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1)预备通知   ·荣耀中国节 | 中国民俗学会携手王者荣耀共同探索传统节日创新传承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刘亚虎]中国“姓”“种”“精”“魂”话语体系与族源神话
  作者:刘亚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0-11-09 | 点击数:7072
 

四、植物动物:载体?主体?

  下一步将要论述的是,带“精气”或“魂”的植物或动物,究竟仅仅是作为“精气”或“魂”的“载体”,还是亦为发送“精气”或“魂”的“主体”?正如19世纪英国人类学家爱德华·伯内特·泰勒(Edward Burnett Tylor,1832-1917)在谈到动物崇拜时曾经发问:“动物是作为神的灵魂或另外某种神的寓所或化身而成为崇拜的对象呢,抑或它本身就是神呢?”这两种情况同样困惑着我们对作为古代族群“姓”或“种”的植物或动物的判断。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可能有一个历史发展的过程。

  首先,可以从前述殷商先祖诞生的神话窥其一二。《诗经·商颂·玄鸟》云: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茫茫。

  从“禀精气”说出发,这段叙述里,发送“精气”的主体当为“命玄鸟”的天,载体当为奉命“降而生商”的玄鸟,从相关其他神话可知精气载于玄鸟之卵中,感生的方式是吞卵。

  《诗经》收集的是从西周初到春秋中期的诗歌,更早的时候情景如何呢?殷商高祖为夋,甲骨文卜辞里就出现了“贞于高祖夋”、“求禾于夋”等记载。而在甲骨文中,“夋”字形状为鸟头兽身,可能反映了夋的早期形象。那么,更早的时候,发送“精气”的主体不一定就是天,也有可能是某类“鸟头兽身”或“鸟头”的精或灵。

  其次,再回到东汉王符《潜夫论》里。作者回溯了上古圣王“神明感生”的故事,谈到了“有神龙首出常羊,感任姒,生赤帝魁隗”,以及“大电绕枢照野,感符宝,生黄帝轩辕……其相龙颜”等,由此,除了天,还有一类可能介于天与兽之间的精或灵———龙成为“神明感生”的主动方;或者从“禀精气”说出发,成为发送“精气”的主体。

  龙的原型当与动物的灵性化和自然现象的形象化有关,与古人心目中有灵性的动物及云、电、雷、雨相联。迄今发现的中国最早的系统文字殷墟甲骨文关于龙的记载,大都和雨相联,可以设想,龙形象出现的最初动因之一是古人为了雨的需要,受神秘的与水相关的动物以及和雨相联的雷、电、云等天象的启发,模糊地猜测应该有那么一个具有无比威力的“神物”主宰操纵着这一切。由此,中华传统文化最典型的与动物相关的精或灵之一———龙在人们的幻想中诞生,并由于它的“神明感生”即发送“精气”作用而诞生延绵相传的“龙种”。

  然而,作为“神物”的龙,早期形象似乎没有那么威严。陕西西安半坡村新石器时代遗址彩陶瓶绘龙、河南安阳小屯村殷墟妇好墓玉龙以及其他商代古器龙纹等,都似水泽鱼虫之类。而内蒙古翁牛特旗新石器时代遗址龙形瓶,却是兽头、虫身。早期汉文典籍所记载的龙,有像蛇的,如王充《论衡·讲瑞》所云:“龙或时似蛇,蛇或时似龙”;有像马的,如《周礼·夏官·司马下》称:“马八尺以上为龙”……由此带来的关于龙的原型的争论甚多,但有一点大概甚少异议:龙是在某类动物或某种自然现象的基础上抽象出来的精或灵。由此可以进一步推论,在古人心目中,早期发送“精气”或“魂”的主体,除了天,还有主宰某一领域的某类生物的精或灵。

  某类生物的精或灵的观念,当萌生于原始采集狩猎时代。在那个时代,人们依靠采集野生植物和猎取野生动物求得生存,但采集和狩猎的收获都是不稳定和没有把握的。例如,野果不是通年都有,有毒野果也不易分辨,野兽的行踪更是难以掌控……这就使人们产生一种幻想,把采集和狩猎的成功寄托于对象本身。这种依赖感再加上那种把自然视为有人格、有灵魂的实体的想法,使原始先民把对野果、野兽的采集、捕猎和食用等,逐渐看作是对象的善意赏赐,从而产生对植物动物的神秘观念,进而产生“植物之灵”、“兽灵”等崇拜对象。此处“植物之灵”、“兽灵”,应该不仅仅是某棵具体的植物、某只具体的野兽之灵魂,而是主宰整个某种植物、某种野兽的超自然力量。

  这一类“植物之灵”、“兽灵”的形象,在怒族《猎神歌》等作品里有具体的描述。直至20世纪50年代,云南怒江地区的怒族还保存着季节性的原始采集、狩猎经济的遗风以及关于“植物之灵”、“兽灵”的叙事。他们的《猎神歌》有多段,在猎手们整个狩猎过程中依次祭猎神时分别吟唱。他们捕到羚牛,认为是兽灵的恩赐,于是一人领唱、众人合唱,颂扬兽灵,也把兽灵的形象描述了一番:

  巡视着高山的猎神!照管着雪山的兽灵!今天你真的高高兴兴降临了,今天你真的喜喜欢欢显现了;我们相见了,我们相会了;

  你的双眼长得又圆又明亮,你的辫子长得又粗又黑亮;你的虎牙长得宽大又白亮,你的双手生得结实又白胖;你的双脚长得粗大又肥壮,你的胸脯长得结实又丰满;你的身躯魁梧又高大,你的性格活泼又潇洒。

  这样,在怒族猎人的心目中,兽灵是一种真实的存在,他们打得羚牛也似乎是与兽灵相见相会。他们在想象中描绘兽灵的形象:又圆又亮的双眼,又粗又黑的辫子(犄角),又大又白的虎牙,又白又胖的双手,粗大肥壮的双脚,结实丰满的胸脯……似乎是一个以羚牛为原型的女神形象。

  然而,怒族《猎神歌》仅向人们展示了怒族“主宰型植物之灵或兽灵”观念,并没有涉及到相关植物动物与氏族“种”的问题,其何以又与“种”联系起来?可能还得拓展一下视野。这里列举两则南方民族的传说:

  傈僳族《鸟氏族的传说》讲,古时有一对夫妇,妻子生了小孩,丈夫没有什么好食物,便上山打鸟,但一连两天没能打得一只鸟,他非常伤心。这件事感动了鸟王,从第三天开始,鸟王每天都赐鸟让他猎获。夫妻俩非常高兴,到了孩子满月的这一天,丈夫对妻子说:“孩子是吃鸟肉长大的,以后就让他成鸟氏族吧!”这样,孩子就成了鸟氏族。

  湘西土家族《佘氏婆婆》讲,远古时期,一个部落遭受敌人洗劫,只剩下一个叫佘香香的姑娘躲进深山,在一只神鹰的陪伴下开山种地。一天,她梦见两只小鹰闯入怀中而怀孕,生下一男一女。佘香香死后,两人按照天意成了亲,其后代尊佘香香为“佘氏婆婆”,尊鹰为“鹰氏公公”,世世代代不准猎鹰。

  前一个传说的“鸟王”,即象征了一个更高层次的主宰型神灵;后一个传说表现了通过入梦感应“神鹰”所发“精”或“魂”的情景。两个传说结合起来,阐释了“植物之灵”、“兽灵”的功效以及何以引之为“种”之祖的缘由。应该说它们都是古代人们生活实践和思维方式的产物。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张柱林]民族民间文学的创造性转化及其限制
下一条: ·[游自荧]灾难、传说和信仰的互动:日常政治与人神互惠
   相关链接
·[王烜]土味·抗疫·标语:一种 “反精英”的群众路线与“反污名化”的文艺表达·[陈有顺]凉州姓氏文化传承与创新的理论与实践探讨
·[王焰安]学术通讯:《民俗》周刊的一种编辑意识·[王志胜]神性的石头——另一种土地神崇拜
·[黄清喜]论鸟崇拜的升格与降格·[岳永逸]Folklore和Folkways:中国现代民俗学演进的两种路径
·[王均霞]实践民俗志与女性民俗研究的一种可能性·冯俊杰、王潞伟主编:《中国民间小剧种抢救与研究》
·[詹娜]口述历史与正史:言说历史的两种路径·[周翔]山与海的想象:盘瓠神话中有关族源解释的两种表述
·[王加华]个人生活史:一种民俗学研究路径的讨论与分析 ·[王立学 王全宝]“秃尾巴老李”姓什么?
·[王加华]个人生活史:一种民俗学研究路径的讨论与分析·[刘爱华]从生活化到景观化:村落民俗传承的一种实践路径分析
·五种少数民族语言版的4K直播国庆盛典电影问世·二人台:老百姓常看常新的不老艺术
·[李向平]信仰是一种权力关系的建构·[吴晓东]“苗族杨姓不吃心”故事的演变与习俗的起源
·[田兆元]神话的三种叙事形态与神话资源转化·[刘晓春]探究日常生活的“民俗性”——后传承时代民俗学“日常生活”转向的一种路径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