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首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 在复旦大学举行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刘亚虎]彝族史诗在南方民族文学史上的地位与价值
  作者:刘亚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3-26 | 点击数:5708
 

  三、《夜郎史传》《俄索折怒王》——历史的史诗艺术表达

  史诗有个“史”字,必然与史有关系,如何把史升华为史诗,彝族《夜郎史传》《俄索折怒王》等提供了范例。

  历史上夜郎国存在数百年,期间有多少风云变幻,汉文典籍只有寥寥可数的几段记载。如《华阳国志·南中志》曾记载,“(西汉)成帝时,夜郎王兴与鉤町王禹、漏卧侯愈,更相攻击”。可见其时战事的一斑。彝族史诗《夜郎史传》、《益那悲歌》等以生动的情节、细致的描述表现了那些战事。其中,《夜郎史传》就直接涉及到夜郎与漏卧的纷争,这部史诗巧妙的人物关系设计、波澜起伏的情节、富于民族特点的风情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在艺术手法上也很高明,把它放在最上乘的史诗之列也不为过。

  《夜郎史传》(9)共分三卷,主体为第二卷“夜郎在可乐”,描写夜郎国国君与其弟夜堵土以及卧漏国阿苦、阿古兄妹因领地而征战、息战、和亲的故事。

  史诗安排了四个人物:夜郎国国君与其弟夜堵土,漏卧国国君阿苦及其妹阿古;设计了四对人物关系:武夜郎与夜堵土,夜堵土与阿苦,阿苦与阿古,夜堵土与阿古,每一对人物关系都形成一对矛盾,都产生一段故事。

  武夜郎与夜堵土关系(一):

  长诗叙述,夜郎国国君武夜郎与弟弟夜堵土率兵东方攻占东濮的古诺(今贵州贵阳),西向夺得西濮的可乐(今贵州赫章)。弟弟夜堵土驻古诺,武夜郎自己以可乐为中心。接着,武夜郎又举兵南下攻击漏卧,却未能取胜。他撤兵回来建设都城可乐,建起宫殿、营卡,制定法规、制度,休整一段时间后,嗜好战争的毛病又开始发作,想霸占弟弟夜堵土的古诺。他手下的两位大臣出主意让他装病诱骗夜堵土来看望,然后趁机杀掉。谁知派去的使者说辞被夜堵土识破,夜堵土反而杀掉使者,领军占领可乐,把武夜郎关了起来。

  夜堵土与阿苦关系:

  接着,长诗描述了夜堵土与漏卧国国君阿苦的战事:漏卧国国君阿苦趁夜郎内部起纠纷兴兵进犯夜郎,夜堵土诱敌深入转而围攻,一举战胜漏卧,擒获阿苦。夜堵土以礼相待,与他缔约结盟,放他回去。

  阿苦与阿古关系:

  阿苦的妹妹阿古认为兄长失败被擒又被释放回来,有损祖宗体面,与其比武赢得兵权后不顾劝阻,领军再攻夜郎。

  夜堵土与阿古关系:

  这是史诗最浓墨重彩表现的一对矛盾。夜堵土轻视对方女性主帅,疏于防守,战败被擒。夜堵土毫不畏惧,愿杀愿剐,只是请求阿古不要伤害他的战士和百姓。阿古又恨又敬,饶他一回,以使“两家不相欠”,并约定再战。当阿古又一次前来进攻时,夜堵土诱敌深入让阿古占领可乐城,然后趁阿古庆祝胜利喝得大醉时里应外合一举夺回可乐,活捉阿古。阿古不服气,两人进行三番单独较量,夜堵土都赢了,阿古只好认输,愿为奴婢。夜堵土倾慕阿古,两人结缘成婚,

  夜堵土与武夜郎关系(二):

  夜堵土“按彝家规矩,以长者为大”,把政权交还武夜郎,然后带兵返回古诺。武夜郎重新执政,再振雄风,又占领不少地方,开拓了夜郎国的疆域。史诗圆满结局。

  史诗诗反映了当时方国之间的关系,整部诗篇演绎了一个开战、息战、再开战、再息战、和亲的故事,战事叙述宏阔,心理描写细腻,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俄索折怒王》历史背景是宋代。两宋时期,水西、乌撒地方也发生不少重要的历史事件,乌撒部由衰落到重兴就是其中之一,英雄史诗《俄索折怒王》形象地反映了这一过程。

  族群的发展过程充满错综复杂的矛盾斗争,族群首领有在激流前畏惧退缩、忍受耻辱的懦夫,也有挽狂澜于既倒、重新奋起的勇士,后者的事迹在族群发展史上留下浓厚的一笔。彝族先民“六祖”之一布部(乌撒部)的俄索折怒就是这样一位英雄。

  俄索折怒本名叫特波折怒,在《彝族源流》里汉译为德皤周能。俄索原是特波折怒所属部族一位著名的先祖名字,一般汉译为“乌撒”,他的全名为默遮乌撒(默遮俄索),是彝族“六祖”第五支布部慕克克(米克克)的第十九代孙,是早期使部族强大起来的首领。他的后裔折怒带领族众经过艰苦拼搏尽有其地后就以“乌撒”(俄索)作为部族名,并把“俄索”(乌撒)作为一种光荣的称号放在自己的名字之前。

  特波折怒(德皤周能)重振部族的事迹,汉文古籍也有记载。《元史·地理志》载:“乌撒乌蒙宣慰司在本部巴的甸。乌撒者,蛮名也,后乌撒之裔折怒始强大,尽得其地,因取远祖乌撒为部名。”《大明一统志·乌撒军民府建置沿革》载:“宋时乌些之后折怒者,始并其地,号乌撒部。”

  在彝文史籍《彝族源流》第二十卷《乌撒源流》也有提及,书中叙述:

  (那周)德皤有四房妻子,德楚赫保生……德皤周能;……周能氏号称阿吉周能,作战勇敢,所向披靡,取得了荣华富贵。东边的地界至鲁博上方,西边的地界到侯奏上方,左边的地界到堵洛地方,右边的地界至扎里大坝,因为不放心,在地界之首插木牌,在地界之尾打记号,在此疆域地界内的影响深广,很有威望。(10)

  这里缺乏具体事迹的的描写。《大定府志·乌撒部本末》引“白皆土目安国泰译夷书七则”记载了其事迹的脉络:“德培(折怒之父)弱,为他部降为庶人,其妻生子仲云甫(折怒)……及长有才能,在故臣慕魁德直、阿迂阿租的协助下,用兵四邻,光复乌撒部土宇。”(11)

  而史诗《俄索折怒王》(12)则以乌撒部宋时由衰到盛为背景,塑造了俄索折怒王这一英雄形象,艺术地再现了俄索折怒王在逆境之中磨砺成长、重振部族的英雄业绩。

  史诗成功地塑造了俄索折怒的形象,他具备了英雄人物传奇的经历和辉煌的业绩。他勇敢,又不乏智谋,由此他打了四十七战胜了四十三战,收复全部失地。他给人印象很深的还有他的情义,他的宽容。他发愤图强,复仇复国,但打的似乎都是仁义之战,当仇家孟部带上陈酒壮牛请罪、要求重修旧好时,他念及双方都是先祖笃慕的子孙、孟部又是自己的舅家和亲戚而决定不再追究,与孟部喝血酒结盟;开战是因为孟部宜比岱诺诸般挑衅、并订下战约才出手。对无意中得罪的希哲部更是避免直接交锋,直至对方残杀自己的恋人(希哲家姑娘)又射伤自己,才上阵击败对方兵马、获得大片土地。他在斗争方面总不是主动进攻的一方。他得到人们的拥戴,赢回俄索部王者的地位。“折怒没有降生以前,俄索替人牵马,俄索替人当背夫。折怒来到人世间,人家替俄索牵马,人家替俄索当背夫。”俄索蔺再度兴盛,他自己也成为一代名扬青史的英雄之王。

  作品以真实的历史人物、历史事件为题材,将写实与神奇瑰丽的想象融汇为一体,处处洋溢着英雄的气概,时时渗露出悲剧的情怀,体现南方民族英雄史诗某种突出的特点,具有独特的认识价值和艺术价值。

  彝族史诗就这么“牛”。在我撰写的《中国少数民族文学通史》南方部分里,“魏晋南北朝”段彝族史诗等彝族文学占了绝对优势,其他段彝族文学也不少。我真为我们南方民族有彝族、傣族等民族的文学而欣慰,要不,我真不知道我的南方民族文学史怎么写!

  注释:
  (1)云南省民族民间文学楚雄调查队搜集翻译整理:《梅葛》,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59年版;云南民族民间文学楚雄、红河调查队搜集,施学生翻译,郭思九、陶学良整理:《查姆》,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
  (2)[德]恩斯特·卡西尔著,甘阳译:《人论》,上海译文出版社,1985年版,第97页。
  (3)[德]恩斯特·卡西尔著,于晓等译:《语言与神话》,北京,三联书店,1988年版,第37—38页。
  (4)冯元蔚译:《勒俄特依》,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1986年版。
  (5)肖开亮、黑朝亮、祁树森、李世忠、毛中祥整理翻译:《阿鲁举热》,载《山茶》1981年第3期。
  (6)阿洛兴德整理翻译:《支嘎阿鲁王》,载《支嘎阿鲁王·俄索折怒王》,贵阳,贵州民族出版社,1994年版。
  (7)贵州省民族研究所、毕节地区彝文翻译组翻译:《西南彝志选》,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王明贵、王显编译,王继超审定:汉译散文版《彝族源流》,2005年版。
  (8)参见冯汉骥《云南晋宁石寨山出土文物的族属问题试探》,《考古》1961年第9期;《云南晋宁石寨山出土铜器研究——若干主要人物活动图像试释》,《考古》1963年第6期。
  (9)王子尧、刘金才主编,王子尧等翻译:《夜郎史传》,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1998年版。
  (10)王明贵、王显编译,王继超审定:汉译散文版《彝族源流》,2005年版,第251页。
  (11)〔清〕黄宅中修,邹汉勋纂,贵州省毕节地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点校:《大定府志》,北京,中华书局,2000年版。
  (12)阿洛兴德整理翻译:《俄索折怒王》,载《支嘎阿鲁王·俄索折怒王》,贵阳,贵州民族出版社,1994年版。
(本文载于《楚雄师范学院学报》2018年第1期)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肖远平 奉振]苗族民间故事善恶观与基层社会治理研究
下一条: ·[高志明]民间文学当代传承的特征
   相关链接
·[张译匀]龙木耳村彝族石头传说调查手记·[巴莫曲布嫫]十年行走,不忘初心──《中国彝族传统服饰图典》小引
·[刘倩]尹虎彬对“口头诗学”的译介与研究谫论·[韦柳相]苗族“亚鲁王”史诗程式化分析
·[朱熹晨]功能主义视阈下的彝族阿细祭火节·[丁木乃]新冠肺炎疫情下凉山彝族禁食“野味”的生态伦理思考
·[范宗朔]亚美尼亚史诗《萨逊的大卫》的经典化和多元文化因素·[阿布都外力·克热木]从我国三大史诗来看“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陈瑞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下民间文学的变迁·[杨杰宏]音像记录者在场对史诗演述语境影响
·[陶阳]英雄史诗《玛纳斯》工作回忆录·[尹虎彬]史诗的诗学——口头程式理论研究
·2020年《中国史诗百部工程》子课题招标通知(新)·[王菊]由史俗到经述: 彝族毕摩经籍中的“狸猫换太子”故事
·[巴莫曲布嫫]以口头传统作为方法:中国史诗学七十年及其实践进路·[冯文开]史诗研究中国学派构建的现状、理据及路径
·[沈玉婵]从《长生宴》到《神话与史诗》·[斯钦巴图]史诗歌手记忆和演唱的提示系统
·[李世武]视觉文本与史诗口头文本的互文性·[王蔚]浅议彝族“灰姑娘型”故事母题特征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