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鞠熙]死亡观念与城市空间
——以18世纪末至20世纪初北京为例
  作者:鞠熙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2-18 | 点击数:9708
 

  三、关于死亡的观念:三个阶段与三种危险

  从上述步骤可以看出,丧礼中死者的状态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死者的徘徊与告别阶段。《仪礼》时代(约BC1046-476),神媒为刚去世者“招魂”,希望灵魂回到肉体而死而复生。直至《家礼》,朱熹仍认为死后第三日方可入棺,在这一期间,亡人的亲属,特别是子孙应该始终围绕在尸体旁边,密切观察尸体的情况,因为三天之内亡人尚有可能死而复生。但在清代北京的民间实践却有不同的解释。按常人春的回忆,人去世之后无法马上入棺,一方面因为准备棺木和陪葬品需要一段时间,同时也因为入棺需待“吉时”。在尚未入棺之前,逝者的亲人必须围在灵床旁守护,家里养的猫、狗及所有活物必须拴好,要保证死者的躯体绝对不能受到惊扰。这不是因为死亡本身具有传染性,或尸体会带来病菌,而是因为亡人属阴,生人属阳,阴者应最大程度避免被阳气冲撞,否则会有“尸变”即成为僵尸或旱魆的危险。也正是出于同种原因,民间认为尸体最好能尽快入棺,而不要等到《家礼》所规定的第三天。因此,首先是死者本人处于危险之中,生者应尽最大努力保持他的安全,而如果死者遇到了危险(被阳气冲撞而尸变),接下来就会给生者带来灾难。“尸变”,即尸体变成僵尸,意味着本已死去的人却拥有活动能力,这与“死而复生”的说法都意味着,在尚未进入棺木的这一段阶段中,死者的灵魂与肉体尚未完全分离,他们徘徊在生死边缘,还处在模棱两可的阈限期(marge)。

  死者一旦入棺大殓之后,第三天就要举行“接三-送三”的仪式。正如前文中所提到的,这一仪式的核心含义是将亡魂送到黄泉的入口,让他安心去往死后的世界,是对亡魂的最后告别。这一仪式完成之后,死者结束他的“阈限”期,进入下一个阶段:灵肉分离的阶段。

  第二阶段:灵与肉的分离阶段。在正式下葬之前,亡者的棺木经常会在寺庙中暂行停放一段时间,这称为“停灵暂厝”,暂厝的原因包括如下一些:

  1.作为帝国的首都,北京向来拥有庞大的外来人口群体。除了大量的商人、官吏、文人旅居北京,每四年一次的大考又带来大约四万人的考生及其家属。这些远离家乡的游子,如果在北京去世,应该“落叶归根”归葬家乡。由于种种原因而未能及时成行者,就会暂厝庙内,等待时机成熟再出城返乡。

  2.本地市民也会选择停灵暂厝。有的是因为要选择“风水”最好的坟地,有的是因为要等待最佳的下葬时间,有的是为了等待父母中尚存的一方去世后,将夫妻二人一同合葬。通过田野调查了解到,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对于北京市民而言,以死者为中心的全部社会关系,会通过丧礼来聚合,此时不仅整个家族及其外延的人际关系会得到重整和巩固,家族内部的秩序与矛盾也会在此时上演,并得到更新或解决。因此,丧礼必须维持一定的规模,至少需要容纳大量前来参加的人群。而如果住宅中没有足够空间的话,就只能将丧礼放在空间较大的寺庙内进行,在此期间,棺木也会暂厝庙中。

  3.最后,棺木暂厝寺庙的习俗也与“外丧”的观念有关。所谓“外丧”,即不是在自己家中去世,凡是在外遭遇不测,乃至病死于医院者,都属于“外丧”,其尸体不能抬回家里。清代甚至有律令规定,客死他乡的官员或商人,除非皇帝特旨,否则灵柩不得进入内城。这类情况都只能在庙中治丧。

  当庙内暂厝棺木时,死者的亡魂已经进入黄泉,成为“中阴身”。人们相信,人死之后有四十九天的“中阴身”时期,这一时期如果能进行大量佛教或道教的度亡仪式,将为亡人转世积下福报。这也是停灵时间经常长达四十九天的原因。但即使在“中阴身”阶段结束以后,只要死者的尸体还未正式下葬,那么他的灵魂就尚未正式成为“祖先”,而仍只是“亡魂”。较之第一阶段,停灵期间亡魂已远离尸体,“危险性”也大大降低,但尸体与亡魂之间仍存在一种“可感应”关系,因此需要不断为尸体举行宗教仪式,以维持亡魂的平静。暂厝于寺庙,当然是最好的选择。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所有可以停灵暂厝的寺庙,实际上也是提供丧葬仪式的僧人和道士们居住的地方。考虑到清代到民国时期,北京内城曾存在过约1500座寺庙[19],而停灵寺庙仅有50座左右[20],但停灵寺庙供奉的神灵不限于佛教或道教,且相当多样化,很明显,北京市民在选择合适的暂厝寺庙时,不仅考虑了可以提供保护的神灵,更重要的是判断寺庙中的神职人员(僧人或道士)是否可以提供恰当的仪式。

  第三阶段:亡人成为祖先。按照佛教或道教的理论,去世的人要么停留在神灵的世界,要么进入转世轮回。但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北京市民在这一问题上显然更接受儒家的解释:正式下葬(最好是葬在家族墓地)的亡人会成为祖先的一员,只要后代定期祭祀,他们就能为家族子孙带来福寿安康。而无法得到恰当祭祀的那些,则会变成“鬼魂”,它们因为饥渴而极度危险,是灾难和疾病的来源。[21]

  除了后代定期祭祀之外,墓地是否有好的风水,也直接影响祖先是否能得到满足从而愿意赐福给后人。所谓“风水”,简单来说,就是相信山川、河流等自然环境的形态会影响人的命运,尤其是祖先墓地的风水,更能直接影响整个家族的命运。[22]对坟地“风水”的极端重视,使得清代旗人不惜花费重金与巨大精力寻觅一处好的茔地,至于地价高低、租钱多少,考虑倒在其次。刘小萌在研究旗人的茔地与祭田时,对此已有论述,兹不赘述[23]。但是“风水”不仅是山势、水形与地形地貌,还包括自然环境中的其它生物。如果死者能与动物、植物和谐共生,这是大大的幸事,因此绝不能因建坟下葬而惊扰此处生灵。例如,《阅微草堂笔记》中记,乾隆时期内阁学士札公墓地有巨蟒,经常挂在札公墓前的两株槐树上。后来札公妻子需要下葬时,先行祭祀,见巨蟒率领千百条蛇蜿蜒而去,方才下葬。而葬礼完毕后,群蛇又回到墓中。[24]这一故事中,人类与蛇群之间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死者与动物之间的和平共处,成为此处拥有好风水的重要标志。清乾隆年间旗人和邦额所著《夜谭随录》中,也记载了他所听说的类似故事,讲某位山西商人客死北京,葬在一株老槐树之下。十余间,他的儿子经商致暴富,于是决定迁墓回乡。但一阴阳生看过槐树之后,认为“此穴得木之气甚旺,不可更迁”,树木与坟墓已经长期共生,它给予坟墓极大的保护和支持,如果随意迁墓,家族后人反而会遭到惩罚。然而商人之子没有听从,仍执意迁墓,结果果然堕马而亡。[25]这两则故事表明,所谓“风水好”并没有客观标准,不是只有山清水秀或名山大川才有好的风水,相反,只要活人不惊扰动物、植物,坟墓与周围的自然环境保持长期的和谐与平静,就可以是适于下葬的地方。

  总之,在死亡发生到尸体入土的这段时间内,尸体与灵魂的关系会经历三种阶段:若即若离-开始分离-永远平静,随着二者分离关系之确证程度的不断加深,死者所面对的危险性也不断下降。这种危险性并不是尸体所造成的对生者而言的危险,而是生者世界对于尸体而言是危险的,因此生者必须对死者负起责任,要确保他们远离这种危险,否则死者会反过来变成于生者有害之物。确保死者不至于面对危险的唯一方法,是保证仪式的完整与有效,以及保证死者在合适的时间去了“合适的地方”,这是造成北京市民用大量时间、精力、人力和财力去举行葬礼的内在原因。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世萍】

上一条: ·[雷伟平]上海当代三官神话的地方话语及其变迁研究
下一条: ·[罗良伟 蔡波 郭凌]基于民族文化性格的彝族文化旅游开发探析
   相关链接
·[袁帅]丧葬仪式专家话语权表现形式及特性·[孙愈]村落丧葬仪式的消费异化与优化治理
·[才晶]豫东地区睢阳区胡勋“做坟”习俗与村落内部人际关系·[崔开欣]晋南地区丧葬的研究
·[覃延佳]仪式传统之赓续与整合:广西上林县壮族师公丧葬法事分析 ·[李汝宾]丧葬仪式、信仰与村落关系构建
·[金丹妮]农村葬礼中的低俗化现象研究·[鞠熙]清代北京旗人丧葬礼俗的生活实践
·[苏雄娟 谷春兰]云南永胜县小丙习大山村傈僳族丧葬习俗的文化内涵·[王晓葵]国家权力、丧葬习俗与公共记忆空间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