”。[38]

  另一方面,尤其主要的是,这种地方性特征,又体现在人们对于方神不同神力、灵验程度的认识上。当地人对于自己一方方神的灵验及威力,大都极度崇信,并以各种方式极力宣扬和美化着“本方方神”的显赫地位。从上文所述各方神的赫赫威名上,我们即可以体会到这一点。而有关方神之灵验的诸多传说,更是强烈地体现出了这种观念。例如,流传在北道区伯阳乡伯阳村的一则传说讲,由于其方神五山真君求雨十分灵验,因此曾被外乡人偷了去。[39]同时,对于其他方神,人们也均有着不同的看法。例如,北道区街子乡、马跑泉镇一带的人们,大都认为相邻的绣锦山地区的方神“杨四爷”求雨最为灵验,且心胸宽广,每次求来雨,都能普降很多地方;而黄家小山村的“八海爷”,则心胸较窄,每次求雨后,只会泽及黄家小山和王家碾所在的一“方”。

  这后一方面的因素,决定了不少地区的农事禳灾中,作为禳灾主神的即使是某一具有普遍性的大神,也体现出了地方化的特征。举例来说,关公可以说是几乎在全国范围整个汉民族当中都受到敬奉的显赫大神,尽管他似乎同雨水并没有太多关系,但在不少地方,都流行着向他祈雨的习俗,比如山东民间传说,“农历五月十三,必然会下雨,这是关老爷的磨刀雨,因此有‘大旱不过五月十三’的谚语。”[40]北京地区也有类似的观念,不过时间却是五月二十六。[41]然而,即使是统一为一个个体之神的关帝,在不同的地方,也呈现出了一种不同的神性。在河北沧县,人们多敬关帝,但又往往认为存在着“此村关帝”和“彼村关帝”的区别,而且有的村子的关帝灵验,有的村子的则不灵验。因此,遇天旱求雨后,倘若无雨,便认为“吾村关帝不灵”,次年再遇旱情,“则窃他村偶像以祈之。”[42]可见,对同一神衹,不同村落或不同地区在敬奉时,为之有意无意地赋予了各自地域的特性,使得这一神衹,既具有一定的共同性,又因各地人民不同的历史、自然环境、社会文化等条件,或多或少地发生了改变,而被“地方化”了。

  神灵信仰的地方化现象,可以说是中国民间信仰的一个重要特点。例如,中国神话与信仰中声威显赫的大女神女娲,有关她的信仰,在甘肃天水地区的表现,就与河南、河北一些地区存在着明显的差异。无论是通过富有地域特色的有关其来历的传说,还是通过对于其神性的不同描绘,总之,这一神衹,也带上了明显的地方特征。[43]从某种意义上,她具备了同方神一致的特性。

  对于同人们关系较密切的诸神所做的地方化处理,自然是在千百年的传承变异中形成的。这种处理,同禳灾主神所表现的地方性特征一样,反映了人们力图借助于同神灵之间较密切的地缘关系,来更加亲近、更加直接、更加容易地祈求神灵,并更加顺利地达到目的的一种愿望。可以说,这正是中国乡村人情化的社会关系在信仰王国的体现。就农事禳灾来说,在人们的观念中,作为一“方”的管理者或长期居于某一方的地方神,必然会十分“熟悉”所在区域内的各种情况,因此,在祛除各种灾害方面,他(她)也就自然具有着得天独厚的便利条件。

  总之,就天水地区的农事禳灾仪式来看,在信仰的世界里,人们一方面信仰多神,以一种多多益善的心理,对于所了解的所有神衹都加以敬奉;另一方面,众多的神灵,在某个特定地区的人们心目当中,又有一个大致的体系。其中,仅为一地民众所敬奉、具有明显地方色彩的地方神,尤其占有中心的地位。可以说,人们所尊崇的所有神衹,都围绕着地方神构成了一个相互交错的网络,在这个网络中,实际上表达着中国民众自身关于自然、社会和宇宙万物的逻辑。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上一条: ·民族村寨文化的现代建构逻辑(论文摘要)
下一条: ·[安德明]万物有灵与人兽分开——猿猴抢婚故事的文化史意义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