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乌·纳钦]史诗演述的常态与非常态:作为语境的前事件及其阐析
  作者:乌·纳钦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3-04 | 点击数:1547
 

  从角色特征来讲,如果说口头演述的史诗歌手像一位萨满巫师,那么,朗读者就像一位祭祀的主持者了。这与《江格尔》的叙事语境与演述人的角色特征较为相像。斯钦巴图说:“史诗本身已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娱乐故事,它成了一种对英雄神灵的赞歌,一种特殊的祭文,一种特殊的请神歌;演唱活动的功能也不再是单纯的娱乐消遣而是祈福禳灾;史诗演唱者——江格尔奇此时也并不仅仅是一个民间艺人,他实际上发挥着宗教仪式主持者的作用;听众也不仅仅是艺术欣赏者和接受者,而是请神禳灾的宗教仪式的参与者、信徒和主要受益者,也就在此时,宗教仪式的主持者——江格尔奇和其参与者、信徒、受益者——听众构成了一个有组织的特殊的宗教社会。”这一段论述也可以当作珠腊沁村《格斯尔传》朗读语境的有效注解。

  那么,村民们为什么会通过《格斯尔》史诗的口头演述或书面朗读来祛病禳灾呢?这就取决于《格斯尔》史诗在村民心目中的功能预期。平时,村民们用来朗读的书面《格斯尔传》都被置于高处,甚至被供进佛龛,与神像享有同等待遇。据苏勒丰嘎回忆,在他的家乡巴彦塔拉苏木的很多家庭都曾供奉格斯尔神像,在诺日布台吉家里还供奉过梵夹装手抄本《格斯尔传》,确津扎布大诺颜家里曾供奉梵夹装木刻本《格斯尔传》。另外,我们发现,在书面《格斯尔传》文本中对《格斯尔》史诗的除病祛邪功能做了一些言语上的建构。《岭•格斯尔》手抄本正文后面附了一篇祈愿经文,其中写道:“我雄师王此传记,若能宣讲它一句,如根治伤寒的灵药,像解除贫穷的真宝,似消灾禳祸的佛尊,句句都要在心中记清楚。”似类经文赋予《格斯尔》以巫术功能,并直接催生了民间在灾害、瘟病、偷盗或战乱等非常态前事件语境中口头演述或书面朗读《格斯尔》的习俗。

  《格斯尔》史诗口头演述的巫术功能和书面朗读的祭祀功能,直接导致了相关演述禁忌的形成。在巴林的相关调查表明,一直以来,不能演述《格斯尔》的语境比能够演述《格斯尔》的语境要多得多。苏勒丰嘎说,老人和喇嘛们曾叮嘱他绝不能随时随地随便演述《格斯尔》。因为,在春季演述就会刮大风,在夏季演述就会打雷电,在秋季演述就会造成洪涝灾害,在冬季演述就会发生雪灾。照此看来,一年四季都没有一个合适的时间段可以演述《格斯尔》史诗了。该禁忌几乎堵住了史诗传播的一切有效途径。

  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禁忌呢?因为,当《格斯尔》演述事件的目的和功能都被定位为祛邪、禳灾、驱祸时,只要演述《格斯尔》,便意味着灾难要降临了。但是生活中谁都不愿意看到灾难的降临,因此也就不愿意看到有谁来随便演述《格斯尔》,这便是该禁忌的心理逻辑。因此,《格斯尔》的口头演述在巴林已经发生演变,并逐步约定俗成,其前提往往由瘟病、天灾、偷盗、战乱、匪患等非常态的偶发性事件所塑定,目的是用以祈求格斯尔显灵,保佑人们免遭灾害与劫难。在这里,史诗演述在几乎失去其娱乐性的同时,被赋予了更强大的巫术和祭祀功能,也催生了超乎寻常的演述禁忌。需要注意的是,这一演述禁忌同时造成两方面的结果:一方面让《格斯尔》演述的灵验性变得更加彰显,强化了英雄格斯尔的神圣性;另一方面使史诗演述的机会变得越来越少,从而堵塞了史诗传播的部分通道,导致一部分史诗文本的失传。但禁忌从来都是双刃剑,叙事的禁锢虽然滞缓了《格斯尔》史诗的传播进程,却也让《格斯尔》演述在巴林这个特定区域里得以长久存续。因为,正是这些禁忌让《格斯尔》变成了当地民众在面对自然灾害、社会动荡和身心困境时需要投靠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心理上的避风港。由此,笔者的研究还将进一步走向史诗演述的叙事治疗功能并另做探讨。

结语

  在民俗生活实践中,史诗演述的“前事件”即前提性事件规定了“这一次”史诗演述的目的、功能和意义。常态前事件是指作为史诗演述前提的惯常性事件;非常态前事件是指作为史诗演述前提的偶发性事件。通过田野观察我们不难看到,巴林地区的《格斯尔》史诗演述已发生明显的演变,表现为仅在非常态事件语境中发生和发展。由于史诗演述在这里失去了娱乐性,叙事语境借由民间信仰而得以框定,在特定的演述实践中被赋予趋利避害、祈福纳祥的社会功能和文化意义,由此形成的叙事界域和演述禁忌,阻隔了史诗传播的部分通道,同时也让史诗演述在这一特定区域内得到了更稳定的传承和赓续。在语境研究中,将史诗演述的前事件分解出来,进而对常态/非常态前事件的边界予以清晰的辨识,对正确理解史诗演述的目的、功能和意义,有着重要的方法论价值。

(本文原载于《民族艺术》2018年第5期。注释从略,详情参见原文)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孙亮】

上一条: ·[田兆元]研究当代神话可以写在神话学的大旗上
下一条: ·[毛巧晖]民间文学批评体系的构拟与消解
   相关链接
·[斯钦巴图]史诗歌手记忆和演唱的提示系统·[陈安强]羌族的史诗传统及其演述人论述
·[李斯颖]壮族“麽咟宿”仪式中的史诗演述及其文化辨析·[巴合多来提·木那孜力]《玛纳斯》的当代传承与史诗演述传统的发展走向
·[巴莫曲布嫫]克智与勒俄:口头论辩中的史诗演述(下)·[巴莫曲布嫫]克智与勒俄:口头论辩中的史诗演述(中)
·[巴莫曲布嫫]克智与勒俄:口头论辩中的史诗演述(上)·田野研究的“五个在场”
·[巴莫曲布嫫]口头传统与书写传统·博士学位论文:史诗传统的田野研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